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长春长生药品造假狂犬病疫苗事件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7月15日,也就是上周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责令停止生产狂犬疫苗,收回该公司GMP证书。 

而更让人担忧的是:

长春生物作为一个在国内疫苗市场上,占据了极重要的权重比的药品公司,其旗下的狂犬病疫苗占据国内同类市场的23.9%;

而长春长生公司,还曾因百白破疫苗不合格,曾遭到国家药监局通报,但其仍然态度不端,还涉嫌造假生产记录,遭到央视新闻通报!

如今,国内人人自危,然而这一场席卷全国的疫苗信任危机,却远远还没有结束…

1.疫苗造假,最终处罚却只是…

昨天凌晨,微博官方号@共青团中央 发文称:

长生生物因疫苗造假(非本次的狂犬病疫苗,乃是2017年百白破问题疫苗事件),被吉林药监局累计处罚344万元。

但这次事件,其实比狂犬疫苗造假,更值得我们关注。

因为,根据事后通报,被没收回来的疫苗仅为100多支,即剩余25万支疫苗,全部打进了中国孩子的体内!

有人翻出了本次长生生物被罚的百白破疫苗的处罚记录:

这一批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并不是新近才发现问题的,而是在去年11月的抽检中就发现了,只不过是在最近吉林省药监局才实施了行政处罚。

当时这一批次的疫苗已全部销往山东,共计252600支,打入了25万多名儿童的身体。

然而与此相比,长生生物公司的处罚,却不能够尽如人意。

处罚明细包括:

1、没收库存疫苗;2、没收违法所得858840.00元;3、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047.60元。

这个消息一出,网友纷纷炸锅:

仅仅344万元人民币的处罚,抵得上流入市场的假疫苗带来的社会损失,能安抚无数家庭因假疫苗事件,而时刻生活在恐惧阴影之下的情绪吗?

原来闯了这么大的祸,只用罚几百万元就可以了事?

其他疫苗公司,又会作何感想?

在微博热搜榜上,“疫苗”的几个关键词迅速开始“顶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7月20日,人们又翻出食药监局发布的新问题疫苗名单中,还有别的药品公司的名字:

经检查,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5014-01的疫苗共计252600支,全部销往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批号为201607050-2的疫苗共计400520支,销往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0520支,销往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10000支

这些药都到哪里去了?

这些药有没有打进孩子们的身体里?

这些药企,难道不值得被重罚吗?

2.疫苗造假,不啻于杀人

有人一针见血:疫苗造假,不啻于杀人;

然而三百万的罚款,不过是二线城市的一套房。

稍通医学的人们都知道,狂犬病疫苗是狂犬病的最后一道防线,不仅是被犬类等动物咬到可能会病发,甚至只是被舔舐伤口,接触粘膜也有可能被传染,

一旦病发,几乎100%致死,无药可医!

(图片来源:网络)

而该公司另一引起公众恐慌的百白破疫苗,预防的是百日咳、白喉和破伤风三种疾病,这三种疾病每年估计夺走至少百万名婴儿的生命!

随着长春长生生物制造假狂犬疫苗,一些旧闻也被重新翻出,更加加重了人们的恐慌:

2016年,一名家住武汉的2岁男婴,在回家路上被一只恶犬袭击,家人迅速带他打了狂犬疫苗,但最终这名男婴还是狂犬病发作不幸离世。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对此,医生的解释是:男婴被咬到前额,离中枢神经较近,因此才无法等到疫苗产生抗体便病发身亡。

但是,在两年后,狂犬病疫苗的安全性已经遭到了全民质疑,

人们忍不住质问:到底是狂犬病毒太恶劣,还是本该保护我们的狂犬病疫苗,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当然,也有人指出:GMP证书被没收,等同于以后不得再生产新药,长春长生生物公司的前途就这样毁于一旦;而事情公布后,该公司的股价大幅度下跌,市值蒸发了近百亿人民币。

但,即便如此,仍然不足以平民愤。

这次事件,使中国的疫苗市场再度让人们失望愤怒,在家长们疯狂翻找疫苗本查询孩子是否打了问题疫苗时,破碎的公信力,已经难以再拼凑完整。

(图片来源:微博)

3.破碎的公信力,如何回来?

