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高中老師,激勵學生好好學習的時候總會這麼說:“好好學,考上大學你們就輕鬆了,想怎麼玩就怎麼玩。”而事實上這些老師並沒有忽悠學生,他們說的都是真的。在學習上,中國高中生的勤奮和大學生的懶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打遊戲、談戀愛、考前突擊刷題複習成為了中國大學生的日常生活。

“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人才?”這就是著名的”錢學森之問”,在過去,我們把這個責任推給了應試教育頭上,認為中國機械填鴨式的教育是培養不出人才的主要原因,所以在高中殘酷的學習選拔之後,大學就應該自由發展,放羊式教育,其實在我看來,中國教育問題的根源在於大學而不是高中。

一個“問題”學生的困惑

在高中的時候,我是一個“問題”學生,之所以獲得這個稱號,是因為我太愛問問題了,一下課就把老師纏住,把自己積攢的問題全部扔給老師解答,這種愛問問題的習慣,讓我的學習成績飛速的提升,同時也獲得了老師的讚揚。因為高中的老師,是希望學生愛問問題的,一個能提出問題的學生,其成績會明顯比那些被動填鴨式學習的學生成績好,不怕你問,就怕你不問。

在老師的鼓勵下,我越來越愛問問題了,被老師當眾稱之為“問題”學生,並列為典型進行表揚,我曾經一度天真的認為,老師和學生的關係,就是老師教,學生學,然後學生提出問題,老師負責解答。

這一人生觀在我上大學的時候被顛覆了,在大學裡,我也曾認真學習,積攢了不少問題,等課後的時候找到了專業課的老師,結果老師並沒有給我任何解答,只是甩出了一句“你回去看看書,自己好好想一想不就知道了”,然後就急匆匆的走了。

也不是所有的大學老師都是這個樣子,但是十個裡面會有七八個是這樣,剩下的二三個會幫你解答一下問題,但是也不會盡心儘力,問一二個問題還行,多了就煩了。很多老師,上課的時候就是放個PPT,照本宣科把書上的東西重新念一遍,下了課就趕緊走人。既然上課也就是在聽復讀機,那為啥不自己看呢。

這個問題,一度讓我非常困惑,在大學裡,師生關係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後來索性就自己看書了,鑽進圖書館,什麼類型的書喜歡看就看什麼,並不拘泥於專業書,因為興趣被打擊殆盡,從知識儲備量來說,造就了今天的我,但是從大學專業教育來說,這明顯是中國教育的失敗。

中國大學教師的無奈

與此同時,中國的大學教師也很無奈,中國的大學老師,其素質和能力絕對是遠超高中教師的,大學招聘教師動輒要求中外雙博士等等讓人目瞪口呆的學歷要求。這些老師為什麼清一色都變成了毫無責任心的甩手老師,這肯定不是老師個人素質修養的問題。

事實上,中國的大學極其不重視教學問題,大學教師的工資是和職稱掛鈎的,而職稱和論文、科研、項目等掛鈎,但是唯獨不和教學掛鈎,也和學生的成績和未來的成就不掛鈎。

也就是說,這個課啊,應付應付就行了,教好教壞一個樣,甚至教於不教都一個樣,你教出來的學生未來拿了諾貝爾獎,你也不會加薪,未來成了民工,你也不會減薪。更嚴重的是,大學的教育是由多個老師負責的,一個總負責人都沒有,到底誰教的好,誰教的壞,更難區分了,一起吃大鍋飯的唯一後果就是,大家都偷工減料,把所有精力集中在論文、科研、項目,認真教課的老師是傻老師,認真發論文做項目的老師才是好老師,這就是目前中國大學的價值觀。

在這樣的價值觀下,再有理想和情懷的大學教師,也不得不屈從於現實,上課的時候照本宣科的念一遍書本,下課趕緊閃人做自己的“正經事”才是大學教師的日常生活,那種愛問問題的學生直接打發回去,免得其他人跟風問問題耽誤自己的寶貴時間。

而對應的,中國的高中,採用教師跟班制度,班主任和主課老師一路跟班負責,一切以高考成績說話,學生成績好教師加薪升職,成績差則減薪降職,這種激勵制度下,高中教師當然把學生盯的死死的,碰到愛問問題的學生馬上當成寶列為典型,誘導其他學生也來問問題,因為這是提升學生成績的最有效辦法。

中國大學制度的無奈

大學生教學質量差,我們可以甩鍋給大學教師,大學教師不認真教學,可以甩鍋給大學制度,那麼大學制度如此設立,又是為什麼呢?

