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事件,(終於)要迎來大結局。

今日(7月12日),美國商務部表示,美國已經與中國中興公司簽署協議,取消近三個月來禁止美國供應商與中興進行商業往來的禁令,中興公司將能夠恢復運營,禁令將在中興向美國支付4億保證金之後解除。

中國商務部官網援引了該消息,意味着長達3個月的“中興事件”正式告一段落。

中興的華盛頓律師道格拉斯·雅各布森(Douglas Jacobson)也公開表示:“美國商務部今天的聲明標誌着這一長期糾紛的結束。”

 

消息一出,中興盤前漲停

今日早間,中興股價直拉漲停。

但並不代表這個結尾皆大歡喜,中興為此付出高額代價。

高額代價和解

美國商務部在一份聲明中稱,一旦中興向第三方託管賬戶存入4億美元,就將取消對中興的禁令。

聲明還宣布,雙方已簽署了第三方託管協議。

此前6月8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就對外透露過該協議。

羅斯稱,中興通訊及其關聯公司,已同意支付罰款和採取合規措施來替代美國商務部此前針對中興向美國供應商採購零部件執行的禁令。

根據和解協議,中興公司支付10億美元罰款,另外準備4億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然後美國商務部才會將中興公司從禁令名單中撤除。

其後,中興通訊方面聲稱,已支付了10億美元罰款,並準備好4億美金保證金,還和美國商務部BIS及託管銀行就託管協議條款商定一致,將已經簽署的託管協議提交BIS,待BIS確認簽署。

除了罰款,中興之前的管理層也全部被血洗。

經股東大會確認,中興通訊已經更換全部原有的董事會成員,並組成新的董事會。

6月29日,中興通訊一日之內通過股東大會選舉產生了新一屆8人董事會,董事會選舉出李自學出任公司董事長。同時,原董事會董事長殷一民、總裁趙先明等共14名原董事同意立即辭去董事職務預計所擔任的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職務。

 

中興上任董事長殷一民和現任董事長李自學

此外,中興通訊解聘所有高級副總裁及以上級別的高級管理人員級相關人員(共19名),任命了新的高層管理團隊。

舊管理團隊為:總裁趙先明、執行副總裁徐慧俊(分管研發)、張振輝(分管營銷)、龐勝清(分管供應鏈)、熊輝(分管人力資源)、邵威琳(分管財務)。高級副總裁:韓凌、張建國、許明、樊曉兵、朱進雲、黃達斌、錢峰、陳傑、付玉春、程立新、范虎。

新管理團隊為:徐子陽為公司新任總裁,且聘任王喜瑜、顧軍營、李瑩為公司執行副總裁,聘任李瑩兼任公司財務總監。

值得說明的是,清洗舊管理層也是中美博弈中的條件之一,中興為了最快恢復經營,已別無選擇。

當然,中興事件也不止於中興影響本身,中興事件也是中美兩國之間近來貿易摩擦的根源之一,而且由於中興事件,也讓不少中國企業家、華人企業家看到“被人扼住咽喉”的被動境地,自主造芯,關注底層技術和基礎科學研究,開始成為新潮向。

中興事件始末

4月16日,因美國政府指控中興非法向伊朗和朝鮮(專題)出口,美國商務部網站公告,7年內禁止美國企業與中興通訊開展任何業務往來;

4月17日,中興股票停牌;

4月20日,中興通訊召開新聞發布會,董事長殷一民表示堅決反對美國商務部做出這樣不公平的決定,中興通訊不能接受;

 

 

中興最初“措辭激烈”的聲明

5月4日,美國特使、財政部長姆努欽率團訪華,進行中美貿易磋商;

5月9日,中興通訊發布公告表示,受美國商務部激活拒絕令影響,公司主要經營活動已無法進行;

5月13日,特朗普(專題)發推稱與習主席溝通,考慮到失業問題將為中興提供恢復業務的途徑;

5月15日至19日,應美國政府邀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劉鶴赴美訪問,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率領的美方經濟團隊繼續就兩國經貿問題進行磋商;

5月29日,中興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技術官徐慧俊,以及負責公司運營的黃達斌被免職,在此之前,中興首席合規官兼首席法務官程鋼已被免職;

6月7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7日宣布與中國中興通訊公司達成新和解協議,中興公司支付10億美元罰款,另外準備4億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此外美國選擇合規團隊進駐中興,並要求中興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高管團隊;

6月13日,中興復牌,連續8個跌停,市值縮水700億;

7月5日,中興管理層換血,原總裁趙先明等19名高管辭職,新總裁徐子陽上任;美國商務部暫時、部分解除對中興通訊公司的出口禁售令;

7月9日,中興通訊新任CEO徐子陽發內部信表示,新任管理層將吸收教訓,強化合規文化;

7月12日,美國商務部與中興的協議生效,取消制裁,中興得救,這波紛爭告一段落。

各方評價

國外媒體對中興事件反響強烈。

據美國媒體報道,中興一案之所以能夠解決,很大的原因是特朗普總統給美國商務部施壓。

而這件事,也在Twitter上引發美國網友熱議。

我們摘錄幾段。

“我已經扔掉了中興手機。實際上我砸毀了手機,只為安全起見。”

“北約壞,中國和中興好。中國第一!!!(還有俄羅斯!!!)”

“又一次出賣了美國和我們的工作”

還有更直接的說法。

“我們(美國人民)被f*cked了。這就是現在的感覺。”

 

更多的就不摘錄了,大部分都是類似的說法……

但換個角度看,也不全是“壞事”,因為中興事件可能會是中國芯片和底層技術反思的開始。

這起原本商業契約為直接導火索的糾紛,在國內演繹成為了一場“中國基礎科技”的大討論,從學術界到工業界,都圍繞中興事件熱議紛紛,核心指向其實只有一句話: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受制於人,隨時會被扼住喉嚨。

最具代表性的發言或屬馬化騰,這位騰訊公司董事局主席在最近一次未來科學論壇中說:“最近中興通訊的事件讓每個人都更清楚地意識到,無論你在移動支付上多麼先進,沒有手機、芯片和操作系統,你仍然無法與人家競爭。”

當然,中興事件也讓中國科技界、創投圈更加聚焦芯片等底層技術。

就在中興事件爆發後,、、出門問問、雲知聲、、、地平線、等一大波中國/華人科技公司的芯片進展,都受到了外界更多關注。

希望中興事件是單個事件的結束,但卻是加強IP意識、自主原創意識的開始。

“這不是結束,甚至不是結束的開始,但這是開始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