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开了 活好LOHAS 第 768 篇文章

这两天,我们都被一个18岁的河北农村女孩刷屏了。

18岁的河北农村女孩王心仪,以707分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并写下了一篇《感谢贫穷》。

她在文中写道:

“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夺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

王心仪的乐观向上、自律坚毅感动了不少网友。

只是她感谢的“贫穷”,惹来很多人反对:

“贫穷并不值得感谢,不仅带来不了什么,还会带来眼界的狭隘、卑微的心理和灰暗的生活。”

女孩的优秀毋需质疑,她家境贫困,坚强不屈,最终凭借着自己的努力逆天改命,堪称是一部“寒门贵子”励志故事。女孩质朴的脸蛋挂着单纯的笑容,教人怜惜不已。

贫穷与苦难是成功者历练的资本,但对于失败者来说,什么都不是。

促成王心仪成功的并不是贫穷本身,相反,贫穷使她承受了许多她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伤痛,也徒增了许多挫折。

心怡在文章中写到自己因贫穷受的那些苦:

“一辈子勤勤恳恳的姥姥的离世,让幼小的我第一次感到被贫困扼住了咽喉”;

“经济的窘境,的确将一家人推向了绝望的深渊”;

她很早就意识,到钱并不是一个世俗的东西,而是她家庭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贫穷,意味着生存永远是第一位。

家境好的孩子,在父母搭建好平台上,踮一踮脚达到的高度,有些人孤身奋战,奋力一搏也不一定能企及。

坚强的王心仪在贫穷中乐观成长,不少“穷孩子”却被生活折磨得心力交瘁,他们极度自卑,缺乏幸福感。

宁夏大学一项针对在校贫困大学生的心理状况调查显示:

对生活状况不满意的贫困生,占贫困生总数的73.27%,体会不到生活幸福的占贫困生总数的64.51%,存在着抑郁状态的有52.23%。

《中国教育学刊》上的一篇研究报告也表明了同样的现象:

“贫学生”会在很多方面觉得无助、无奈,长期下去,便会形成封闭、自卑、偏激甚至仇视等心理,致使自己被孤立。

王心仪的上学路充满坎坷,妈妈、弟弟和她挤在同一辆自行车上,要经历泥泞的下雨天,寒冷的积雪路和无止境的黑夜。

许多家境优渥的同龄人,此时正在舒适的家中看书,上各种特长班、训练营,畅游国内国外。

“穷孩子”们需步步谨慎,以免一步错一生错。如同路遥在《早晨从中午开始》中所写:

“现在我已全然明白,像我这样出身卑微的人,在人生之旅中,如果走错一步或者错过一次机会,就可能不值钱地被黄土埋盖;

要么,就可能在瞬息万变的社会浪潮中,成为无足轻重的牺牲品。”

读书成为他们改命的唯一捷径,可像王心仪家这样,懂得教育的意义并发自内心支持的并不多。

更多相似家庭的孩子,会选择早早辍学,结婚生子,将每分钱的意义,看得比知识重要得多。

关于贫穷,王心仪是这样给我们解释的:

你让我和玩具、零食和游戏彻底绝缘。

孩子,如果你以为贫穷只是玩具、零食和游戏的物质匮乏,那真是一种想当然的天真。

这是相对的贫穷,而非绝对的贫穷。

郑琼导演的纪实片《出路》,用了6年时间,跟踪拍摄了三位主人公的生活。

第一位,是甘肃会宁大山里的12岁女孩马百娟,全家人一年的现金开销不超过50元。

她就读的小学只有5个学生2个老师,12岁的马百娟才上二年级,她的理想是上北京大学。

马百娟拿着一叠皱巴巴的纸钞,买了一个自动笔铅笔芯,一两个大数学本,一共三块二毛钱。

这几乎就是一家人大半个月的开销。

课外时光,马百娟已经是家庭劳力中重要的一部分。每天放学后,马百川都会和父母一起上山收糜谷。

当导演郑琼用航拍拍下这陡坡的震撼一幕时,她失声痛哭:“人就像蚂蚁一样,渺小而劳累地在为生活忙碌着。”

尽管力气不大,马百娟总是干劲十足;尽管生活艰难困苦,马百娟依然充满着斗志。

因为在她心里,只要能上学,就能改变命运。

导演第一幕的最后一个镜头:

