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时间过后,美国周五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而中方早已誓言立即做出对等反击。全球这两大经济体正在走向全面贸易冲突。

中国商务部周五在第一时间表示,中国不得不被迫对贸易战作出必要反击,意味着340亿美元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也将面临25%的关税,其中包括汽车与农产品。

“中方承诺不打第一枪,但为了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不得不被迫作出必要反击,”中国商务部在声明中表示。

商务部发言人称,美国违反世贸规则,“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

周四,特朗普警告最终可能征收关税的中国商品总额将超过5,000亿美元,基本上等于去年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额。

 

中国股市在关税生效之前曾受到重创,但0601GMT时沪深300指数.CSI300涨1.5%,沪综指.SSEC升1.2%,逆转稍早跌势。人民币走软。亚洲股市周五走势不稳。

 

“也许我们可以说贸易战已经正式开始,”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教授陈飞翔表示。

“如果停留在340亿美元,对双方经济的影响都将很小。但如果像特朗普说的那样扩大至5,000亿美元,则对两国都会有很大影响,”陈飞翔称。

“一伙流氓”

特朗普曾抨击中国方面窃取知识产权、为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设置障碍,并对高达3,750亿美元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表达不满。

纵观贸易冲突升级的过程,中国力图采取较高的姿态,将自己定位为自由贸易的拥护者。不过中国官方媒体周五对特朗普发起猛烈抨击。

“实际上,特朗普政府对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勒索行径,就像是一伙流氓,”中国官方英文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在周五的社论中称。

“他们的任性妄为将对未来数十年全球的经济环境产生深远的破坏,除非其他国家联合起来一起抵抗。”

 

虽然对首批商品征收关税预计不会立即对经济造成严重冲击,但人们担心的是如果演变成一场长期争端,可能会损害受影响产品的生产商和进口商,从而打击全球贸易、投资与增长。

“对于物品供应受到关税影响的企业,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将转移采购原产国; 如果不可以,他们将尽可能多地转嫁关税成本,或者忍受利润遭到削减,”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cob Parker)表示。

周四,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汽车(F.N)表示,目前不打算上调进口福特和利润较高的豪华林肯品牌在中国的售价。

新华社周五报导,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称,500亿美元规模的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拖累在0.2个百分点,不过对中国经济短期影响有限。

Reuters Graphic

贸易争端导致包括股市、汇市和大宗商品在内的金融市场近几周出现大幅震荡。美国股市周四小幅收高,因市场寄望美国与欧洲的贸易紧张关系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表态后或可缓解。

沪深3003364.86
.CSI300CHINA SECURITIES INDEX CO LTD
+22.42(+0.67%)
.CSI300
  • .CSI300
  • .SSEC
  • F.N

“这不是经济末日。我们不必因此而去拼命找吃的。但这会令全球经济减速,而全球经济的持续动能本来就已不像看上去那么强了,”ING的首席经济学家Rob Carnell在报告中称。

**阀门和磁盘驱动器**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将对一系列商品征收25%的关税,其中包括汽车、电脑磁盘驱动器、泵部件、阀门、打印机和其它诸多工业用零部件。

该征税清单未纳入手机和鞋类等消费类商品。但恒温器等部分商品则被归类为中间产品和资本材。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周四称,美国公布的340亿美元征税产品清单中,约200多亿是在华外资企业的产品,其中美国企业占有相当比例,若美方启动征税,实际上是对中国和各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的征税,将打击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向全世界开火,也向自己开火。

中国已威胁将作出回应,对包括大豆、高粱和棉花等数百种美国主要出口商品征税,这为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德克萨斯和爱荷华等各州农民带来威胁。

 

尽管中美贸易战尚未进入全面短兵相接阶段,但唱衰中国的声音四起,理由是美国经济和社会的稳定性比中国要强得多。现实似乎也印证了这种看法,在特朗普威胁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后,中国股市应声大跌,时隔三年后再出现千股跌停”奇观”,而人民币短短几天也将今年的升值大部分回吐,快速贬值。东南沿海传出了出口惨淡甚至企业倒闭的消息。市场和社会隐约弥漫着一股悲观情绪。

