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我有兩隻手,我有力量,我有時間,我有能力,我就可以幫助別人了,不是雷鋒,也不是美國教育,憑良心做事就是最普通的道理,這個世上每一個人都應該懂得並做得到,我父母也是那樣教育我的。

一個美國人,犧牲了自己的青春年華,做了我們很多中國人應該做,卻沒有勇氣做的事。

有這樣一個美國人,

來到中國後當上了老師。

他“可惡至極”,

不僅身上缺點無數:

不納稅、不消費,生活邋遢……

甚至還為工資待遇跟校長打架。

讓這種美國老師教咱們中國學生,

學生得被誤導成什麼樣啊?

他叫丁大衛

出生在美國一個富裕家庭,

曾就讀於著名的威廉瑪莉大學,

獲得了古典文學碩士學位。

1994年,他獨自來到中國廣東珠海,

在恩溢國際學校當英語教師,

一就任就因為工資問題跟校長打架,

後來居然還自己當上了這所學校的校長。

之後,他又跑到甘肅蘭州,

在西北民族學院任大學老師。

崔永元也皺起了眉頭……

崔永元忍不住問:“950夠不夠?”

他回答:“三四百就夠了,吃飯的錢,

還有買郵票,給我媽媽爸爸寫信,

打幾個電話就這麼多了!

我是一個乖孩子,不喝酒不抽煙……”

簡樸的語言觸動了現場所有人的靈魂,

現場觀眾忍不住發出“哇”的驚嘆!

而讓人更為震撼的是下面這一幕

編導特地讓他帶來全部家當:

一個普通的帆布桶包,

裡面裝的是他在中國6年,

所積累下的全部財富。

崔永元讓他一一展示,

他打開包後,

裡面的東西是這樣的:

1、一頂來自他家鄉棒球隊的隊帽;

2、一本相冊,裡面是他親人、朋友,

還有他教過的學生的照片;

3、一個用精緻相框,

鑲好的一家人溫馨親昵的合影。

但相框玻璃被壓碎了,

他掏出後心痛地連呼了幾聲可惜,

之後細心的節目組就立即,

為他買了一個新的相框。

4、幾件生活必需品:

牙刷、剃鬚刀、口杯……

5、兩套換洗衣服,其中一件是軍裝。

那是他爸爸40年前當兵穿過的,

他驕傲地展示說:“還是挺漂亮的!”

6、一雙未洗的運動鞋,

他說什麼也不讓崔永元碰,

因為這個比較臭。

7、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

當這面中國國旗被打開時,

諾大的演播廳頓時鴉雀無聲,

現場樂隊深情地,

奏響了《我的祖國》的旋律。

崔永元問他怎麼會,

時時將五星紅旗帶在身邊?

他說一看到它,

就可以提醒自己不是在美國,

要多說美麗的中文,要吃中國飯,

有人到他房間看到五星紅旗,

也能縮小彼此之間的差距。

五星紅旗可以讓他時刻告誡自己:

你現在是一位中國教師,

你要多為中國教書育人。

崔永元的神情越來越莊重,

他的靈魂被深深地觸動了……

節目快結束時,崔永元問他

有沒有聽過學生七嘴八舌地議論他,

他笑着說沒怎麼聽過。

於是屏幕上出現了這樣一組鏡頭:

一個孩子大喊:“大衛我好怕你啊!

他很嚴肅,很嚴肅。 ”

還有學生怪他,

說他鬍子那麼多還不結婚,

是不是不喜歡女人。

就在大家都以為,

他是個不受學生喜歡的壞老師時,

沒想到他的同事和學生們,

交替出現,開始道出背後的真相。

有學生說,他的確很嚴肅,

可他的嚴肅卻不是嚴厲,

而是當你做錯事後,對你感到失望,

讓你發自內心地感受到犯罪感。

有同事說,他之所以單身,

是因為學校就是他的老婆,

學生就是他的孩子,

他每天都不辭辛勞,忘我地工作。

最後我們看到的一個鏡頭是:

他教過的學生們,

一個個爭着搶到跑鏡頭前流着淚喊:

“大衛我們好想你啊!

你快點回來給我們上課啊!”

一個美國人,卻在中國

收穫了人世間最珍貴的東西……

《實話實說》之《大衛正傳》

節目播出後反響熱烈,

他成了人們崇拜的英雄,

各種邀請鋪天蓋地襲來,

可我們卻很難在電視上再看到他。

因為他沒有去星光熠熠的舞台撈金,

更沒有去薪水更高,環境更好的學校。

而是去了一個被評為地球上,

最不適宜人類居住的,條件極端艱苦,

令當地人絕望的甘肅省東鄉縣。

據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的信息,

東鄉族是全國成人文盲率最高的民族,

於是,他來到了這裡。

他想為中國教育出力,雪中送炭,

他一直堅信,當老師,

就應該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自從他去了東鄉任教後,

再也不領一分錢工資了。

他用自己不多的積蓄,過着這樣的生活:

家僅僅13平方米,沒有暖氣、電視、

沒有洗衣機、抽水馬桶,

平時吃飯以不餓死為標準,

身高1米93的他,睡在小小的床上,

大腳的他,買不到43碼的襪子和鞋子,

到了冬天,海拔2600米的東鄉冷到滲人,

被子蓋不住腳,他只能咬牙忍受,

他笑着說這樣也好,腳臭鼻子聞不到了。

經過他的努力,

東鄉縣終於通水通電,

還相繼新建了11所學校,

當地教師在他的組織下,

還能每年都到北京、廣東接受培訓。

他還出版了東鄉語和普通話雙語字典,

讓越來越多的孩子能說普通話。

學生們都喜歡他這個“巨人”,

他也將學生們視為珍寶,

就連口頭禪都是:

“你們不知道我們東鄉的孩子有多可愛。”

他對另一半的要求是:

願意過他這樣的生活就夠了。

可這要求對許多女孩來說卻太難接受了,

他也為此做好了單身一輩子的準備。

而令他沒想到的是,

36歲時,他真的在中國遇到了愛情,

來自美國的女孩韓詩蝶,

是青海民族學院的外教,

她願意為他放棄事業,到東鄉生活,

2005年,他們舉行中式婚禮,

正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世上許多人都追求着

如今,49歲的他,

已經在中國整整待了23年,

生活卻始終清貧,猶如“苦行僧”,

他還奔跑在為人民服務的路上,

努力期待着東鄉教育事業真正發展起來,

然後他會在中國,

再選擇一個更貧困的地方去當老師,

因為他的信念就是:

教育要到最需要教育的地方去!

他說:他要把自己的一生,

都獻給中國的教育事業。

一個美國人,

犧牲了自己的青春年華,

做了我們很多中國人應該做,

卻沒有勇氣做的事。

他就像一棵樹,站成永恆,

一半在塵土裡安詳,一半在空中飛揚;

一半散落蔭涼,一半沐浴陽光。

用苦苦的根,

在中華大地上結出甜蜜的果實。

他平凡的壯舉,

讓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深深地被感動,

也讓我們每一個中國人汗顏,

更讓我們每一個中國人去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