從建國以來,國家對大學的設立目標一直沒有改變,那就是為急缺人才的新中國以最快的速度培養出基礎人才,支援國家的現代化建設,首先是吃飽飯,然後才能談得上吃滿漢全席。在這種目標的引導下,盡最大的努力,培養出最多的畢業生才是考核校長的重要指標。

如何培養出最多的畢業生,那就是努力擴建學校,努力要招生指標,努力招老師,擴大規模成了最有效的辦法,至於培養的質量,沒有任何指標能考核這一點,所以學校也就不予考核。所以,我們可以看到,中國的大學教育,就是以速成、流水化批量生產為目標的,大學宿舍就是完全參照軍營進行設計的,很多大學宿舍還不如富士康的職工宿舍。

一開始的大學教師,還是認真教一下學生的,畢竟除了教學也沒啥事幹了,不做這個做什麼呢,教的好和教的差,業內也是有一桿秤的,就算博個桃李滿天下的名聲也好啊。

但是隨着大學擴招,大學生數量迅速飽和之後,國家的目標就改變了,基礎人才已經不缺了,國家現在缺的是尖端人才,大學的任務從培育基礎人才改成了培育尖端人才。這下就麻煩了,麻煩在什麼地方呢,考核指標很難定。

尖端人才的一大特殊之處,就是他根本是無跡可尋的,能體現出他是尖端人才,那是很多年之後的事情了,這個考核沒法定,如果沒有考核的壓力,國家也清楚,那下面的人一定是划水偷懶的,不可能取得自己想要的效果。於是國家改了另外一條策略,國家要人才,本質上需要的是科研成果嘛,大學教師隊伍里博士那麼多,你讓他們給我做科研出成果不就完了嘛。

所以,大學教師的考核指標誕生了,以論文、科研、項目作為職稱評定來激勵這些教師多出科研成果,至於教學則不列入考核,畢竟那只是為了培育基礎人才,隨便教教就完了,大差不差。

但是後果大家也清楚了,大學的教學亂成一團糟,老師划水偷懶,學生睡覺夢遊,到了考試的時候大家心照不宣的放大部分人及格過關,保證絕大部分學生都能拿到畢業證不傷和氣和面子,天天打遊戲的學渣也能順利畢業,這就是大學教育的現實。

至於國家期望的科研成果,那就不談了,十年來大學教師隊伍里寫出的論文,申請的專利,弄出的發明車載斗量,一堆人藉此評上了教授,然後這些科研成果直接被掃到了垃圾堆里作廢,因為他自己也清楚,這些東西就是拿出來湊數量的,科學技術屆也有一個重大的BUG,那就是質量好的論文是一篇論文,質量差的論文也是一篇論文,考核看的是數量,而不是質量,因為質量無法審核。

但是實際上,一篇能拿諾貝爾獎的論文,其含金量超過幾十萬篇這種為了湊數而生產的垃圾論文。

大學教育怎麼改

那麼既然我們知道了大學教育的問題,應該怎麼改變他呢?

首先,大學教師的考核應該和科學研究進行分離,教師這個職業就是拿來教書育人的。如果以科研為目的,應該把這個人才塞進研究所做事情,過幾十年你科研水平高,做出了成果,大學可以聘請你為名譽教授來開幾個講座,如果你沒做出什麼成果,那就繼續呆在研究所里做研究吧。