有鉴于此,有人认为,贸易战将改变中共政权,令中共统治动摇。持此看法者多为大陆和海外华人中的仇共者,他们一般通过推特发此声音,而相对温和的自由派,虽不如此肯定,但也认为或希望贸易战能够在中共内部起到某种变化。

我们不妨来探讨此种可能性。在气候学上,美国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引起万里之遥的中国的一场风暴,这种可能性不排除。考虑到转型时期中国社会的脆弱性,从绝对意义上讲,贸易战引发或促进一些极端情况的出现是有可能的,但要起到动摇政权的作用,似乎不是这么简单。

中共政权的统治,建立在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管控以及对军警力量的绝对控制上;此外,由于意识形态的洗脑以及鉴于害怕社会动荡和国家分裂,相当部分民众,虽对中共统治的方式也有不满,但大体支持中国政府。这部分人群尽管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数据,但应该人数不少,它既包括行政官僚系统及其自然延伸的外围组织,也包括底层民众,而且他们掌握和占有社会的多数财富。这是中共政权的”民意”基础或合法性所在。除非贸易战会动摇和损害这部分人的利益,否则,要整体转变他们对中共的支持,很难。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对大规模“中国制造”加征关税,对中国制造业会有打击,初期在某些行业可能导致失业规模很大。

从事情的因果链条看,贸易战要触动中共政权,是通过就业、物价等的剧烈变化而导致的社会连锁反应,传递到现政权内部,引发政权内部不同势力的分化重组,弱化了政权对社会的管控,才能做到。换言之,贸易战必然要带来中国社会大规模的失业、严重通货膨胀、房价等资产价格暴跌,不仅危及底层民众,也损害中产阶级的利益,从而引发和勾连起社会原来存在的对中共的不满,出现普遍的反抗,政权统治的危机才会发生。

以此衡量,美中目前宣布的各自加征500亿美元关税远未到这一步。美国对中国制造2025中的行业产品的征税,对中国制造业会有打击,初期在某些行业可能导致失业规模很大,但放在整个中国社会,应该能够消化的。另一方面,中国停止购买美国优质农产品,也会在初期催生通货膨胀特别是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但整体通胀水平应该还是在可容忍的范围内,不大可能突破两位数。

当上述失业和通胀现象发生后,中国政府可能会改变经济调控的基调,重新提出保增长,一些经济学者已提出此建议,如果政府改变目前偏紧的防风险做法,适度放松紧缩政策,大兴公共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是不难应对这个难题的。

所以,贸易战仅仅保持在眼下水平,对中共统治的影响基本上可排除不管。除非贸易战升级。鉴于特朗普政府已经发出对2000亿乃至更多中国产品征收关税的威胁,贸易战升级的可能性很大。假设一种最坏情况的发生,即中美贸易清零,中国每年5000多亿美元对美贸易以及3000多亿美元顺差没有了,是否一定会使中国出现大面积失业和通货膨胀失控等连锁反应?

毫无疑问,工厂出现倒闭潮是可能的,失业将会非常严峻,同时,外汇储备也将严重缩水。假如美国还进一步发起金融战,对人民币的稳定、股市、债市也将形成严厉打击。社会因此将出现骚动情绪,大规模的群体事件会重新上演,并蔓延开来,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的工潮。中国政府的应对会比500亿美元关税战时艰难得多。如果方式失当,还会形成政策本身带来的次生灾难,加重社会危机。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在美朝峰会后、关税政策宣布前访问北京。中美贸易战下一步的走向,还将取决于中美两国更广层面上的谈判。

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中共统治裂变,或者本届政权撑不下去的情况发生?事情可能未必如此。

