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央视曝光了这样一则让人惊叹的数据:江浙沪竟有六成儿童体内检出兽用抗生素!从1929年,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到1942年,青霉素大规模使用。抗生素的出现帮人类解决了很多问题,

肺结核、炭疽等疾病统统都被消灭了,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

人类研发青霉素用了20年,然而在不到20年内,它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对治疗淋病等传染病就没有了效果。

类似的情况越来越普遍,也引起了人们的重视。

1.江浙沪六成儿童体内检出兽用抗生素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课题组历经一年,通过对上海,江苏和浙江的1000多名8到11岁的学校儿童人群的尿液进行检测。

经过抗生素的生物监测证实,样本儿童体内确实存在低剂量的抗生素成分

化验结果表明,这1000多个儿童中,至少有58%的儿童尿液中检测出一种抗生素,四分之一的儿童中,检测出2种以上的抗生素。

有的尿液样本中甚至检出6中抗生素!

尿中抗生素总浓度之和在每毫升0.1-20纳克之间的尿样占47.8%,部分尿样抗生素浓度超过每毫升1000纳克

该结果表明我国儿童普遍暴露于低剂量抗生素。

研究人员表示,儿童,特别是婴儿,由于其生命结构和功能发育不完善,如果这类成分长期存于体内,会对儿童的生长发育造成严重的影响。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卫生化学周颖副教授抗生素使用可能与炎症性肠道疾病、儿童哮喘、肥胖和肿瘤形成等有关

据报道,这次检验还发现,恩诺沙星,泰乐菌素等仅限于畜禽所使用的抗生素在儿童体内均有检出。

要知道恩诺沙星,泰乐菌素支原体有特效的抗生素,但都是仅限于畜禽和水产专用的,怎么会到孩子体内呢?

此外,研究人员发现,早已多年不推荐儿童所使用的抗生素成分,但在环境和食品中经常发现的抗生素含量。

由此可见中国抗生素滥用不仅存在于临床治疗环境与食品也是儿童抗生素的重要暴露源。

那么抗生素是如何从食品和环境到人类身体内的呢?

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肖教授表示,抗生素遗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农业养殖业。

在大量的圈养的畜禽养殖中,很多畜禽会生病,于是会大量的使用抗生素

排泄出去就会进入天然水体和地下水

 

而另一方面是人为原因:

比如药品企业生产过程中的残留残渣,还有人们丢弃过期的药物,都会导致环境中抗生素成分残留。

通过食物链,层层递进,抗生素就这样光天化日侵入我们的体内。

所以,中国儿童抗生素的广泛暴露状态可能加重细菌耐药,从而威胁重要的临床治疗,也可能对儿童的生长发育与人群健康造成潜在的危害。

2.抗生素在中国滥用

抗生素是用于治疗各种细菌感染或抑制致病微生物感染的药物。

在中国,抗生素的滥用尤其严重。

据统计,中国人平均每人每年要挂8瓶盐水,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水平,我国俨然已成“吊瓶大国”

世卫组织曾多次警告,如果中国不控制抗生素滥用,将害了全世界。

有关资料显示,中国是抗生素使用大国,也是抗生素生产大国:年产抗生素原料大约21万吨,出口3万吨,其余自用(包括医疗与农业使用),人均年消费量138克左右。

2006-2007年度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结果显示,全国医院抗菌药物年使用率高达74%

而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抗生素,在美英等发达国家,医院的抗生素使用率仅为22%~25%

使用率超欧美三倍!

1995-2007年疾病分类调查,中国感染性疾病占全部疾病总发病数的49%

其中细菌感染性占全部疾病的18%-21%,也就是说80%以上属于滥用抗生素,每年有8万人因此死亡。

(图片来源:BBC 中文网)

这些数字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而滥用抗生素的后果,非常严重,若频繁使用,使细菌产生抗体,发现抗生素的速度又比不上细菌进化的速度。

而细菌是不分国界的,当人类面临传染病的时候,可能出现无药可用的危险状况。

如果今天不控制,明天将无药可用。

而抗生素的滥用,不仅是在中国独有的问题,全世界都应该引起注意。

3.抗生素在澳洲

澳大利亚是全世界对抗生素严格控制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AMA)已经引入了一系列措施来限制抗生素的使用。

含有抗生素的药品是需要医生处方才能购买,一般的感冒生病医生只会建议回家多喝水,盐水漱口,吃Panadol

因为澳洲医学界专家发出严重警告说,世界正面临后抗生素时代

随着越来越多的病菌出现越来越强的耐药性,普通的感染将再次成为致命疾病

这意味着人类社会将再次回到抗生素出现前的时代。

去年10月,澳洲首次发现了一种有极大抗药性的沙门氏超级病菌人类和家畜都有可能被感染。

而这种变异的沙门氏菌对澳洲医院里所使用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有抗药性。

(图片来源:ABC news)

专家们表示这种超级病菌的罕见抗药性会给公众健康带来极大威胁,因为90%的抗微细菌类药物对它都没有效果。

引起了澳洲医学界“深感忧虑”。

今年1月一位美国女性病人的死亡病例。当时,任何抗生素都无法治疗这名病人的感染。

澳洲传染病协会(ASID)主席琼斯(Cheryl Jones)教授说,

这名女病人的死亡“也许预示着后抗生素时代的到来,具有超强耐药性的细菌已经遍布全世界,这意味着常见病原体将面临无药可医的境地”。

她认为,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全世界的卫生系统都将受到影响。

“简单的儿童感染将再次成为致命疾病,大手术将再次伴随着很高的死亡率,癌症化疗和器官移植将不再可行。”

4.抗生素使用的7个误区

误区1:抗生素=消炎药

抗生素仅适用于由细菌引起的炎症,而对由病毒引起的炎症无效。

对病毒引发的炎症用抗生素,可能压抑有益菌群,造成抵抗力下降

误区2:抗生素可预防感染

抗生素是杀灭微生物的,没有预防感染的作用,相反,长期使用抗生素会引起细菌耐药

误区3:广谱抗生素优于窄谱抗生素

抗生素使用的原则是能用窄谱的不用广谱;能用低级的不用高级的;用一种能解决问题的就不用两种轻度或中度感染一般不联合使用抗生素。

一旦明确致病微生物,最好使用窄谱抗生素

误区4:新的比老的好,贵的比便宜的好

有的老药药效比较稳定价格便宜,不良反应较明确。

误区5:用的种类越多越能有效控制感染

现在一般不提倡联合使用抗生素。

合并用药的种类越多,由此引起的毒副作用、不良反应发生率就越高。

误区6:感冒就用抗生素

病毒或者细菌都可以引起感冒。

抗生素只对细菌性感有用。

误区7:一旦有效就停药

用药时间不足的话,有可能根本见不到效果。一有效就停药,可能因残余细菌作怪而反弹。

最后,抗生素的发现无疑对人类的身体健康有巨大的保障和好处,但是由于抗菌药物的研发难度大,收益低,近年抗菌药物的发展相当慢,而耐药菌又不断出现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如果还关心家人的未来,还关心子孙后代和整个地球,就不能坐视不管。

每个人、每个地方,都能够也应当从具体事情入手做出自己的贡献,比如,不强迫医生开抗生素,需要抗生素时谨慎使用等等。

虽然道阻且长,但是现在开始,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