终于,疾控专家们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在微信朋友圈、微博社交平台,很多网友都开始到处询问进口疫苗的情况,问自家孩子或亲戚家的孩子是否可以接种进口疫苗,

而在一些平台,甚至有人在质疑接种疫苗的必要性:既然接种并没有明显益处,还有可能打到问题疫苗,为何还需要接种?

有网友评论说,多年来,国产疫苗积攒的一点点信任正在被摧毁。

这种问题,其实在西方也一样存在。但西方国家之所以“反疫苗”,是因为其流行了三十年的“反疫苗活动”。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全球卫生学系副教授唐昆就曾在接受BBC采访时称:“中国家长担心的是疫苗本身的质量、监管和安全性,西方的家长担心的是接种疫苗可能带来的副作用。”

而为了抵消人们对于接种疫苗的恐惧,世界各国对于假疫苗的打假力度更是毫不容情。

在许多国际知名药企,都会设立专门的“产品打假办”,专人专力在各地探查假药的踪迹,获得线索后上报当地药监部门一起行动。

这些“打假办”,除了是能够将品牌的问题产品和仿冒产品一网打尽以外,也是为了将其伤害降到最低——因为对于这些企业来说,一次造假,杀伤力是永恒的。

而政府机关的监管也是打击假药的重点。

以澳洲为例,澳洲对于假药有相当严密的检查系统,从监管所有本地药企的医疗用品管理局(TGA)海关执法队ACCC消费者权益机构等等,都是市场秩序的“看门狗”,维护澳洲医药市场不受假货侵扰。

在澳洲,即便不是假药,也有可能遭到重罚:

最好的例子,就是澳洲人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止痛药Nurofen,只因夸大其效用,并且因四种自称“针对不同疼痛”的药物实则成分相同等原因,遭到被澳洲消费者组织ACCC的调查举报,

最终法院判决:该公司因误导消费者,重罚$600万澳元!

(图片来源:SMH)

在美国,对于假药的打击更是毫不留情:为了确保药物的安全性,美国法律规定其每包药品都能通过其包装追溯到其原产地。

英国则更加严格。以著名的辉瑞制药公司为例,只因涉嫌高价出售癫痫药物,辉瑞公司在2016年收到英国市场竞争监管局(CMA)的巨额罚单,处罚金额整整高达8420万英镑(约人民币7.33亿元)!

在对假药、假疫苗的监管上,我们可能甚至还不如我们的邻国。

今年年初,菲律宾爆发登革热,有几名孩童涉嫌因注射问题疫苗死亡。主管此事的卫生部长弗朗西斯科·杜凯说,菲律宾政府寻求把尚未使用、价值15亿比索(约合3000万美元)的登革热疫苗退还给法国制药厂商,希望获得赔偿。

同时,菲律宾还宣布,处罚暂停问题药物Dengvaxia的接种许可一年,处罚问题药企赛诺菲巴斯德10万比索(2000美元),理由是这一厂商没有遵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相关规定。

撇开国际政治的偏见,菲律宾在这一事件上的反应速度、以及处理方式,都值得令我们叫好。

从外国法律对药企的处罚力度,我们可以看到,杀一未必能儆百,但是严格的法律、以及滴水不漏的监管制度,是最能建立药企公信力的方法。

最后,正如《人民日报》评论所说,疫苗事件之下,不能任由恐慌、愤怒情绪蔓延,相关部门须及时回应关切,给公众一个满意的交待,给违法者应有的惩罚。做药物,不仅是需要企业的良心,公众的信心,还需要有相关部门的监督。否则,三角一旦失去了其中一个或两个重要的支撑点,剩余的支撑点也将无法维持下去,最终只能落下一地狼藉的下场。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想要人们相信,首先需要更重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