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央視曝光了這樣一則讓人驚嘆的數據:江浙滬竟有六成兒童體內檢出獸用抗生素!從1929年,弗萊明發現了青霉素,到1942年,青霉素大規模使用。抗生素的出現幫人類解決了很多問題,

肺結核、炭疽等疾病統統都被消滅了,但是問題也隨之而來。

人類研發青霉素用了20年,然而在不到20年內,它在世界大部分地區對治療淋病等傳染病就沒有了效果。

類似的情況越來越普遍,也引起了人們的重視。

1.江浙滬六成兒童體內檢出獸用抗生素

上海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課題組歷經一年,通過對上海,江蘇和浙江的1000多名8到11歲的學校兒童人群的尿液進行檢測。

經過抗生素的生物監測證實,樣本兒童體內確實存在低劑量的抗生素成分

化驗結果表明,這1000多個兒童中,至少有58%的兒童尿液中檢測出一種抗生素,四分之一的兒童中,檢測出2種以上的抗生素。

有的尿液樣本中甚至檢出6中抗生素!

尿中抗生素總濃度之和在每毫升0.1-20納克之間的尿樣占47.8%,部分尿樣抗生素濃度超過每毫升1000納克

該結果表明我國兒童普遍暴露於低劑量抗生素。

研究人員表示,兒童,特別是嬰兒,由於其生命結構和功能發育不完善,如果這類成分長期存於體內,會對兒童的生長發育造成嚴重的影響。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安全教育部重點實驗室衛生化學周穎副教授抗生素使用可能與炎症性腸道疾病、兒童哮喘、肥胖和腫瘤形成等有關

據報道,這次檢驗還發現,恩諾沙星,泰樂菌素等僅限於畜禽所使用的抗生素在兒童體內均有檢出。

要知道恩諾沙星,泰樂菌素支原體有特效的抗生素,但都是僅限於畜禽和水產專用的,怎麼會到孩子體內呢?

此外,研究人員發現,早已多年不推薦兒童所使用的抗生素成分,但在環境和食品中經常發現的抗生素含量。

由此可見中國抗生素濫用不僅存在於臨床治療環境與食品也是兒童抗生素的重要暴露源。

那麼抗生素是如何從食品和環境到人類身體內的呢?

衛生部合理用藥專家委員會委員肖教授表示,抗生素遺留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是農業養殖業。

在大量的圈養的畜禽養殖中,很多畜禽會生病,於是會大量的使用抗生素

排泄出去就會進入天然水體和地下水

 

而另一方面是人為原因:

比如藥品企業生產過程中的殘留殘渣,還有人們丟棄過期的藥物,都會導致環境中抗生素成分殘留。

通過食物鏈,層層遞進,抗生素就這樣光天化日侵入我們的體內。

所以,中國兒童抗生素的廣泛暴露狀態可能加重細菌耐葯,從而威脅重要的臨床治療,也可能對兒童的生長發育與人群健康造成潛在的危害。

2.抗生素在中國濫用

抗生素是用於治療各種細菌感染或抑制致病微生物感染的藥物。

在中國,抗生素的濫用尤其嚴重。

據統計,中國人平均每人每年要掛8瓶鹽水,遠遠高於國際上2.5~3.3瓶的水平,我國儼然已成“吊瓶大國”

世衛組織曾多次警告,如果中國不控制抗生素濫用,將害了全世界。

有關資料顯示,中國是抗生素使用大國,也是抗生素生產大國:年產抗生素原料大約21萬噸,出口3萬噸,其餘自用(包括醫療與農業使用),人均年消費量138克左右。

2006-2007年度衛生部全國細菌耐葯監測結果顯示,全國醫院抗菌藥物年使用率高達74%

而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如此大規模地使用抗生素,在美英等發達國家,醫院的抗生素使用率僅為22%~25%

使用率超歐美三倍!

