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茂总经理坠楼死亡 官方发声:准备起诉抹黑万达者

不到一周,我们又目睹了一起悲剧在公众视线里的突然爆发和慢慢淡出。

6月1日,在分公司总经理徐毓的筹措下,位于南京仙林的万达茂正式开业,其老公和女儿前来捧场;6月10日,万达茂依然人头攒动,两人却捧着徐毓的遗像在广场前静坐,希望为老婆/妈妈讨一个说法。

期间爆出的新闻是,44岁的徐女士于6月5日晚失联,次日一早被发现在项目附近坠楼身亡,这距离万达茂的盛大开业仅4天。

无论是围观群众,还是业界同仁,对于徐女士的去世都是无比心痛和遗憾的。

但围绕她的死因,家属和公司却各有说法,外界多将其归于万达内部的工作压力太大,甚至与随后发生的另一起死亡事件联系在一起,延伸出了各种版本的商业阴谋论。

目前,警方在事后通报中称,徐女士系高楼坠亡,已排除他杀,相关工作还在进行中,调查结束后,将会统一对外发布。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除了呼吁早日调查出真相、给家属一个交代,还有很多人关注的,是这起事件中反映出的一种赤裸裸的职场生态,表面浮躁、底下暗黑

不仅让过来人心生可惜,也给了职场新人们沉重的一击。

毕竟,大多数年轻人初入职场时都对公司抱有单纯而美好的期望,以为“只要我拼命干,老板就不会亏待我”;但目前来看,这样的自以为太不切实际了,多少人正因此一步步滑向被动而无力的洼地。

1

在南京商界,徐毓女士是出了名的女强人,生前曾在多家大型商业机构担任高管,工作一直不算清闲,而入职万达以后,她更是“从这个家里消失了”——

租住在单位旁边的公寓里,和老公孩子靠视频沟通,因为平时会议太多,女儿找她只能微信留言,等她空下来了回电话。

家人在客厅设了灵堂、摆上了遗像,说这是她在家里呆得最久的一次。

徐毓家属称,徐毓在筹备万达茂期间任劳任怨、尽心尽力,“长达6个多月的时间,吃住在单位,除夕只在家匆匆吃了顿饭,又匆匆回到工作岗位”。

家属还称,在万达期间,徐毓加班已成常态,“加班时间最短至半夜12点,多则至凌晨两三点,乃至通宵”。(via.澎湃新闻)

@南京零距离发布的采访视频以及业内的一些调查来看,这位项目负责人对工作的投入几乎到了拼命的地步,用“兢兢业业”来形容都显得轻薄。

一个细节,她接手万达茂后,基本上每条朋友圈都与该项目有关,去世前在家庭群发了最后一条微信,头像也依然是“盛大开业”的宣传海报。

很多人坚信,对工作全力以赴、拼尽性命就一定会有好结果,至少不会太差,但在以徐女士为代表的地产人这里,或许得打上一个问号。

“生不进恒大,死不进万科,生死不进碧桂园。”仔细想来,这种偏激的说法能在地产圈流传这么广、这么久,其实也不无道理。

有人概括过这类公司(不止是地产)的企业文化:“这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架机器。在这架庞大而骇人的机器里,没有一个个体能从博弈中求赢。

2

月初,朋友圈被一则催泪短片刷屏了,名叫《凌晨3点不回家》。

讲述人在职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不管是凌晨3点还在做ppt的实习生小姑娘,还是孩子高烧到39度却不能陪在身边的护士长。

虽然故事最后是happy ending,但我们都知道,残酷的现实往往只留给我们前半段的档期,后面的温情不过是骗人转发罢了。

无数血泪教训告诉我们,鼓励加班,不过是最大程度地榨取员工的时间和身体。

去年这个时候,一名自称京东员工妻子的网友在微博上给刘强东写了封信,称公司的加班现象严重,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她和老公“传宗接代”。

公开信中直言:“1个人忙是能力不行,10个人忙是阶段需要,强哥,10几万人常年忙,您就不觉得是问题我也是服了。”

不止是小员工如此,据说在某些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洗澡时手机都不离身,遇到突发情况,三声不接就可以辞职了。

加班导致的家庭生态失衡、夫妻不和睦已是常态,更严重的,是因为常年熬夜加班,身体早就被掏空了还不自知,等到你发现问题,为时已晚。

比如李开复,曾以自己觉睡得少、消息回得快为荣,经常和年轻员工比赛熬夜,半夜回邮件;后来被查出癌症,第一件事就是调整作息。

比如数以千百计、因加班而猝死的“金融民工”、“程序猿”,他们从睡眠那儿“偷”来的每一分钟,都逃不过死神的法眼。

这些新闻不是个例,相信大家都听说过身边有人因为熬夜加班、长时间劳作,年纪轻轻就遭遇了死亡的威胁。

所以过来人才会劝告新人,拿再多工资也不要把公司当成家,企业和员工之间是雇佣关系,千万不要跟亲属关系混淆,能做就做,生命最重要。

那些拿着健康肉体当资本、拼命消耗自己的年轻人,简直是在和魔鬼做交易。

3

可以毫不客气地讲,是当下企业流行的“狼性文化”加剧了国内的中年危机。

去年底,中兴员工欧某打开26楼的办公室窗户纵身跃下,结束了42岁的生命。其妻在网上发帖称,事发前,欧某的公司领导跟他谈了劝退的事宜。

可惜的是,每当类似的悲剧发生,一定会有小年轻说:如果你工作了十几年还没有掌握一些让自己不可取代的能力,在“战场”上被淘汰也是活该。

这话乍听起来好像很正确,但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现代企业的岗位设置如此精细,就是要尽可能地降低员工的不可替代性。

世界上没那么多“缺你不可”,绝大多数人所从事的工作、最后能到达的高度并不需要十几年的经验积累。员工想提高个人的自身价值,可以;想让公司离了谁就转不了,拜托,你问过公司的想法吗?