做科研和做教育,要嚴格區分,就好像讓打籃球的姚明去賽跑一樣,雖然都是體育界的,但是那是二碼事。

然後,一定要清洗西方快樂教育/素質教育的餘毒,中國大學教育之所以如此糜爛,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迷信西方的素質教育,認為西方之所以出人才,是因為西方的快樂教育和素質教育,而中國之所以不出人才,是因為填鴨式教學和應試教育。既然中國的高考是應試教育無法改變,那麼中國的大學生就應該進行素質教育來進行彌補,中國對素質教育的理解膚淺到什麼地步呢,目前在中國大學的教育實踐是這樣的,老師不教學+考試不嚴格+學習全憑自覺=素質教育。

而我們對比下歐美的素質教育,美國的名牌大學,其教學是非常殘酷的,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拚命學習,因為淘汰率非常高,每年拿不到畢業證的人都佔據總人數的一小半,考試異常嚴格。我們自己鄙視以考試為目的的教育,但是外國大學卻把考試當成教學的法寶,美國的名牌大學非常類似於中國的高中。

那麼歐美的素質教育,上課在玩耍,下課沒作業是假新聞嗎?不是,是真新聞,不過只是片面的真新聞。歐美有二種高中,一種是私立中學,奉行應試教育。一種是公立中學,奉行素質教育。

優秀的私立中學,考試異常嚴格,訓練異常殘酷,很多都是寄宿制,見過中國的高考工廠毛坦廠中學嘛,就是那個調調,只不過硬件檔次高了很多而已。英國的伊頓公學、斯科特中學等私立中學,聚集了全英國7%的學生,卻佔據了牛津、劍橋每年錄取的學生中的50%,而未來,他們將成為英國的首相、國會議員以及社會精英人士。要想進入這些私立中學,需要孩子從6歲開始就進行準備,經過長年嚴格的學習和考試,才有希望進入,其學習難度,絲毫不亞於中國的高中。

而同時,英國和美國的公立中學,奉行快樂教育,也就是素質教育,國家僅提供基礎的教育,你如果願意學,國家給你提供了知識的來源,不會剝奪你受教育的權利,如果你只是想來混日子,國家也不會理會你。

這才是歐美所謂素質教育的核心原因,你可以統計統計,歐美的成功人士,有多少是從殘酷教學的私立中學出來的,有多少是從素質教育的公立中學出來的,教育從來都是精英的權利,他們設立公立中學,提供一個基礎教育,只不過是為了堵上民眾的嘴而已,給你機會了,不學那是你自己的事。

而這種素質教育,被拿來當中國大學的法寶,以為靠這個就能出尖端人才,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在歐美的大學生頭懸樑錐刺股好好學習,天天擔心自己無法畢業的時候,中國的大學生躺在素質教育的庇護下打遊戲泡妹子,中外尖端人才的缺口不僅沒有縮小,反而急速擴大了。

中國身為考試的老祖宗,至少在大學教育上,考試難度不能比英美名牌大學還小吧,中國高中生碾壓美國高中生,但是中國大學生被美國大學生碾壓,這種教育亂象也該改一下了。

考試是督促學生學習的重要手段,嚴格考試的教育氛圍未必能培育出頂尖人才,但是不考試不學習的教育氛圍,一定不可能培育的出頂尖人才,就算有個別的好苗子,也被舍友拉去天天打遊戲了,畢竟人是群居動物,很容易受到周圍環境的影響。

中國的強大靠大學

在美國,二級分化非常嚴重,商場的收銀員連二位數的加減法都要靠計算器,與此同時頂尖的數理人才橫掃全球。他們最大的區別就是前者是美國的公立中學畢業的,是快樂教育的產品,後者是美國私立中學和私立大學殘酷教學的產品。我希望中國學習的是後者,而不是前者。

相比初中高中的基礎知識,大學才是培育真正科研人才的地方,大學裡的教材,應該加入最新的科學成果,大學裡的教師,應該和教學成績掛鈎,大學裡的學生,應該每天努力學習。

目前中國的大學生,每天混日子,毀了自己也毀了中國的未來,每個人的孩子將來都會上大學,每個人的生活和中國的國力也息息相關。

中國的大學教育真的應該改一改了,我這裡真誠的呼籲大家發出自己的聲音,為中國的大學教育改革推動,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更多  川普:會考慮與中國簽臨時貿易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