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E(中興通訊)是小編很熟悉的一個品牌,600多人民幣就能買到的安卓手機,比雷軍的小米實在多了。不過有關ZTE很實在的印象卻因為一件大時代的小事情被徹底顛覆。

北京時間7月6日,這一天刷爆網絡的熱點是中美貿易戰和那艘滿載幾萬噸大豆的“船勵志”。但一個名叫張振輝的非典型油膩中年男卻成功地用一篇“美文”從貿易戰的硝煙中搏到了數千萬的流量,差一點就把美國大總統川普從熱搜排行踢出去。

張振輝是中興通訊執行副總裁(EVP)、全球營銷負責人。他在7月6日寫了一封名為《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別了,我的小夥伴們》的告別信。

然後……他就火了!

網友們說:

1、“那你們有沒有違反約定賣芯片給YL呢?你作為高層知不知道這個事情呢?你想過後果嗎?你想過你只是加工商,沒有核心技術嗎?你追趕華為有通過研發自己的芯片去追趕嗎?你深感屈辱?那麼多股民呢?他們得罪了誰?”

2、“真的,很能煽情,但你是搞企業管理的,不是寫言情劇本的;到現在為何還不痛定思痛?為何還不認真檢討?有功夫寫煽情文,不如給全國人民寫封道歉文;因為你們,國家蒙羞;因為你們,國民蒙羞;因為你們,中華民族蒙羞!不知你屈辱何來?我想真正感到屈辱的應該是我國我民及我民族吧,以因有你們這樣的沒有“契約精神”的無良企業,而深感恥辱,以因你們的不當行為,而被美帝羞辱,而深感屈辱!堂堂中華,因你們而蒙羞,你們百死,難贖其罪!”

3、“ 為了利益可以違背國際禁令把東西賣給xxxx,置世界安全於不顧,表明道德底下,毫無責任心,實屬不仁;為了利益可以哄騙監督機構,把第一次處罰做兒戲,組織人力物力設計逃避監管的方案,表明不守商業規則,毫無誠信可言,實屬不信;愚弄監督人員也就算了,還把監督人員當傻子,公開在官網上宣傳如何規避監督,指導他人規避,還沾沾自喜,表明領導者萬分愚蠢,實屬不智;自己犯了錯,還扯上國家大義,強詞奪理,要國家替你埋單,表明推卸責任,實屬不義。如此不仁不義不智不信之人,有何臉面叫冤?”

4、 “企業再大也是企業,在商言商就行,別扯民族,你們掙錢也不分給民族不是?已經給民族丟人現眼了,還扯什麼民族,民族以你們為恥。”

5、“沒有任何責任關聯”?雪崩來臨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明明是違反規則、違背契約被處罰,倒把自己說得大義凜然跟革命烈士似的,這邏輯無人能敵,果然厲害了。”

6、“不得不承認國企高管文採的確驚人,為自己歌功頌德的本領也是一流的。這麼多年來,中興經歷了幾次劫難,難道都和你們這些高管沒有關係?貫看全文,沒有一點反思,沒有一點悔悟,還扯上民族大義,把自己標榜為中興的戰士、民族的英雄。試問有哪個民族英雄讓自己的國家蒙受巨大的恥辱和損失?做企業,就不要談什麼民族情感,遵紀守法,勤奮務實,切切實實發展自己。自己強大了,就是對民族、國家和人民最大的貢獻。”

7、“2016年就交過8.9億美元的罰款,這麼高的代價,都不能讓你們反思和醒悟,還不長記性,這能怪誰?最後國家和人民來替你們買單,害人民害國啊!!!”

8、“中興這樣的國企就是國家的蛀蟲,違反別人的法律不說,自己做了什麼不提,通篇在寫自己的成就。賣給貿易制裁國的是監控系統,類似我們國家的vpn,做這樣的生意能賺到錢,你們是不會悔改的。同為通信起家,一個快倒閉,一個世界知名,不悔改就等死吧。”

9、“不把美國放眼裡,然後年終獎拿得很爽,屢教不改,最後國家給你買單,沒判刑就謝天謝地了。屈辱什麼?屈辱錢沒拿夠?”

10、“全篇透着似乎的‘悲壯’,喊着什麼‘民族‘之類的口號,就是沒深刻檢討違規違約、口是心非連起碼道德缺失的無恥和卑劣。因為你們的無恥卑劣損害了萬千民眾的利益;因為你們的無恥卑劣才使你們口中的“民族和國家”蒙羞;因為你們的無恥卑劣使納稅人的錢扔到了太平洋里(你們卻拿着高薪)。如果說到國家民族層面,你們這幫當時有決策權的高管就是國家和民族的罪人!不謝罪反喊冤,豈非咄咄怪事!!!”

其實小編沒有這些網友的思考深度和邏輯強度,也不知道這些網友的評論有沒有道理。但小編對一個油膩理工中年男能以“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作為文章的標題感到十分震驚!

如果這篇文章不是槍手寫的,那隻能解釋為靈異事件了!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出自李白的《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百度的解釋是:經歷了許多坎坷,許多風雨,最後站在勝利的地方,回顧自己所走過的坎坷的道路,看到原來自己走過的路是多麼艱辛與坎坷。

按照這個語境,岳飛可以這麼寫、文天祥可以這麼寫、史可法可以這麼寫、袁崇煥可以這麼寫。但張振輝這麼寫,怎麼看也不像中興的!

說完標題再看正文。

張振輝在文章中提到:“這樣的離開,實非所願,深感屈辱”。其中前半句百萬圍觀群眾深以為然,”實非所願“當是張振輝的心聲,但”深感屈辱“,百萬群眾卻納悶從何而來?做都做了,還感到屈辱。難道張總們以為這還是逼良為娼的年代嗎?不想做的事你可以不做啊,既然做了就不要事後深感屈辱,這句話改成自取其辱是不是更恰當呢?

還有網友指出,2001年27歲的張振輝畢業(應該是研究生學歷)。2002年10月走上了管理崗位(這是遇到伯樂了)。2006年到太原辦事處任副總經理(能解釋下升職理由嗎)。2009年任電信總監(這是個什麼職位)。2014年成為公司副總裁(位列高管)。這個升遷速度難怪回頭看來時路已滿是蒼蒼橫翠微。

除了張振輝的告別信,更好玩的是被美國政府“強行離職”的一眾中興高管居然興高采烈的合影留念,小編愚鈍,實在不知道他們一群人站在“ZTE中興“字樣前有什麼可以開心快樂的。

公司被處罰近20億美元,中小股東跳樓的跳樓割肉的割肉,國家利益也無從保障,這一群高管領導下的中興以一種近乎中二的方式被美國政府捉個正着,卻能興高采烈的光榮告別,百萬群眾也實在無話可說。

中興離職高管合照。圖自網絡

 

最後借用網友@勇對告別信的留言結束本文:“全篇沒有任何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