首先,通货膨胀不一定会失控到无法收拾地步。带来严重通胀的是农产品价格的上涨,由于中国的反制措施包含在初期500亿美元关税中,虽然中美贸易的全面清零会加重通胀,但中国政府会通过加快替代产品进口,以及对本国农产品和其他产品的扶持来部分缓解通胀。另一面,大规模失业本身会降低通胀率,因为这时候人们会节衣缩食,购买力降低。

其次,外储虽然缩水严重,但人民币贬值也有助于中国产品的出口。事实上,如果人民币贬值厉害,贬值的程度就可以抵消加征的关税,因此,两国贸易不可能真正做到清零。实际情况很可能是,中国对美出口,虽然逆差会大幅减少,但总体出口受影响不是非常严重。

再次,美国对中国开打金融战,对中国金融市场最重要的信贷几乎不会是致命的,因为银行业牢牢控制在政府手里,不像股市和债市,受外部因素和市场情绪波动大。而只要银行不发生系统性危机,加上外汇会受到严格管控,金融业就不会垮。至于股市,现在中产阶级基本消灭得差不多了,再暴跌影响也可控。

最后,对于多数人来说,财富的主要体现——房子,可能在这波贸易战和金融战中不会受损,或者受损不大,甚至账面的价值还可能会增加。有观点认为,中共在贸易战中可能会借机刺破债务泡沫,让资产价格暴跌,然后把”罪名”安在美国身上。这种可能性不大会发生,因为要刺破资产价格泡沫,中国政府早就做了,之所以不主动刺破就担心引发债务危机和银行破产,如果房价暴跌,全社会特别是包括中产阶级在内的主流阶层的财富势必严重缩水,这就会动摇他们对现政权的支持。故在贸易战和金融战中,随着股市被消灭,中国政府会更小心翼翼地呵护楼市。美国还没有有效打击中国楼市的手段,因为这里的土地掌握在政府手上。

,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中美贸易战在最极端情况下可能导致中美贸易清零,同时伴随金融战。但对中国政府来说,最头疼的还是失业问题。

可见,如果中美贸易战出现这种极端的清零情况,同时伴随金融战,对中国政府来说,最头疼的就是失业问题,一部分中产阶级会被抛入底层,体制受益者的财富亦会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同时通胀会出现,但不会是要命的,银行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不至出现倒闭潮,房子可能基本不受影响,或影响不大。这对中共的统治虽然构成很大挑战,但也使得中国政府能够集中力量应对失业问题。

在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中,曾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失业潮和通货膨胀失控时期。两个失业潮一是改革初期,一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前者是因为知青返城;后者的起因则是国企改革,当时的失业状况远比目前贸易战的初期阶段严重得多。两个通胀一是上世纪86-89年,一是邓小平南巡后的92-94年,最高时通胀都接近30%。虽然89年的通胀引发了学运,但总的来说,中国政府在处理失业和通胀问题上还是有经验的,加上40年中国政府积累的财富不会在贸易战中一下子花光,以及在特殊时期的强力维稳,虽然失业大潮会引发社会对未来的悲观情绪,可能会传染给社会的各个阶层,但只要中共的暴力统治基础没有受到贸易战的过分影响,应该不会有明显的内部分化出现,而且这个时候,中共在强化暴力管制同时,会引导舆论将这一切都”归罪”于美国,最高当局也会更强调团结的重要性,用纪律和反腐来约束那些潜在的不听话者。因此,只是存在大规模失业,而通胀程度有限,中国社会就难以形成系统性的社会危机,中共要应对起来就相对容易。

何况,这是假设在贸易战趋于极端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而事实上,此种极端情况基本可以排除,美国社会虽然已经形成了对中国认知的转换,一些鹰派虽然号召要拿出当年同苏联打冷战的精神来对付中国,但这是一个长过程,两国贸易不可能做到清零,同时也不至发生金融战,因为这样美国也要付出不菲代价。美国社会是否准备好了这种代价,是令人怀疑的。

可以说,冷静分析的结果是,全面贸易战会重创中国社会,对中共统治构成严峻挑战,但不大可能重创其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