4月的海南已经空气闷热,人在太阳下步行五分钟就能汗流浃背。海南刚刚结束了建省30周年的一系列庆祝活动,在这个地处热带北缘的中国南部省份,街头还能随处看到挂着的祝语横幅。

随着海南将要展开赛马的新政传开,海南的下一个30年引人遐想。4月14日,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指导意见》最引人瞩目的部分,便是“鼓励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这是中国目前对赛马最宽松的政策。

广州和武汉的赛马过往

回溯赛马及马彩在中国展开的历史,海南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地方。

在海南的相关政策中,2009年底,国务院发布的《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在海南试办一些国际通行的旅游体育娱乐项目,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此后,海南省政府发布的数个政策中也都提及“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体育赛事即开型彩票”,却从未出现过“赛马”的字眼。

1993年,我国真正具有博彩性质的赛马在广州试水。中国马业协会理事、原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王振山后来回忆,1980年代中后期,广州的官员曾赴中央询问是否可以赛马搞马彩,邓小平当时正在打桥牌,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已经说过了,改革开放要胆子大一些,步子快一些,你还要我说什么呢?”

或许正是邓小平的这番话奠定了1990年代广州赛马一度的火热。1993年广州赛马正式开跑,10块钱下一两注,《南方日报》曾描述,当时“连周边农民也赶来看热闹”。尽管在199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曾下发《关于坚决制止赛马博彩等赌博性质活动的通知》,但在广州市政府的积极争取下,考虑到广州赛马场的投资及社会影响,便允许广州继续进行体育性、竞技性的赛马。直到1999年底,中共广州市委、广州市政府下令停止赛马,从此广州赛马场被禁,后改为汽车城、停车场。

努力推动赛马彩票的城市还有武汉。

从2004年起,湖北的一些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试发“竞猜型赛马彩票”的提案,2007年武汉的人大代表也在两会上提交《关于加快赛马产业发展推进赛马彩票试点发行的建议》,建议将体育彩票与速度赛马有机结合,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赛马型体育彩票”。

2005年财政部回复称,将对赛马彩票进行研究。2008年,《长江商报》头版称“国家体育总局已经批准马彩在武汉先行试点”,但3天后,国家体育总局就发表声明否认称,“发行赛马彩票没有时间表。”

反观此次的《指导意见》,政策上自上而下地推进赛马运动和“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即使对赛马彩票并没有明确的表述,但与以往的政策相比,也足以带给市场想象的空间。

资本押注海南赛马

尽管一切悬而未决,各路资本已经纷纷出手押注这个封闭许久又重新出现拐点的行业,以免与机会失之交臂。

根据天眼查信息,北京鹏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今年3月至4月期间投资并控股了海南3家包含赛马业务的公司,包括海南赛马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海南赛马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及海南君安赛马会有限公司,而这三家公司的法人都是赵铁林。

早在1992年,海南省国资委通过全资控股子公司海南金元投资控股,投资成立海南赛马娱乐有限公司,并作为大股东持股43.52%。今年3月,海南省国资委的全资控股子公司海南省旅游投资控股集团则参与了海口市的“马文化旅游特色小镇”的项目。

此外,海南瑞泽(002596.SZ)声明称已投资设立全资公司海南圣华旅游产业有限公司,大力发展马文化旅游综合项目;天山生物(300313.SZ)也发布公告称,子公司新诺生物经营范围包含种马及马冻精、胚胎业务等。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根据天眼查信息发现,自4月14日政策出台至今,已有3家含有赛马业务的企业注册在海南,分别是常青马术俱乐部(海南)有限公司、海南力道投资有限公司、和国盛百盈(海南)赛马俱乐部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分别包含赛马产业开发、赛马赛事和赛马俱乐部服务,注册资本分别为3000万、1000万和1亿元人民币。

