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崔永元捅的惊天“马蜂窝”!

冯小刚筹拍《手机2》,他说,“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性弱点一成不变”。

的确,15年前《手机1》欠下的梁子,15年后《手机2》得还。

人还是这群人,矛盾还是那个矛盾,本来这也不算大事。

但是这一次,事情弄的太大了!

我们需要明白:这个社会是经不起深究的,如果细究起来,每一个人都会瞠目结舌。

这已经不再是“国家精神造就者奖”、“4天6000万的天价片酬”、“利用大小合同偷漏税”的问题,这扯出了一个社会性大问题:

为什么如今越没有底限的人,越能赚到钱?

2

崔永元没疯,社会疯了

柴静说:崔永元是在这个时代里,一直醒着的人。

崔永元说:“我在差不多三四十岁之前,我都活得像一个孩子,特别简单。……直到遇到了冯小刚,遇到了方舟子,我才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人,一个完全成熟的人,可以面对世界的人。”

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人变成熟的标志是学会沉默。

而崔永元成熟的标志是:直面世界,实话实说。

有些动物主要是皮值钱,譬如狐狸;

有些动物主要是肉值钱,譬如牛;

有些动物主要是骨头值钱,譬如人。

用真句话形容崔永元,最贴切不过!

崔永元的生命是反常态的。

数学上的乘法有一个基本法则:正负得负、负负得正。即:一个负数乘以一个正数的结果是负数,而一个负数乘以一个负数的结果却是正数。

所以,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崔永元只有被逼着反常态,才能反衬出社会的不正常。

社会的不正常体现在哪里呢?越是没有底线的人,越能赚钱成功。

在一个社会里,当有一小撮人因为投机取巧而先获得利益,此时如果社会的惩罚和价值体系不能使他们付出代价,那么剩下的大部人必然也不会再坚守自己原则:聪明人会把才华用在获取利益上。这就是冯小刚和刘震云的现状,他们都有才华,但他们都很庸俗。

为了赚钱和盈利,这个社会的底线正不断地被突破。

白岩松曾说:这个社会的底线正不断地被突破,为了钱,可以随时欺骗,只要于己有利,别人,便只是一个可供踩踏的梯子。理想,是一个被嘲笑的词汇。

2

一切危机都是人性危机

难怪易中天会说,当下中国最缺底线。

古人有义利之辩,强调义在利先,不因利害义。而现在,经济效益重于社会效益,为了钱,可以随时欺骗,只要于己有利,别人,便只是一个可供踩踏的梯子。

记得《白鹿原》里的白嘉轩当上族长后,他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修缮祠堂。无奈囊中羞涩,他就种上了罂粟。

人心这东西一旦经不起诱惑,没有底线的赚钱必将迎来恶果。

这个以白鹿为图腾的地方,再也没有了忌讳,最终召唤来了白狼,吃掉了村里的牛羊,也差点葬送了白嘉轩妻子和刚出生女儿的命。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边是坠落一边在升腾,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丢掉了防线和信仰,纷纷成为没有底线的一员,为了赚钱无所畏惧,也无所不用其极。

曾经有一位评委,看着台上选手用力地表演时,发出了一声感慨:为什么在他们的眼睛里,我再也看不到真诚和纯真,而只是宝马和别墅?

其实,这不是哪一个选手的问题,而是时代的问题。人群中,有多少个眼神不是如此。

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功利心比较强,将短暂的人生都用于竞争了。

理想主义者都在生活巨大的压力和诱惑之下,变成现实主义者;

现实主义者都变成功利主义者,而功利主义者又变成投机分子。

社会有社会的问题,我们又都有自己的问题。

可什么是我们的底线?

那就是无愧的良心。

中国人讲究的因果报应还是蛮准的,看看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2001年的沟油事件, 那些以别人的性命为游戏的人,最终都收获了什么?

人体内有两种细胞,一种是正常细胞,一种是癌细胞,正常情况下,人体内的“癌细胞”总会被“正常细胞”吞噬清理,而一旦“癌细胞”的繁殖速度过快,并且压过“正常细胞”时,人体就开始变质,这就是癌症。

社会上也有两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正常情况下好人远比坏人多,坏人成不了气候,而一旦坏人越来越多,社会风气“正不压邪”的时候,社会也开始变质……

哪有什么经济危机,一切危机都是人性的危机,是社会得了癌症而已。

柴静说:我们要维护一条道德的底线,那条底线,是对生命的尊重,一个社会是有规则的,不是随性而为,不是暴力、滥交、背叛、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