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1日,《东方早报》刊登《甘肃14名婴儿同患肾病 疑因喝“三鹿”奶粉所致》的新闻,首次点名三鹿奶粉,将其与肾病患儿联系起来,揭开了媒体曝光三聚氰胺事件的序幕。2008年上半年,甘肃、湖北、江苏等多地出现婴儿患有肾结石的病例,医生们发现,这些患病婴儿的共同点在于没有母乳之后,都在食用“三鹿”奶粉。

十年前,三鹿奶粉事件震惊世界。已经明知奶粉里添加可以致人结石乃至死亡的三聚氰胺,企业仍有产品在市场上销售。于是,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被发现含有三聚氰胺导致全国大量婴幼儿患肾结石。食用三鹿的婴幼儿轻者患结石,重者死亡。

​事件爆出后,三鹿奶粉沦为“毒奶粉”的代名词。屋漏偏逢连夜雨,国产奶粉在中国家长心目中已经不再可靠和值得信赖。进口奶粉趁势崛起,大量抢占中国市场。十年之殇,三鹿给中国奶粉造成的巨大阴影并未散去。

2016年年底,三鹿前董事长田文华获第三次减刑,减刑期限为一年半,而此前媒体并未有过相关报道。2008年,媒体首次点名三鹿奶粉,将其与肾病患儿联系起来,揭开了曝光三聚氰胺事件的序幕。2009年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

​只愿中国乳企以此为戒,警钟长鸣。孩子是每个家庭的希望,也是国家的未来。愿商人们在赚钱的同时,坚守一下道德底线,毕竟人命大于天。

诸多三鹿事件核心官员批量复出

有媒体曾盘点:2008年三鹿奶粉事件之后,先后有30多名官员被问责,除引咎辞职的原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外,还有8名部委官员、7名省级官员、9名市级官员受到处分。不过,与狱中高管减刑相对应的,是这些官员基本悉数复出。这种顺畅的复出程度,令民众讶异,也让当年的雷霆问责减少了一些美好的成色。可能有人会问,改邪归正的官员,怎样复出才是合理的呢?这个问题应该从两方面考量:一则,当初的免职,如果真是问责,就应该与降级并行。既然要问责,既然职务没了,行政级别就不该继续保留,这是堵住其神速复出的关键。二则,继续建立健全问题官员复出机制。但凡有复出,尤其是震惊国内的公共事件,就必须有公示。所有复出官员均须“标配”情况说明,对复出资格、考核过程、审议机构等作出明确解释,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取法于度、取信于民。

有必要插播一则花絮:2015年6月15日,在山东聊城召开的全国现代畜牧业建设工作会议上,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坦言,2008年的婴幼儿奶粉事件是我们永远的心痛,“现在消费者纷纷直购、代购、网购进口奶粉,这是中国奶业人的耻辱,我们买进口的奶粉人家还限购。”国产奶粉今日的“耻感”,与其说是道德层面的自责,不如说是市场给予的痛击。消费者认准的逻辑,不过是大道至简的道理:我们爱国产奶粉,但,更爱自家的孩子。说这个闲篇的意思,是我们不该忘记痛定思痛四个字的真意:问责不痛,或者假痛,国产奶业怎么“通”呢?

怕就怕,制度“理都懂”,现实“然并卵”。三鹿官员的“复出牌”,基本快要打完了。不过,这牌局实在太顺了点,顺得令人揪心,顺得让人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