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排名是衡量一個學校好壞的唯一標準嗎?比起排名,還有更重要的。

 

世界華人周刊專欄作者:朗博

探究東西文化,洞察差異化的世界

 

6月9日(或8日)高考結束,很多家長和考生又要開始另外一件大事:填報志願

家長當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最好的大學。如果能上清華北大,那真是全家的驕傲和自豪了。
但是,近日,CWUR發布了2018-2019世界大學排名,中國的清華北大斷崖式下跌,馬上就跌出前100名了。

天呀,讓無數學子魂牽夢繞的、讓國人驕傲的、中國最強的北大清華,竟然在世界上淪落成二、三流的大學了。
這讓國人情何以堪?

中國的大學真的不行么?

01.

CWUR是世界大學排名中心(Center for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簡稱,從2012年,該中心每年公布一次全球大學排行榜。

在2018世界排名的這個榜單上,清華大學從去年的65名下降到98名。北京大學從去年的54名跌至92名。

而前10的大學全被美英包攬:

 

1、哈佛大學;

2、斯坦福大學;

3、麻省理工大學;

4、劍橋大學;

5、牛津大學;

6、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7、普林斯頓大學;

8、哥倫比亞大學;

9、加州理工;

10、芝加哥大學。

前10中,除了英國的劍橋和牛津,美國佔了8席。在前100名中,美國大學佔半壁江山,有51所大學入圍。

從這個排名看,清華、北大隻相當於美國50名左右的三流大學。

而中國別的名校排名更低:

 

上海交通大學,全球第136名;

浙江大學,全球排名157;

復旦大學,全球排名170;

中國科學院大學,全球排名189;

南京大學,全球排名200;

中山大學,全球排名202;

中國科技大學,全球排名209;

西安交通大學,全球排名265。

此榜一出,很多網友對我國的高等教育感慨萬千。

難道中美高校水平真的相差這麼大么?

一個國家頂尖大學的學術水平代表着這個國家最前沿的科技水平,難道我們的科技水平與美國相差如此之大?

那麼,這幾年中國科技水平快速提升靠的是什麼?“中國製造2025”計劃怎麼實現?

先別急,我們先看看世界大學排名榜權威機構。
02.

現在國際上公認四大排名權威機構是:

 

美國的NWES大學排名;

英國的QS世界大學排名;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

中國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

NEWS是News & World Report,中文是《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與TIME和《新聞周刊》齊名。該排名榜有很高的知名度。

NEWS2018年的世界大學排行榜前10名如下:

而中國的清華、北大分別排名是第64、65。

影響排名的因素主要包括:

 

1.(22.5%)-本科學術聲譽

2.(22.5%) – 大一學生升學率

3.(12.5%) – 學生情況

4.(20%)- 師資力量

5.(10% ) – 財務情況

6.(7.5%) – 畢業率

7.(5%) – 校友捐贈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NEWS全球最佳大學排行榜,清華取代麻省理工居計算機專業第一。

QS的英文全稱Quacquarelli Symonds,是英國教育組織Quacquarelli Symonds所發表的年度世界大學排名。

這是專註於提供高校教育和畢業生招聘信息的國際高等教育諮詢機構,是歷史第二悠久的全球大學排名。

該排名榜因其問卷調查形式的公開透明,而受到世界各國關注。

在QS2018年世界各大學排行榜中前10名如下:

其排名的評價標準是:

 

40%為學術同行評價;

10%為僱主滿意率;

20%的師生比和20%的論文引用數;

5%的國際學生比和5%的國際教師比。

這個排名榜更注重學術和學校規模。

在2018年QS榜單中,中國大學排名不錯:

清華北大分別排到25、38名。復旦、上海交大、浙大、中國科技大,也都進入了前100名。

值得注意的是,這畢竟是英國人的評選體系,在前10名中,美國大學僅有4所,而英國的大學有5所。

從這兩個最具權威的榜單中,可以看出評價的標準不一樣,名次也不一樣。
03.

至於把中國清華北大 排到近百位的CWUR,標準是什麼呢?