1995-2007年疾病分類調查,中國感染性疾病佔全部疾病總發病數的49%

其中細菌感染性佔全部疾病的18%-21%,也就是說80%以上屬於濫用抗生素,每年有8萬人因此死亡。

(圖片來源:BBC 中文網)

這些數字使中國成為世界上濫用抗生素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而濫用抗生素的後果,非常嚴重,若頻繁使用,使細菌產生抗體,發現抗生素的速度又比不上細菌進化的速度。

而細菌是不分國界的,當人類面臨傳染病的時候,可能出現無葯可用的危險狀況。

如果今天不控制,明天將無葯可用。

而抗生素的濫用,不僅是在中國獨有的問題,全世界都應該引起注意。

3.抗生素在澳洲

澳大利亞是全世界對抗生素嚴格控制的國家之一。

澳大利亞醫學協會(AMA)已經引入了一系列措施來限制抗生素的使用。

含有抗生素的藥品是需要醫生處方才能購買,一般的感冒生病醫生只會建議回家多喝水,鹽水漱口,吃Panadol

因為澳洲醫學界專家發出嚴重警告說,世界正面臨後抗生素時代

隨着越來越多的病菌出現越來越強的耐藥性,普通的感染將再次成為致命疾病

這意味着人類社會將再次回到抗生素出現前的時代。

去年10月,澳洲首次發現了一種有極大抗藥性的沙門氏超級病菌人類和家畜都有可能被感染。

而這種變異的沙門氏菌對澳洲醫院裡所使用的碳青黴烯類抗生素有抗藥性。

(圖片來源:ABC news)

專家們表示這種超級病菌的罕見抗藥性會給公眾健康帶來極大威脅,因為90%的抗微細菌類藥物對它都沒有效果。

引起了澳洲醫學界“深感憂慮”。

今年1月一位美國女性病人的死亡病例。當時,任何抗生素都無法治療這名病人的感染。

澳洲傳染病協會(ASID)主席瓊斯(Cheryl Jones)教授說,

這名女病人的死亡“也許預示着後抗生素時代的到來,具有超強耐藥性的細菌已經遍布全世界,這意味着常見病原體將面臨無葯可醫的境地”。

她認為,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全世界的衛生系統都將受到影響。

“簡單的兒童感染將再次成為致命疾病,大手術將再次伴隨着很高的死亡率,癌症化療和器官移植將不再可行。”

4.抗生素使用的7個誤區

誤區1:抗生素=消炎藥

抗生素僅適用於由細菌引起的炎症,而對由病毒引起的炎症無效。

對病毒引發的炎症用抗生素,可能壓抑有益菌群,造成抵抗力下降

誤區2:抗生素可預防感染

抗生素是殺滅微生物的,沒有預防感染的作用,相反,長期使用抗生素會引起細菌耐葯

誤區3:廣譜抗生素優於窄譜抗生素

抗生素使用的原則是能用窄譜的不用廣譜;能用低級的不用高級的;用一種能解決問題的就不用兩種輕度或中度感染一般不聯合使用抗生素。

一旦明確致病微生物,最好使用窄譜抗生素

誤區4:新的比老的好,貴的比便宜的好

有的老葯藥效比較穩定價格便宜,不良反應較明確。

誤區5:用的種類越多越能有效控制感染

現在一般不提倡聯合使用抗生素。

合併用藥的種類越多,由此引起的毒副作用、不良反應發生率就越高。

誤區6:感冒就用抗生素

病毒或者細菌都可以引起感冒。

抗生素只對細菌性感有用。

誤區7:一旦有效就停葯

用藥時間不足的話,有可能根本見不到效果。一有效就停葯,可能因殘餘細菌作怪而反彈。

最後,抗生素的發現無疑對人類的身體健康有巨大的保障和好處,但是由於抗菌藥物的研發難度大,收益低,近年抗菌藥物的發展相當慢,而耐葯菌又不斷出現給人類敲響了警鐘。如果還關心家人的未來,還關心子孫後代和整個地球,就不能坐視不管。

每個人、每個地方,都能夠也應當從具體事情入手做出自己的貢獻,比如,不強迫醫生開抗生素,需要抗生素時謹慎使用等等。

雖然道阻且長,但是現在開始,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