赛马综合体

在众多布局海南赛马的公司中,最引人关注的当属罗牛山(000735.SZ)与广州一马赛马的合作。

4月17日,罗牛山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罗牛山国际马术俱乐部有限公司日前已与广州一马赛马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意向协议》,双方拟共同投资建设海南省海口市罗牛山国际马文化产业园。

该项目主要选址于海口市三江镇西南罗牛山农场,占地约9400亩,距离海南省会海口市的中心大约40分钟车程。按照规划,罗牛山农场讲建设以赛马综合体、教育、休闲农业、共享农业为一体的体育、农业生态项目。其中,以赛马综合体为主要合作项目,包括该项目的总体规划,以及项目不仅限于马文化博物馆、赛马场等相关联的项目。

这种集赛马与休闲、娱乐、文化等于一身的综合体并不是首例,在国内,济南国际赛马场、武汉东方马城等都灌注了赛马文化商业综合体的概念,但世界最大的赛马综合体当属迪拜梅丹(Meydan)赛马场。

梅丹赛马场自2010年启用以来便大受欢迎,是全球最昂贵的赛马活动“迪拜世界杯”(Dubai World Cup)的举办地,每年都吸引成百上千的上等纯种马和最精英的骑手。它位于距迪拜河河口4公里处,长1600米,可容纳6万名观众。赛马场主楼中设有一家豪华5星级酒店、几处高级餐厅、IMAX影院、赛马及纯种马的博物馆和艺术馆,以及迈丹码头。

不过,由于阿联酋严禁博彩,迪拜的赛马除了跑马设有奖金之外,观众只能看比赛不能赌马。而赛马场无法靠赌博盈利,其所有花费由王室支付,观众免费入场,赛马场主要靠赛马综合体的酒店以及餐饮盈利。

罗牛山和广州一马赛马的赛马综合体与梅丹的盈利模式相似。

广州一马赛马有限公司董事长、知名马评人陈广新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表示,综合体是按一个旅游文化项目去做,不用赌马就能够盈利。“赌马是后续,最重要是的前期怎么生存。”

国内赛马文化的缺失

然而,从现阶段的政策出台到未来正式开始跑马,中国几乎没有现成的体系和规范能够支撑这一切在短时间内发生。

现代赛马源于英国,而在大部分的国家和地区,赛马和博彩相辅相成,马彩依托于赛马赛事,而博彩所带来的丰厚的利润则推动了赛马的快速发展,同时也带动了马的上下游产业及传媒、餐饮等相关产业。2016年赛马彩票为全世界贡献财政收入近73亿欧元(约折合人民币530亿元),成为美国、英国发达国家的重要产业。

香港曾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人把这项运动引入,一百多年来,逐渐在香港形成了独特的文化,无论从场地、设施、骑手、规则、标准上均有完善的体系,同时香港人对赛马相关的知识和文化业有很充分的认识和了解,赌马的人被称为马民,广播、电视、报纸都会有相应的讲马节目和马经版面。

相比之下,在国内,虽然湖北、北京、内蒙古、广东、天津等地都有各类赛马赛事举办,但配套设施和文化基础都非常薄弱。除了一些少数民族和极个别的地区外,无论是赛马、马术还是赌马、马彩,这些词汇对于大部分内地居民来说都很陌生。

国内赛马缺乏统一的规则制度

相较于市场对赛马文化基础的担忧,陈广新反而认为缺乏统一规则是国内赛马的一大弊病。陈广新说,“海南曾经是广东的一部分(注:1988年建省前,海南属广东省),群众基础不难建立。我担心的一个是赛马立法,另一个就是赛马如何建设,包括规则设计,裁判团队,骑师团队和练马师团队。”

现实状况是,国内目前缺乏一套完整统一的赛马规则,仅有的一版十分基础的赛马规则,还是20年前广州赛马正常运行期间体育总局所拟定的。

“武汉曾经在2008年成立一个钻研小组,我是成员之一。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马术协会要制定一个赛马规则,这个规则是武汉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速度赛马各自为政,玉龙马业在山西和武汉合作赛马,莱德马业在内蒙古和昆明赛马,各自有自己的规则。而一个统一的规则却一直都没有完备起来。”陈广新对界面新闻说。

