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我不是药神》让整个医药行业陷入舆论风波时,一则狂犬疫苗造假的消息又惊动了民众和有关部门。

7月18日,国家卫健委回应狂犬病疫苗质量安全事件: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局长毛群安,在接受健康报、医疗自媒体联盟联合采访表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长春长生生物(13.050,-1.45-10.00%)科技有限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通告》后,疾控局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保持密切沟通。据了解,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组织对企业的调查工作。

同时,他表示,“没有完成全程接种程序的,可以选用其他厂家的狂犬病疫苗按原接种程序继续接种”。

截至目前,“疫苗门事件”已经发酵四天。事件起源于7月15日下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公告显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对长春长生开展飞行检查,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根据检查结果,国家药监局迅速责成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长春长生相关《药品GMP证书》。

17日,长春长生生物在官网发布申明道歉,“此次飞行检查所有涉事疫苗尚未出厂销售,全部产品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在此期间,已上市狂犬疫苗符合标准,请放心”。连续几天,该公司开盘跌停,从7月16日至今,4日市值蒸发逾60亿元,卖单均超80万手。从一季度的持仓情况看,共有11只基金踩雷。

掉入“疫苗门”漩涡的第二大疫苗企业长春长生,其背后身家51亿的女老板自此进入公众视野。

  生产工人报酬疑一天仅两块五

对于长生生物64岁的女老板高俊芳来说,过去几天日子可能不太好过。

7月15日,国家药监局“重拳出击”的拳头落在长生生物头上。其通报长生生物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

很快,长生生物被公众“狂犬病疫苗生产信息造假”、“赚着人民的钱,却把百姓生命当儿戏”等舆论包围。当天,高俊芳向推广团队签署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使用我公司的狂犬疫苗;立即就地封存我公司狂犬疫苗”。

16日下午,有媒体获悉,长生生物在总部所在地长春召开紧急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位推广商参会。公司董事长高俊芳强调,此次涉事和召回的产品均无质量问题。当日,来自推广商的消息称,公司已口头通知各推广商,对外一律保持克制,等待监管部门最终的认定结果。

紧接着,7月17日,长春长生生物在官网发布申明道歉,称此次飞行检查所有涉事疫苗尚未出厂销售,全部产品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同一天,深交所向其发布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自查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具体产量、销量和销售金额、此次GMP证书被收回的具体原因及事实、相关产品流向市场的风险等情况。

在这几天里,伴随长生生物的还有股价跌停的阵痛。16日、17日,长生生物均股价均躺在跌停板上。其中,16日每股报价22.1元;17日每股报19.89元,下跌2.21元。18日,长生生物股价跳水10.01%,每股报价17.9元。3日市值蒸发逾60亿元人民币。

长生生物目前在售产品包括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冻干甲型肝炎减毒活疫苗、流行性感冒裂解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和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

对于此次涉事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长生生物董秘赵春志曾在媒体中说道,“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销售收入约占长春长生总收入的一半左右”,同时,他又回应道,“此次事件不涉及公司其他疫苗产品,现在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具体原因还不知道,等待相关部门调查结果。”

实际上,狂犬病一旦发病不可小视。根据科学网的调查数据,2007年,发病3300人,死亡3300人;2016年,发病644人,死亡592人。换句话说,“狂犬病可防不可治。狂犬病一旦发病,死亡率为100%。”由此,狂犬疫苗有效、安全的重要性不用多言。

成都商报曾报道过“西安女子被狗咬28天死亡,丈夫痛问为何打狂犬疫苗没有”的事件。当时医生的回复是:狂犬病病发最快5到10天,最慢可能潜伏一两个月,也就是说有可能还没完成全程免疫,就会发病。

身处人命关天的行业,高俊芳对研发的投入相比同行颇为吝啬,甚至不尽如人意。2016年和2017年,长生生物研发投入分别为0.43亿元和1.22亿元,分别占比公司当年营收的4.26%和7.87%。

在该领域争得大蛋糕的沃森股份和康泰生物(57.960-6.44-10.00%)却颇为大方。2016年和2017年,沃森股份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53%和50%;而康泰生物的研发投入分别占比当年营收的11%和10%。长生生物甚至比不过昔日“有血缘关系”的长春高新(214.200-23.80-10.00%),其在2016年和2017年的研发投入占比也在9.14%和8.5%。

较为讽刺的是,研发少的长生生物赚得多、毛利高。2017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了15.5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66亿元;其中疫苗销售的营业收入为15.39亿元,对应的营业成本仅为2.09亿元,毛利率达86.44%。2018年一季度,长生生物净利润同比大增72.22%。

Choice数据显示,截止到7月15日沪深两市中的37家生物医药公司2017年的平均销售毛利率为66%,其中有17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超过了70%。而长生生物的销售毛利率,位列在上述37家公司中的第7位。

据中国证券报了解,“依照GMP规定,药品生产过程中投料、人员、原辅料等等每一个环节都需要记录在案,国家药监局所称的生产记录造假就是指的疫苗生产环节违反了GMP规定。而只是收回GMP证书而不是吊销,意味着长生目前只是生产记录造假,是否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没下最终结论”。

同时,有消息称,此次事发是因为长生生物内部生产车间的老员工实名举报所致。

7月17日,《财经天下》周刊发现,有生产部门的员工或对长生生物不满。一位自称长生生物的员工爆料:“辛苦付出3个月,帮流感三室完成2017年全年生产任务,不为别的只想多赚些奖金,250元就是你回报我们的血汗钱,一天2.5元。”《财经天下》周刊曾对该名员工身份进行确认,截至发稿,对方未回复。

