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导读:强盗逻辑或民族大义,刘震云为啥不能挣快钱?困境所迫或自甘堕落,刘震云的笨与精。立地成佛或归去来兮,刘震云的危机公关。

这是目前为止,我见到写刘震云最好的文章,没有之一。

第一,凑热闹。

刘震云的名字自5月下旬以来,成了热点中的热点,他能和冯小刚,范冰冰和被精心策划的当代斗士崔永元愤然撕bi。用河南话说,咱家的娃儿叫人家打脸了,掌掴了,怼怂了。

冯小刚是北京平民子弟,带着一颗痞痞渣渣的逆反心,屌丝逆袭成为影视圈的龙凤。其行头就像从丐帮里走出来的小混子。不服!老子就是不服!谁都不服!躺地上一身泥巴站起来泥巴一身。

缝裤子呗,怎么美化丑化都可以,面对齐声正确的大个混子,压根儿他啥也不是。不管是士农工商界,没有哪个傻子会把缝裤子当一根葱,顶多是这个多元时代的滑稽制造者,是个高智商脸皮厚的草根而已。

范冰冰是干啥呢。伶人啊,戏子呗。关键她还是个不错的戏子,小小年纪出道,在那个物欲横流的大粪坑里,她居然凭着自己的小脸蛋,和豁出去女儿身的胆识,成为一代名媛。可以说现在的范冰冰,有钱有名,有房有车有渠道。按照他的家教,年龄,学历,崔老师怼他不费吹灰之力,咋怼都行。甚至连出手都不用,只用站出来,喊一声范爷的名字,露出他的坏笑,全国的吃瓜群众都会高喊尖叫,戏子,戏子,戏子,像过年放炮一样有快感。

刘震云就不行了,刘震云是个人物。刘震云是个大块头,而且个子很高,天塌下来砸着的是首先是大个子。缝裤子集团,假若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艘航母,这艘航母上得挂个旗,旗上写的就是刘震云的名字。如果挂个海盗旗,全人类共诛之,即使比美帝的船,还先进。海盗船在地球上也没有停泊的码头,刘震云标志的航母绝对不是刘老师也要挣钱那么简单的一个符号。所以崔老师怒怼刘老师,远在河南濮阳读书的西山老爹也忍不住来凑个热闹。

其一,这场撕逼戏好看有故事,而且被崔永元老师安排的跌宕起伏,扣人心悬。其二,刘震云是河南人,是河南人精,其三,刘震云是个有故事的人。当过解放军战士,上了北京大学。在农民日报当记者,写出了枕头厚的书,是作家记者排行榜中的大富豪。其四,刘震云的同学老乡朋友在濮阳就能找到一个连的人马。其五,之前或者以后,我是刘震云的粉丝。河南人穷,吃个饭都要凑热闹,端个大海碗,集合到村子中央,一个叫饭场的地方,一边呼呼呼地喝稀饭,一边听听有见识的大队干部拉拉家常,吹吹牛逼。我想刘震云的少年时代也是这样,红薯饭,配上他的堂舅,堂姥爷们喷出的三皇五帝,三侠五义长大。所以当舆论一边倒地把刘震云和缝裤子范爷穷追猛打的时候,咱河南老乡,也得出来,歇火一两句。说的对不对好不好?那是水平问题,不站出来说话不厚道,有悖河南精神。

第二,都是我尊重的人。

崔老师和刘老师都是我敬重的人,作为一个读书人,我尊敬崔永元,他一个广播学院的文科生,中小学在文革时代,几乎不可能成为一代宗师,他主持了实话实说这档节目以后,听众多了,见得多了。被折腾惨了,没有自暴自弃,没有学坏,没有去闻菊花,没有挣快钱,而是自尊自重,自立自强,矢志不渝,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说实话,讲正义,寻找上帝为人类基因中撒下的那一丁点儿文明火种。虽千万人吾往矣,有点像2000年前,濮阳人荆轲刺秦的味道。濮阳荆轲同志武功并不高,而对强秦,他居然公开的说,要取嬴政的人头,最终在咸阳血溅秦庭,荆轲后世流芳。其香味儿就是明知结果不好,还高调去干这件事,崔老师和2000年前的那个濮阳人荆轲,都不傻,算是活明白了。