目前大部分国家和地区的赛马比赛是延续英国的规则,评分的标准大致相同,但对于如马打几鞭或出来程序的细节都不尽相同。中国赛马自1990年代起步,到现在仍处于初级阶段,没有统一的评分制,也没有全国的赛事规范管理,缺乏第三方的赛事管理监察机构,资本涌入赛马行业时,首先想到的仅仅是建马场。

陈广新认为,其次要考虑的是如何保证赛马的公正、公平、公开。

这“三公”指的是违禁药物检查。在1994年,广州赛马期间一匹叫做“鸿运来”的马被练马师赛前注射大量镇静剂,亮相后便睡着了,而到现在国内速度赛马打针的行为仍旧层出不穷。

“到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完整的马的检测机构,马的血样要送到香港检测。如果监管问题没有建立起来,赛马之后会出现很多问题。”陈广新说。

目前国内的赛马运动,受困于设备、技术、人才、资金等限制,对于马匹的兴奋剂等违禁物质的检测规定、手段及监管,也都存在不足。由于监管缺失,环环勾结,此前甚至还发生过被禁赛教练的名字,依然出现在官方赛事的手册上。而国外已经发展得相对成熟。按照国际惯例,一场比赛前后除了对获奖的马匹进行检测外,对表现异常的马匹也要进行检测,没有异常的情况下进行随机抽检。根据中国马业协会发表的一篇有关兴奋剂的文章显示,欧洲、香港迪拜等地,不指定具体项目,而是一概禁止,然后有选择地检查。美国约检测1500种药物,有选择地检查。日本甚至有立法,将一部分违禁药物写入了《赛马法》;另一部分限制药物由日本中央赛马会进行管制,加以禁止。

除此之外,奖金概念设计也是赛制规则中的一部分。陈广新提出,现在要呼吁中国的赛事规则与世界接轨,公平的环境和人才的培育很重要。

据陈广新介绍,一般练马师的年薪高达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练马师是管整个马房的, 包括训马、饲养等。马的奖金越高,练马师的分成就越高。而一个马房马的数量或高达50匹。”

“最终应该是中国马术协会,在国家层面制定一个全国性的法规和规则。”陈广新表示。

无疫区成最大掣肘

另一方面,内地赛马的发展由于无法得到国际马联认证的无疫区而发展停滞不前。国际马联称中国大陆地区属于马匹传染病的疫区,这使得国际赛事和国际赛手对中国望而却步。

无疫区全称为无规定动物病疫区,其建立标准十分严苛,要求某一区域在规定的期限内没有发生过某种或几种动物疫病,且在该区域及其边界和外围一定范围内,对动物和动物产品,动物源性饲料、动物遗传材料,动物病料,兽药(包括生物制品)的流通实施官方有效控制,并经国家评估合格的特定区域。

中国的国家质检总局规定进口动物必须进行原产地出口前45天隔离检疫、入境口岸现场检疫、到达中国入境口岸后45天隔离检疫。一匹赛马假如90天全在隔离而不维持训练,它的状态就会大受影响。中国目前没有关于马匹的强制免疫计划,也没有一个商品化的马用疫苗制品。

此外,没有无疫区就意味着国外骑手的配马只能进不能出,一些高水平的骑手也往往因此放弃来华参赛。而一些在中国举行的国际赛事中,主办方会为外国骑手配备中国马,但马匹在赛马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马匹之间的差异也相对较大,加之人与马需要有一段磨合期,如此一来,比赛结果总是会受到影响。

也正是由于非无疫区的限制,1990年北京亚运会无奈取消马术比赛,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马术比赛不得不设在香港。