1.教育質量(15%):

根據該校校友獲得各類世界著名獎項、獎盃、榮譽的數目;

2.就業情況(15%):

根據學校規模,衡量該校校友在著名國際公司任CEO的比例;

3.科院質量(15%):

根據該校學者贏取國際重要獎項,獎盃,榮譽的數量衡量;

4.研究成果(15%):

發表論文的總數;

5.出版數量(15%):

計算出版在頂級學術雜誌里論文的總數;

6.影響力(15%):

計算出版在較具影響力的學術雜誌中論文的總數;

7.論文引用(10%):

計算被其他論文或文章高頻引用的文章數量;

其中以論文作為衡量標準佔了55%。

請注意,這個排行榜中只把發表在國外知名SCI科技期刊上的論文進行了統計。

要是這樣算下來,英語的論文當然在發表和引用佔有優勢,而中文論文卻不在統計之中。

無論在哪個評價榜單之中,論文發表都佔有一定比例,這一點就可以讓非英語為主的國家非常吃虧。

這個CWUR機構並不是什麼全球大學排名的權威機構,它的排名就供參考了。

再看看我國的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RWU(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

這是由上海交通大學世界一流大學研究中心發布的,俗稱“交大排名”,也受到全世界的關注,影響廣泛。

ARWU世界前10的大學排名如下:

而清華和北大排名分別是48、71名,還不如英國的QS榜單高。

它的評選依據如下:

 

教育素質:

獲諾貝爾或菲爾茲獎的校友摺合數(10%)

教職員素質:

獲諾貝爾或菲爾茲獎的教職員摺合數(20%)

各學術領域獲引用次數最高之科學家人數(20%)

科研成就:

《自然》與《科學》期刊論文發表量摺合數(20%)

獲科學引文索引及社會科學引文索引收錄之論文摺合數(20%)

人均學術表現:

上述指標得分的人均值(10%)

看看論文發表和引用,要以英國的《自然》和美國的《科學》為主,這就不能不讓人有點困惑了。

為什麼我國科技成果非要發表在國外核心科技期刊上,才能算上最高水平?
04.

按照這樣的發表學術成果作為標準,就讓人哭笑不得了。

袁隆平1966年發表那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論文,刊登在中國科學院的《科學通報》。他以後為數不多的論文也沒有發表在國外知名SCI科技期刊上。

但是,誰敢否認他對世界的巨大影響呢?

1977年,屠呦呦在《科學通報》上首次發表了《一種新型的倍半萜內酯——青蒿素》,經過40年研究,最後獲得諾貝爾獎,她的科技成果也沒有非讓西方科技核心期刊刊登和認可。

陳景潤的哥德巴赫猜想證明、人工合成結晶牛胰島素、新型高溫超導體等這些能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科技成果,也都是發表在《科學通報》上的,而當時《科學通報》並沒有進入到SCI。


現在,我們學術界總有一個約定俗成的看法:國內期刊就是不行,只有把科研成果發表在國外期刊上才算是最高的科研成果。

衡量我們大學科研水平一項重要標準是在外國SCI發表的論文數量了。

發表一篇論文的版面費就是兩三萬人民幣,我們科研究經費就這樣源源不斷流向國外期的賬戶了。
國外期刊也把這個當成了斂財的工具,每年收入就能數以億計。

2015年中國學者在其發文量前16名雜誌上所繳納版面費排名(單位:美元)

所繳納版面費總計為$48,356,600(3.3億元人民幣)
國內一些搞科研的人熱衷於在海外發表論文,甚至不惜造假抄襲,而不是腳踏實地地去搞科學研究。


我們承認我國學術期刊與國外相比,無論在質量,還是影響力上都有差距,但是中國科技水平想要長足發展,就必須要建立國內科研評價體系,這才是科技興國的必然道路。

正如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所說:“要把爭奪國際科技創新話語權和知識產權的主動性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我們大學和科研人員對自己的科研成果還不夠自信!
05.

再回到大學排名的這件事情來。

無論是哪個大學排名機構,它們的排名都是相對,能反映一定的情況,但是不能代表全部的水平。
如果要按論文發表情況來衡量,那麼袁隆平、屠呦呦、陳景潤等人反而不如經常發表論文的某些人了。

再者,無論怎麼排名,我國航空航天、重型工程機械、超級工程、超級計算機等領域的研究和應用已經居於世界前列,即便沒有論文和獲獎,也不能否定我們的水平。

  • 中國“天眼”,世界最大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

正如我們在搞“兩彈一星”時,哪會把精力放在論文和排名上?

其實,大學排名本來就是西方教育界的遊戲規則。

無論是哪個排名的權威機構,都會受到商業化影響,不可能是一個完善而科學的評價系統。

我們把它們當做一個客觀的參考,但是不能作為衡量的絕對標準。

科技的研究創新,是汗水澆灌出來的,而不僅僅全靠論文。

  • 中國自主研發的“北斗”全球衛星導航系統

我們的大學應該更務實。

只要能出科技創新成果,讓國家強盛,就算CWUR前100名全是美國的大學,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