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国可能要过3到5年的苦日子

作者: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刘煜辉

本文为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在新浪财经的“重塑内生动力—2018上市公司论坛暨金牌董秘盛典”上的主题演讲《从“贸易战”到“去杠杆”》。

中国经济确实在经历一段困难时期

按我的理解,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个时代的跨越,由此带来的镇痛,资本市场非常灵敏地表现出来了。今天的股票到现在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跌的乱七八糟,但我想咱们的美好生活依然要继续。我们的未来依然要展望。之所以讲中国经济要经历一个时代的跨越,应该说从金融市场的表现来看,大家都知道,宏观经济比较焦虑。

所谓焦虑,大家如果具体看的话,就能感觉到,一个是通货膨胀的压力上升很快,货币没有锚,人民对人民币的购买力的信心越来越糟糕。另一方便我们去杠杆财政紧缩,中国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未来都会出现持续、大的经济下滑的压力。

中国经济的问题大家都清楚,它的核心问题是货币没有锚,大家知道货币膨胀的速度过去十年是非常快的。中国的广义货币是美国加上欧元区两个经济体所有的货币加在一起,我们跟他们一样大了,而且关键是,我们上升到这么一个高度的时间非常地短。

我印象中是2009年11月份的时候,那时候中国M2在那个时间点第一次超过了美国,当时中国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40%,那个时点我记得好多经济学家,好多研究者开始焦虑这个状态,大家都在批评这个状态,我们货币要控制。

但这个过程很快就过去了,人心都是很容易麻木的,一转眼到了2014年4、5月份的时候,那一年中国的广义货币是超过了美国加上日本整体的规模,当时出来表达这种有的人已经变得门可罗雀了,可能大家的心已经麻木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货币的扩张的时间,从2008年4万亿开始,我们持续经历了4次比较集中的加杠杆的过程。

这个过程到当下2007年的状态,居然和美国+欧洲在一起一样大,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可能在一年半以后我们会看到中国的广义货币比所有西方经济体加在一起还要多,所以你看看货币的膨胀,为什么货币没锚,我觉得描述的场景其实很清楚。

背后的根源是什么?

这背后是一个体制问题,是机制问题。因为我们的权力没有约束,权力是膨胀的,我们的财政是软预算没有约束的。所以我们膨胀的权力和财政,不断地窒息了经济中越来越多活性的因素。

所以我觉得对中国经济来说,今天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了一个G2一样的全球的超级经济体,对超级经济体来讲,我们只要把自己的步伐慢下来,解决好分配的问题,我们只要真正走出来,真正收敛过去的通货膨胀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去修正它,我觉得中国股票的未来可以展望的5年甚至10年长期的牛市,我不认为是一个难事。

股票为何不涨?

过去我们经济跑这么快,GDP长这么快,可是我们的股票长期都是跌的,没有任何的进展其实就是分配的问题,过去十年我们是通货膨胀的经济,谁都知道通货膨胀是经济体中最大最大的税收。股票成长正常的经济的因素都被通货膨胀、被政府高额的税收,被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都吃掉了,股票怎么还能涨呢?

股市一定是割韭菜,所以未来我们要走出这个焦虑时代,解决的就是一个分配的问题,怎么样从一个通货膨胀型的经济模式,真正走出来的一个过程。

当然,今年对中国人来讲,这个说法有点迷信,说中国人逢8就会遇到一些大事,当然这个事有可能是好事有可能是坏事。

1978年改革开放开启了一个发展的时代。1988年是通货膨胀,1998年东亚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蔓延成全球的金融危机。

今年是2018年,我们遇到了美国人开始使坏,过去我们友好的机遇期,窗口一下子关闭了。

关键是我们急需有这样一个战略的机遇期,要打好三大攻坚战之首,金融风险要去杠杆,我们要软着陆,这个时期我们特别需要有一个外在友好的支持的因素,对我们进行对冲,但这时候美国翻脸了,相当于我们希望慢撒气,美国给我们放了一根针,压缩我们的空间,有可能处理不得当,一不小心这个泡沫刚性破裂变成一地鸡毛。增加了我们整个宏观层的宏观决策的难度,带来高度的不确定性。

我们的政策是两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当然我们每个经济体来讲,如果整个系统内生的压力有一个对外释放的过程当然好,我们看到人民币最近一段时间对美金有一些主动的调整,但我觉得这个空间也不大。未来人民币对美金到7以上概率是很小的,倒不是美国给我们很大的压力,主要是中国过去二三十年全球化的高潮中所形成的全球化的产业链和供应链结构的位置所决定的。

中国这么庞大的贸易的经济体,4万多亿美金一头对应的是大量的进口,一头对应的是大量的出口,可以说今天人民币的汇价如果出现波动的话,对全球经济的增长和稳定以及持续性所造成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美元。这是由过去全球化的产业结构所决定的。中国今天维持人民币汇价相对合理的区间的稳定,我们实际上某种程度在承担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应尽的稳定全球经济的义务。这个方向要释放很多不太可能。

剩下的选项就非常明确了,也就是说中国要完成调整。

其实对政策来讲,确定的选项主要是通过内部经济的结构的调整,特别是过去通货膨胀式的经济增长的模式的


声明: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 Chinese Newspaper Group and contributors 2018
Except as permitted by the copyright law applicable to you, you may not reproduce or communicate any of the content on this website, including files downloadable from this website, without the permission of the copyright owner.


更多新闻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