刘震云老师是我尊敬的文坛老前辈,学界精英,河南翘楚,近20年来刘震云的小说,随笔,电影,包括他热爱故乡,怀念乡亲故里的故事,书里书外都让我激动不已。

有一年我在北京地摊上听一个北京人大喊,我叫刘跃进,刘震云被禁博的内部光盘快来看呀。我以为这个卖光盘的北京人叫刘跃进,原来是根据刘震云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名字叫《我叫刘跃进》,于是马上买了一盘,看得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愤然开骂,当时我在想,这个刘震云不简单,将来假以时日,以他的独到的眼光,超强的智慧,玩儿文字的能力,传播思想的皎洁,一定是泰斗级别的文人,尤其是他小磨香油一样浓重的人文情怀。

第三,挣快钱。

挣快钱,快挣钱,这里面有一个段子,1990年代,北方尚未开化,来自珠三角,长三角的风尘女子,每到一地都会,发电报给女同志,女邻居。此地钱多人傻,快来,这就叫挣快钱。试想一女子在夜店,陪陪喝酒,可以挣一个科长一个月的工资,再陪睡一晚上,可以挣一个县长一个月的工资。她们的名字叫小姐,小姐们北方的四类三类城市,半年就可以实现财务自由,有车有房多诱人呀。如果她的颜值有点偏高,再上过几天不包分配的小中专,说话跟铜铃铛一样,让她去了北京的天上人间挣快钱,相当于当今一个濮阳小街上的提款机,这是最笨的 挣快钱手段。挣的是血泪钱。

其实,挣快钱比小姐高大上的多了。第一当官,当管钱的,实权的官儿,那叫受贿赚钱。连贪污都排在第二位,关于这两个挣快钱的例子,我就不举了,中纪委五年来打老虎拍苍蝇,弄出的超亿万富翁憋孙小子官员,肯定没有漏网的多。

接下来就是抢银行,跟美帝的银行黄金大盗萨顿一样,利用制度漏洞,套取银行钱庄股市的大钱,虚拟一个挣钱实体,或成立几个小公司。然后,包装一个概念,重装上市,提高股价套现,然后变成合法收入,缝裤子,范爷刘震云显然都是这样发了大财。

这样发财有错吗?没有。那为啥这三个人就不能,这不是强盗逻辑吗?他们容易吗?对头。玄机就在这里,缝裤子,和范爷这样发财是合理的,合法的,合情的。刘震云老师就不一样了,合理合法都对,就是不合情,刘老师还真不能挣快钱,哪怕是合法的。

第四,你无权堕落。

先说崔老师的同事们,因为1990年到2010年,这20年是中国电视业的黄金时代,央台凭着特殊的地位和特别的使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视台。电视行当是个造星的工厂,于是就有了崔永元等十几个上百个名人。2010年以后,电视进入白银时代,那十几个上百个名人纷纷撤退,有一半进了上市公司,挣快钱去了,当然也有几个参与贪污受贿进监狱了,崔永元因为既不和贪官同流合污也不想挣快钱,而选择了当平头老百姓。崔永元被一个无形的道德火箭给绑架了,没有人帮他,是他自己反省,反省反省之后,自己给自己绑了。他已经丢不起那个人了,他为啥抑郁病因不详,但是,一个天天练高调的人,做不到知行合一,一边立牌坊一边当小姐,连自己都觉得可耻了。

再说另一个群体作家群,我们的作家一是有封号有职称,分123等级。我们的作家,还有工资,都有一个职业发工资,而且作家中大部分被称为高级知识分子,有名堂的叫公共知识分子,比如梁晓声老师和刘震云老师。满世界流浪的乡村作家,几乎不可能生存。