等到这帮说“活该”的小年轻们都一把年纪了,被下一群奉“狼性文化”为圭臬的年轻人追赶时,才知道什么是真的惨。

去年年初有一篇朋友圈热文,《深圳两套房,面临失业,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讲一位为华为工作十多年的老员工,上有老下有小,在深圳买了学区房,背负着每个月三万的房贷,突然被公司辞退,仓促间找不到下一份工作,导致整个家庭面临巨大的财务危机。

之后坊间又传闻,华为确实裁掉了一大批34岁以上的老员工,引进年轻新员工的同时,也引起了全国范围的职场恐慌——

“在华为那种狼窝里能熬到34岁的人尚且如此,我们这些还没修炼成狼就已人到中年的该如何是好?”

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最新规定,经过对全球人体素质和平均寿命进行测定,将人的一生分为5个年龄段,其中18岁到65岁为青年人,66岁至79岁为中年人,80岁至99岁为老年人。

也就是说,35岁的华为员工应该正当青年,人生才走了三分之一,却被公司看作是没精力没动力也没有能力的三无人员,这上哪儿说理去?

4

如今,越来越多的职场人爱提“狼性”了,尤其是一些公司因为高举“狼性文化”的大旗取得成功后,为之疯狂、熬尽心血的人不在少数。

不得不承认,“狼性文化”有其优点,需要员工培养出敏锐的市场嗅觉、疯狂的进取精神,以及良好的团队意识;但稍不注意,就可能走进岔道。

然后,看着老板在工作群里疯狂转发《对员工宽容的公司,都死掉了》《职场不相信眼泪,要哭回家哭》这类狂打鸡血、毫无营养的文章。

然后,因为一句“年轻人脸皮薄,销售业绩做不上来,需要锻炼一下胆量”,于是睡路面、亲吻垃圾桶、骚扰陌生人——

2016年初,十余名年轻男女躺在南京某广场上声嘶力竭地叫喊,行为十分怪异。有目击者说,他们甚至亲吻垃圾桶,还有的主动上前拥抱路过的女性。民警在现场找到领头人,此人自称是某公司的总监,他们组织员工在这里是励志。(via.新华网)

被上司掌掴、围成一圈在地上学狗爬——

5月2日晚,几段短视频热传,视频中一群穿制服的员工要么在街头边跳边高呼口号,要么在办公室地面学狗爬。更有甚者,一位女员工含着眼泪用力掌掴6名排成一排的男同事,其中一位男子戴着的眼镜当场被打飞。(via.北青网)

周年庆时,还要跪在舞台上互扇耳光为领导助兴——

一段多名年轻女子跪在台上互扇耳光的视频热传,声响噼里啪啦,后面屏幕上还写着“狼性团队”。据悉,这是一家美容机构举办周年庆典的活动现场,相关负责人称,这是“一个特意试的过程,不是说扇耳光”,目的是打造团队凝聚力。([email protected]财经网)

很多人看到上述新闻觉得匪夷所思,可显然,这些绝非孤例,打着“狼性文化”的旗号、各种贬低员工人格的企业有着相当庞大的群众基础。

它们需要员工无条件地服从公司的管理模式和规章制度,不需要员工有尊严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或者说,员工在里面根本就没有被当作一个人来看待,而是一个个听话、顺从的工具。

让人不得不感叹——“生而为人,不去看清人性、追求神性,反而倒回去模仿狼性,这实在是对文明的最大侮辱。”

5

本质上,企业启用打脸、下跪、亲吻垃圾桶的驯化式管理,要的就是员工绝对的服从,把人性磨平、训练出奴性。

人格都不要了,还要尊严干嘛?于是,我们“有幸”看到了职场性骚扰的各种操作,每次爆出都饱受争议,却又让人无能为力。

前一阵网上盛传,某公司团队“破冰”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问及性爱方面的诸多问题,比如“初吻、初恋、初夜”,不是简单说下发生的时间地点就可以,还要详细描述,并且要回答所有追问。

这对所有职场新人,无论男女,都是一种难以承受的侮辱。

当然,群众们听说得更多的是男性对女性的骚扰,可以说,一家公司能低俗到什么地步,从他们如何对待女员工就可以看清楚。

像是“女员工每天早上排队接受男领导亲吻”——

“年会上男同事双腿夹矿泉水,让女员工用嘴打开”——

“公司活动上异性员工用不可描述的姿势挤气球”——

这些明显带有侮辱性质的举动和言论,不仅是对劳动者的不尊重,也是在慢慢地摧毁整个行业的共识,为所有正常人不齿。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显而易见的荒谬依然表示服从,才是服从性测试的核心意义”。上面下达的指令越让人难以接受,它最终能达到的效果就越好。

当狼性沸腾的热血自上而下,一点一滴地侵蚀到工作、生活的每个角落里,那些不堪入目的互动环节能演变为“企业文化”,还真不稀奇。

只是不知道诸多局里人何时才能明白,这都2018年了,员工和企业之间早就不是奴隶和奴隶主的关系了,一个人凭借自己对公司的贡献获得相应的报酬,合理合法,不再需要仰人鼻息。

——尽管我们总说自己是“讨口饭吃”,但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