  贱卖贱买昔日国企

64岁高俊芳是土生土长的长春人,她的履历和头衔颇为光鲜,硕士学历,还有高级经济师和高级会计师和称职。其实,在若干年之前,她就为自己贴上了资本的标签。

公开资料上,她最早的工作便和财务相关,曾在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财务处处长。

1992年,长春长生成立,高俊芳辞去处长职位,出任该公司副总经理,次年出任董事长,并兼任总经理。1996年,长春长生母公司长春高新上市,高俊芳又晋级为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春高新国有色彩浓厚,其创立之初是一家由职工参与发起设立的国有企业。

在高俊芳主政长春高新日常工作期间,长生生物科研曾取得突破:2002年12月长生生物宣布,由其与美国Uital公司及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合作研究开发的亚洲型艾滋病疫苗取得了重大成果,成为中国首家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申请正式投入临床试验的企业。

在这里,高俊芳显示了其资本运作的能力。

2003年,原本医药业、房地产行业并举的长春高新计划“适时退出某些领域,收回资金,重新大力发展房地产业”。于是,长春高新准备将“长春长生生物”剥离出去,作价卖出。

“我报了3元的价格(5202万)”。未能购得股权,福尔生物的董事长贾宝山“失望且不解”,与他有同样感受的还有云大科技。“我们报到了2.8元(4855.2万)”,据云大科技董秘、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邓志明介绍,云大科技是最早介入长生生物股权转让的,早在2003年6月份就已开始和长春高新正式接触。

然而,最终的购买者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她竟然就是长春高新自己的董事长高俊芳。2003年12月,长春高新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长生生物股权受让方之一是现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高俊芳将受让长生生物1734万股股权,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

事实上,根据长春高新2001年和2002年年报显示,高俊芳年薪先后为5.98万元、8.4万元(含税)。那么,如此大的股权收购款从何而来?外界对此纷纷质疑。

“收购资金是找亲戚朋友借的”,高俊芳说,“我在一些借款协议中还写明‘到期如果还不上的话,就自动转让股权’,这样他们就有保障。”

对于此次收购,诸多人表示看不懂,“虽正常,但觉得国有资产被贱卖了”、“将‘现金奶牛’放生无异于‘自毁长城’”。因为根据2003年年报显示,长生生物这一年年共实现净利润1888.3万元,是目前长春高新控股的企业之中业绩最好的一家。为何长生生物股权“高价不卖,低价卖?”

当时长春高新董秘办的解释是:“长春高新当初入主长生生物主要是为了投资,现在长生生物利润已经有所下滑,在其巅峰期卖出是最佳时机,收益也会最大。”

据了解,中国证券报曾认为高俊芳自买长生生物或存违规。根据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规范国有企业改制工作的意见》,其中对管理层收购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经营管理者不得参与转让国有产权的决策,严禁自卖自买国有产权。经营管理者筹集收购国有产权的资金,要执行《贷款通则》的有关规定,不得向包括本企业在内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借款,不得以这些企业的国有产权或实物资产作标的物为融资提供保证、抵押、质押、贴现等”。

收购长生生物后,高俊芳与长春高新“分道扬镳”,进入长春长生生物做董事长。

  长生生物由4千万买进价变55亿

历经十几年的成长,长生成为国内流感疫苗前三甲之一。在此期间,擅长资本运作的高级经济师高女士玩起了理财。

年报显示,2017年,长春长生利用募资资金和自有资金投入累计111.58亿元,合计实现理财收益7851.72万元,相当于当年扣非净利润的12%。另外,还有未单独披露的公司及子公司在额度范围内使用闲置自有资金购买理财产品3.57亿元,累计获得收益34.45万元。同时,在当年底,公司还有20.53亿元的理财余额。7月5日,公司还公告一项合计37亿元理财计划。

2016年,长生生物也有一定理财行动。其累计利用闲置募资资金及自有闲置资金累计52.89亿元,累计实现收益2707.16万元。

64岁的高俊芳现在一人身兼多职: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仍在财务上亲力亲为。

而有专家认为,“正常情况下董事长与总经理应该分离,这样可以保证董事会的独立监督性,对总经理来说是有内部约束力的,但当总经理与董事长同为一人时,那么董事会所发挥的监督作用就会非常有限,唯有寄希望于外部监督。”

而其家人也在公司有一定职位,系家族企业。目前,高俊芳的儿子张洺豪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丈夫张友奎任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

儿子张洺豪除在公司就职外,还是一名投资人,加上长生生物共有4家公司:其现任职长春市鼎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春市鼎升经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长春市众源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目前,高俊芳(18.1%)、张友奎、张洺豪(17.88%)家族合计持股超过35.98%。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高俊芳的身家达到51亿,排在大陆的第820位。

2015年,高俊芳的长生生物迎来历史时刻。借壳黄海机械A股上市,而其15年前8000万元买进的资产作价55亿元。

而长春长生借壳黄海机械上市时,交易对手曾做业绩承诺:2015年~2017年期间的利润数不低于3亿元、4亿元、5亿元。

7月18日早间,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8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此前预计净利润变动区间为3.4亿元~4.2亿元,现下调为2.1亿元~3.2亿元,比上年同期变动-20%~20%。长生生物方面表示,由于公司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全部实施召回,该项召回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亿元左右,净利润约1.4亿元。

不知受“疫苗门”影响的长春长生,高俊芳的业绩对赌会否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