刘震云老师是农民日报的高级编辑,相当于大学里的高级教授,而且他还真的被大学请了,当了教授,跟我这样的吃瓜记者比,他有工资,有稿费,有特别津贴,睡觉都在赚钱,他是中国几万作家的塔尖上的人。这些作家中,最有钱的可能是凌解放,麦家,郭敬明,韩寒等等,几十人,这塔尖上的几片叶子,各自都贴着标签,比如小四锅,还有网战小平,还有开赛车的作家韩寒。

他们怎样挣快钱,甚至挣不干净的钱,都可以被理解,被释怀,因为他们的受众就是那号人,刘震云老师就不行。

刘震云老师是公民,也是明星,是公共知识分子,也是精英,是河南家人还是河南形象代言人,他必须像明星一样牺牲自己的隐私,所以我们随随便便就知道。刘老师你爸是退休的公安局长,你媳妇是大律师,你兄弟是大法官,你女儿是导演。

明星的隐私和普通公民的隐私,在法律上被保护的程序和程度都不一样,刘老师,是个报社编辑出身的作家,因为写小说,小说写得好,而被母校请回去,做校庆的主题报告,所以他不是北大的普通毕业生,不是那个卖猪肉的,他是北大的精英。他除了有一个家庭,家族名声显赫,还得有一个北大精英的干净名声。

刘老师是咱河南老乡,他家乡延津县距离濮阳,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人们记住他的小说《塔铺》,认为他就是塔铺镇的儿子,他写的《塔铺》太好了,所以,他出了名塔铺也出了名,他是爹妈的儿子,也是河南人民的儿子。

河南的作家多如西瓜,唯有刘震云老师,可代言河南,所以河南人背不起挣快钱的恶名。他的成名作,《新兵连》《塔铺》,《一地鸡毛》代表作。《故乡面和黄花》《温故1942》写的都是河南人,刘震云这个名字已经和河南人水乳交融,你说不是就不是啦,你说不当就不当了,户口转到北京了,刘老师你还是你永远是河南老乡,你无权选择堕落。刘索拉说,你别无选择。

小崔老师怼你,打你脸,你让我们的河南老乡真是又气又恨。

第五,危机公关。

我们作为凑热闹的看客,看刘震云编剧的电影的吃瓜群众,对刘震云爱得不得了的铁粉,无论从学识,智慧,大背景,大格局,大情怀,都无法和他相比,都是仰望高山的感觉。崔永元老师怒怼冯裤子集团,最恨的也是刘震云,我个人可以理解为爱之愈深,恨之越切,毕竟两人都是我个人的偶像。

2016年,刘震云登上了作家富豪榜,我就有点难受,用河南话说,这货不缺钱呀,咋一下子都上了富豪榜呢?我寻思着,可能是榜单有误,一个当代最有情怀的作家,一亿河南人民,都等你给历史写传记呢,你咋能拱到钱窟窿里面呢?你吃个大肚子,一肚子肥膘,你咋还能想起你姥姥给你做的杂面窝窝头?我开始有点怀疑你病了。好在吃瓜群众心存善念,一个劲的祷告,俺们老师坚决不是那号人。

从5月二十几号开始,崔永元发微博到今天,很漫长了。我推测,我抚摸我脚下黄河边的这块土地,都割罢麦子啦,该道歉了,该出来走两步了,我就不相信,你能把钱带进棺材里,刘老师噎。

危机二字非常精妙,危难和机会同在。

谁没有个坎儿,谁都不是圣人,刘老师摊上这为难事,觉得丢人,败兴可以理解。机会有的是,宣布与《手机2》切割。不署名。退钱。从此退出影视圈。退出富不死排行榜。退隐江湖,回归故乡。埋头写作或教书育人。或当个公益形象大使,除工资外1分钱块钱也不要了。把以前挣的快钱全部捐给河南民政厅。一了百了,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如果这样,刘震云才叫笨孩儿黑蛋。如果这样,刘震云可能就和左丘明,司马迁,孔子,苏轼,陶渊明,有一比了。那时候你再感谢崔永元,和崔老师相逢一笑,举酒,再干杯,你俩都有可能青史留名,不朽于人类。

如果继续保持沉默或心生复仇之念,那还有啥求意思,我们吃瓜群众继续看热闹,但再也不会凑热闹了,因为心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