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7月22日報道,先是被查出狂犬病疫苗生產記錄造假,隨後又因“吸附無細胞百白破聯合疫苗”(簡稱“百白破”)檢驗不符合規定被罰沒344萬元……長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刺痛了大家敏感的神經。

家長們紛紛翻看自家孩子的疫苗本,不少人發現,自己孩子接種的疫苗,正是出自長春長生(即長生生物的子公司),而且不止一個種類。

查看長生生物的財務報告不難發現,疫苗的確是個非常賺錢的生意,在疫苗相關上市企業中,長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比貴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還高。

20億資金理財,研發投入僅1.2億

記者查詢同花順數據發現,A股52家以疫苗為主營產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銷售毛利率平均數高於50%,這一水平已經超過A股大部分行業。

▲長生生物歷年毛利率和凈利率(圖片來源:川財證券研報)

民生證券研報分析稱,“高壁壘、高投入、高周期、高毛利”是疫苗行業的普遍特徵。

高壁壘

疫苗行業屬於高度行政監管行業,從研發、生產、流通、銷售和售後安全等各個環節都受政府主管部門嚴格監管和控制。相對於傳統中藥和化藥行業,疫苗(生物製品)行業整體技術水平相對較先進,法律法規相對更嚴格,生產條件也更為嚴苛。

高周期

疫苗行業與其他製藥企業同樣受制於漫長的研發周期。國內新葯研發周期在8-10年,從研發基本結束到上市一般需要5年以上的時間。

高投入,高毛利

雖然疫苗行業的固定支出大,廠房車間、培養與純化設備折舊成本與銷售成本不容忽視。但是,生產所需外部能源僅包括水電和蒸汽,而細胞培養價格低廉,主要原材料成本在包材和個別特殊原材料(如小牛血清)。

雖然整個疫苗行業都是高毛利率,但長生生物的表現尤為突出——其以91.59%的毛利率佔據行業首位,比貴州茅台91.31%的銷售毛利率還高。

相比毛利率,長生生物的研發投入要遜色得多。2017年,長生生物2017年的研發費用僅1.22億元,占收入的比例為7.87%;而長春高新為8.5%,康泰生物為10.27%,沃森生物更是高達49.87%

和國外疫苗巨頭相比,長生生物的研發投入也顯得頗為“克制”。葛蘭素史克(GSK)、默沙東、輝瑞(Pfizer)、賽諾菲被稱為全球四大疫苗巨頭。記者梳理這幾家公司財報發現,其研發費用占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默沙東:18.20%;

葛蘭素史克:14.80%;

輝瑞:14.47%;

賽諾菲:15.6%;

與1.2億的研發投入相比,截至2017年,長生生物賬面上卻有20億元的理財產品。賬面上未分配利潤高達18.45億元。

2017年營業收入15.53億元,研發投入僅1.22億元,那麼,長生生物把錢都花哪了呢?其中的大頭是銷售費用——5.82億元,是研發投入的近5倍。

銷售費用是什麼呢?它包括推廣服務費、會議費、市場服務費、宣傳費、銷售職工的薪酬等等。

銷售人人員25人,平均每人的銷售費用2328萬元。

研發人員153人,平均每人的研發費用79.73萬元。

疫苗案兩起判例

在長生生物疫苗生產記錄造假事件當中,大家關注的另外一個焦點在於,344萬元的罰款太輕。

據第一財經報道,根據裁判文書網檢索到數起與疫苗有關的案件。有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