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E(中兴通讯)是小编很熟悉的一个品牌,600多人民币就能买到的安卓手机,比雷军的小米实在多了。不过有关ZTE很实在的印象却因为一件大时代的小事情被彻底颠覆。

北京时间7月6日,这一天刷爆网络的热点是中美贸易战和那艘满载几万吨大豆的“船励志”。但一个名叫张振辉的非典型油腻中年男却成功地用一篇“美文”从贸易战的硝烟中搏到了数千万的流量,差一点就把美国大总统川普从热搜排行踢出去。

张振辉是中兴通讯执行副总裁(EVP)、全球营销负责人。他在7月6日写了一封名为《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别了,我的小伙伴们》的告别信。

然后……他就火了!

网友们说:

1、“那你们有没有违反约定卖芯片给YL呢?你作为高层知不知道这个事情呢?你想过后果吗?你想过你只是加工商,没有核心技术吗?你追赶华为有通过研发自己的芯片去追赶吗?你深感屈辱?那么多股民呢?他们得罪了谁?”

2、“真的,很能煽情,但你是搞企业管理的,不是写言情剧本的;到现在为何还不痛定思痛?为何还不认真检讨?有功夫写煽情文,不如给全国人民写封道歉文;因为你们,国家蒙羞;因为你们,国民蒙羞;因为你们,中华民族蒙羞!不知你屈辱何来?我想真正感到屈辱的应该是我国我民及我民族吧,以因有你们这样的没有“契约精神”的无良企业,而深感耻辱,以因你们的不当行为,而被美帝羞辱,而深感屈辱!堂堂中华,因你们而蒙羞,你们百死,难赎其罪!”

3、“ 为了利益可以违背国际禁令把东西卖给xxxx,置世界安全于不顾,表明道德底下,毫无责任心,实属不仁;为了利益可以哄骗监督机构,把第一次处罚做儿戏,组织人力物力设计逃避监管的方案,表明不守商业规则,毫无诚信可言,实属不信;愚弄监督人员也就算了,还把监督人员当傻子,公开在官网上宣传如何规避监督,指导他人规避,还沾沾自喜,表明领导者万分愚蠢,实属不智;自己犯了错,还扯上国家大义,强词夺理,要国家替你埋单,表明推卸责任,实属不义。如此不仁不义不智不信之人,有何脸面叫冤?”

4、 “企业再大也是企业,在商言商就行,别扯民族,你们挣钱也不分给民族不是?已经给民族丢人现眼了,还扯什么民族,民族以你们为耻。”

5、“没有任何责任关联”?雪崩来临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明明是违反规则、违背契约被处罚,倒把自己说得大义凛然跟革命烈士似的,这逻辑无人能敌,果然厉害了。”

6、“不得不承认国企高管文采的确惊人,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本领也是一流的。这么多年来,中兴经历了几次劫难,难道都和你们这些高管没有关系?贯看全文,没有一点反思,没有一点悔悟,还扯上民族大义,把自己标榜为中兴的战士、民族的英雄。试问有哪个民族英雄让自己的国家蒙受巨大的耻辱和损失?做企业,就不要谈什么民族情感,遵纪守法,勤奋务实,切切实实发展自己。自己强大了,就是对民族、国家和人民最大的贡献。”

7、“2016年就交过8.9亿美元的罚款,这么高的代价,都不能让你们反思和醒悟,还不长记性,这能怪谁?最后国家和人民来替你们买单,害人民害国啊!!!”

8、“中兴这样的国企就是国家的蛀虫,违反别人的法律不说,自己做了什么不提,通篇在写自己的成就。卖给贸易制裁国的是监控系统,类似我们国家的vpn,做这样的生意能赚到钱,你们是不会悔改的。同为通信起家,一个快倒闭,一个世界知名,不悔改就等死吧。”

9、“不把美国放眼里,然后年终奖拿得很爽,屡教不改,最后国家给你买单,没判刑就谢天谢地了。屈辱什么?屈辱钱没拿够?”

10、“全篇透着似乎的‘悲壮’,喊着什么‘民族‘之类的口号,就是没深刻检讨违规违约、口是心非连起码道德缺失的无耻和卑劣。因为你们的无耻卑劣损害了万千民众的利益;因为你们的无耻卑劣才使你们口中的“民族和国家”蒙羞;因为你们的无耻卑劣使纳税人的钱扔到了太平洋里(你们却拿着高薪)。如果说到国家民族层面,你们这帮当时有决策权的高管就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不谢罪反喊冤,岂非咄咄怪事!!!”

其实小编没有这些网友的思考深度和逻辑强度,也不知道这些网友的评论有没有道理。但小编对一个油腻理工中年男能以“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作为文章的标题感到十分震惊!

如果这篇文章不是枪手写的,那只能解释为灵异事件了!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出自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百度的解释是:经历了许多坎坷,许多风雨,最后站在胜利的地方,回顾自己所走过的坎坷的道路,看到原来自己走过的路是多么艰辛与坎坷。

按照这个语境,岳飞可以这么写、文天祥可以这么写、史可法可以这么写、袁崇焕可以这么写。但张振辉这么写,怎么看也不像中兴的!

说完标题再看正文。

张振辉在文章中提到:“这样的离开,实非所愿,深感屈辱”。其中前半句百万围观群众深以为然,”实非所愿“当是张振辉的心声,但”深感屈辱“,百万群众却纳闷从何而来?做都做了,还感到屈辱。难道张总们以为这还是逼良为娼的年代吗?不想做的事你可以不做啊,既然做了就不要事后深感屈辱,这句话改成自取其辱是不是更恰当呢?

还有网友指出,2001年27岁的张振辉毕业(应该是研究生学历)。2002年10月走上了管理岗位(这是遇到伯乐了)。2006年到太原办事处任副总经理(能解释下升职理由吗)。2009年任电信总监(这是个什么职位)。2014年成为公司副总裁(位列高管)。这个升迁速度难怪回头看来时路已满是苍苍横翠微。

除了张振辉的告别信,更好玩的是被美国政府“强行离职”的一众中兴高管居然兴高采烈的合影留念,小编愚钝,实在不知道他们一群人站在“ZTE中兴“字样前有什么可以开心快乐的。

公司被处罚近20亿美元,中小股东跳楼的跳楼割肉的割肉,国家利益也无从保障,这一群高管领导下的中兴以一种近乎中二的方式被美国政府捉个正着,却能兴高采烈的光荣告别,百万群众也实在无话可说。

中兴离职高管合照。图自网络

 

最后借用网友@勇对告别信的留言结束本文:“全篇没有任何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