马百娟在土坡上念自己的作文,她说,“长大后我要去北京上大学。然后去打工,每个月挣1000块,给家里买面,因为面不够吃,还要挖水窖,因为没水吃。”

然而四年后,当拍摄组再次来到野鹊沟,他们还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马百娟像大婶一样,挺着肚子谈论孩子、尿布和丈夫,讨论谁的肚子大。16岁的马百娟,嫁给的,是表哥。

马百娟的父亲对镜头说,“除了嫁人,再没有别的出路,因为贫穷。”

郭德纲讲过他自己故事:“我小时候家里穷,那时候在学校一下雨别的孩子就站在教室里等伞,可我知道我家里没伞啊,所以我就顶着雨往家跑,没伞的孩子你就得拼命奔跑!”

而马百娟这样的女孩,连跑的权利都没有。

孩子,你不知道的是,像马百娟这样的女孩,全国还有1000万个。

这,就是因为贫穷。

第二位,是湖北咸宁县城的一个高三复读生。他复读了三次,终于考上了一个二本。

毕业之后找了份不错的工作,在武汉买了车、房,从县城挤进了省城。

第三位,是来自北京的袁晗寒,17岁就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退学,拿着爸妈的钱在南锣鼓巷开了店。

后来又花了3年游历完欧洲各国,之后在德国一所大学读艺术硕士,回国后创办了自己的艺术品投资公司。

如果把袁晗寒和马百娟的人生替换一下呢?这个甘肃农村的姑娘或许也有一个灿烂的结局吧。

当考上北大的王心仪开始感谢贫苦的时候,有人说:或许远离贫苦的你,会有更大的成就。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里面说:“贫穷能教会人成长是真的,但这完全是没用的屁话。如果你富裕,你会成长得更快更好。

你不用考虑金钱的限制,不用担心出错,努力起来更有效率。任何人都不需要贫穷,一丁点也不需要。”

是啊。贫苦没什么好感谢的。你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个在困境中,从未放弃的自己。

痛苦没有意义,对痛苦的思考和反抗才有意义。

“要是没有当年的贫穷,也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

这句台词,是很多成功人士的幌子,因为它具有欺骗性。

如果上帝安排,每个人在出生前,都可以选择出身,估计没有人放弃富足优渥的家庭,而选择贫困无助的童年。

贫穷不是值得感恩的对象,而是无法选择的选择。磨难不是需要铭记的过去,而是没有退路的接受。

每个原来曾经很穷、如今很棒的人,都该拥有这样的认知:不必去讴歌和美化苦难,但需要拥抱和热爱自己。

生活贫瘠,精神却不贫瘠。这难能可贵的品质,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在经历过生活的种种困境后,王心仪依然选择笑对人生。

《成长型思维》的作者 Jo Owen 提出:“当遭遇重大挫折,或者重要的人生目标受到倾轧时,乐观主义者突破重围的成功率,远高于悲观主义者。”

乐观的品质,能使人形成成长型思维,使其最大程度地接受挫折,并且从失败中获取教训,从而走向成功。

逆境生长,能开出更加动人的花。

不只是学习努力,王心仪还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

小学开始的名列前茅和满墙的奖状,都是她努力的见证;培养画画、唱歌、演讲多种爱好,关注国际时政则是她自身思想的扩展。

就像她的班主任对她的评价一样:“视野开阔,格局很大。”

学习上脚踏实地,全面发展;生活中懂得满足,苦中寻乐。王心仪考上北大也似乎不那么意外了。

四个多月前,她在全校师生面前喊出的那句话:“只要站起比跌倒多一次,我们便没有辜负这段青春、这段韶光!”

比起感谢贫穷,开明的家庭、有远见的父母、不服输的自己,才更值得肯定。

别感谢贫穷,感谢自己。

别感谢贫穷,感谢亲人。

别感谢贫穷,感谢各位师长。

别感谢贫穷,亦别觉得贫穷值得歌颂。

贫穷该感谢,这话是瞎说。

痛苦是财富,这话是扯淡。

贫穷就是贫穷,扛过了贫穷的自己,才值得感谢。

我不感谢贫穷,我只感谢自己的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