境外马匹到中国内地,只能购买单程机票,进得来,却出不去。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黄祖平、华天、李振强等中国骑手一直在国外受训,却始终不敢冒险将自己的奥运坐骑运回内地,正是担心以后无法将爱马再带出境。

“中国是大疫区,中国马去全世界比赛都要检疫。中国所有马的养殖没有受过欧盟、澳洲、美洲的认同,因此中国的马不出去,外面的马不敢到中国来,到了中国就回不去了,这是中国目前最大的症结。”陈广新表示。

事实上,中国内地也不是完全没有无疫区,只是面积非常小。

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生物安全区是内地唯一经国际认可的马匹无疫区。这个无疫区始于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马术比赛分赛场。为了保证参赛马匹的健康与安全,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08年公布了《广州亚运马属动物疫病区域化管理的通告》,将这里设为中国内地第一个马属动物无疫区。

中国马术协会副秘书长常伟曾向媒体介绍称,从化无疫区分为三层,第一层是核心区,以马术比赛场为中心、周围半径五千米的区域划为“无规定马属动物疫病核心区”。第二层是控制区,是除核心区以外的行政区域划为“无规定马属动物疫病监控区”。这两个防护层区域内的马属动物完成注册登记后全部迁出。第三层是缓冲区,即与从化市相邻周边县区域,对马属动物定期做疾病普查,建立检查站,进行疫病监测净化。此外,从比赛场地到白云国际机场的相关国道和高速公路通道被列为“无马属动物通道”。层层防护,确保参赛马匹健康万无一失。

香港赛马会随后在从化建立了马匹训练中心,预期2018年第三季度投入使用。

然而,虽然广州从化无疫区的马匹可以走出国门,但根据内地规定,赛马出境参赛后返回视同进口,同样要隔离检疫。这也意味着,价值高昂的赛马一旦进入内地就需要接受检疫,不仅费时耗力,如果检查出传染病,将面临被扑杀的风险,很大程度上阻碍国际马“进来”,国内马“出去”。

1990年代广州举办赛马时,马种主要包括有香港和澳门的退役马和香港的退役纯种马、新疆的伊利马、和内蒙马。后来武汉赛马全部是从海外购置的纯血马,价格昂贵。

“这些马养在国内就出不去了,于是内地的马主到海外买马、当马主、赢奖金。如果海南做好马场,就可以把这批人都截留下来。”陈广新认为。

陈广新表示,当海南岛成为一个无疫区的时候,就可以做国际赛,现在国际赛一场最高奖金2300万元,可以吸引全世界的马飞来,但只要这个无疫区解决不了,海南赛马都是一句空话。

香港经验

在内地,除了广州赛马会之外,谁也没有全盘经营赛马运动的成功经验,多处赛马场后来已经变成汽车城、停车场或者改做房地产,而即使是当年的广州赛马会,后期也由于管理经营不善而巨额亏损。

目前看来,可以参照的是香港赛马会的一套体系。2016/2017年度,香港赛马会收到投注总额2165亿港元,返还率高达84.5%,税收217亿港元,社会及慈善捐赠76亿港元,马会运营68亿港元。以此粗略计算,在总投注的收入中,政府拿10%左右,马会运营资金仅占约3%。

4月22日,香港赛马会行政总裁应家柏表示将继续支持内地马术运动及马匹兽医服务发展,但就在这之前一天的21日,罗牛山和广州一马赛马的高层私下赴香港观摩赛马,此行他们并没有见到香港马会的高层。

陈广新认为,在海南的框架中,如果不体现政府概念,就不可能存在赛马。没有民间推动,政府本身也不会去做赛马。赛马要靠资本化运作,没有高返还率和马民的参与,赛马事业就永远做不起来。

对于海南来说,从现在政策出台到政策落地,再到真的开始赛马,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要走。建赛马场容易,但无疫区、违禁品查验、第三方监管、统一的制度等等的难题却没有一个是能在短时间内攻克的。

海南的赛马距离开跑,可能比想象中需要的时间还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