糗百上有个很经典的段子: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他说“家里为了给我交学费卖了一头牛。”同学们都可怜他,平时都尽力帮他,第二年他又说,“唉,家里又卖了头牛。”于是大家纷纷请他吃饭,不用他自己花什么钱,到了毕业时有人问他,家里还剩几头牛了?他挠了挠头说:“没数过,还有个几千头吧。”

如果有人告诉你,他因为看病都卖房了,是不是觉得很可怜,忍不住想给他捐点款?如果告诉你,他卖了十几套二线城市的房子变现,名下还有不低于两家公司呢?

(以下内容均根据当地某网友爆料内容整理)

前几天,动态君看了一篇文章:武汉37岁男子被查出胃癌晚期,他的朋友圈让人泪奔,引人回望自己的人生。行文流畅,我被他积极面对病魔所感动流泪,还忍不住要给他捐款!

眼泪还没擦干,事情就反转了。

有网友爆料,新闻报道中当事人刘凌峰,一周前曾经在知名的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发起过一次大病众筹,在筹款说明中写着“巨额的医疗费已经让我们家负债累累,筹集金额为30万

妻子王妮娜写着初期治疗费20万,需筹款30万,晒出的4张医院收据显示总医疗费仅约9万。

然而,该网友透露,刘凌峰为武汉某房产中介公司高管,且本人名下另有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其去年出售武汉十多套房产变现,根本不缺钱,其中包括:海赋江城天韵2栋和11栋的两套房均已卖出,一套84平的以8千多的价格买入,花30万装修,病后以190万的价格卖掉;另外,保利时代两套房均为140平米以上的非普通住宅,尚未确定是否已卖出。

根据工商信息里的qq邮箱,用qq号码搜索微信,可以确认该公司归刘凌峰所有无误,结合病症发展情况(搏一把pd1)分析,可以确信与楚天都市报中的报道人物为同一人:

其妻子王妮娜的驾驶车辆为宝马z4敞篷跑车(厂家指导价为58.3万~90万),名下也有一家公司:

正在写的过程中,爆料人又发来一条消息。话说,有这么多土豪朋友,这位刘凌峰看来真的不需要什么轻松筹:

这位爆料人,为自己的4名好友感到莫名的悲哀:

有钱真的好,不仅有一群有钱的朋友转发朋友,让一群没钱的人替他筹款,还能让大大小小的媒体(网易,大楚网,今日头条,rm日报,以及各种自媒体们)替他高唱赞歌。

无独有偶。

据《南国早报》报道,就在上个月,来自广西南宁的邓女士通过网络筹款平台为女儿黄某某筹款,她在筹款中声称女儿小黄由于病毒感染住进ICU,却缺钱治病,治疗费预计需要 30 万元,经过网友 2210 次转发和 9253 次捐款,最终筹到的 252621 元被其母亲于 7 月 11 日成功提现。

▲图自:@南国早报

7 月 19 日,黄某某出院。然而,事情随后就发生了变化。有网友发帖爆料邓女士在当地开有多家粉店,开奥迪车,且名下有几套房产,质疑她家人这样筹款的合理性。对此,黄某某则在 QQ 空间发帖回骂,称:老子家里住的房就算几百万关你什么事?你给了多少钱,我还你,不缺你这个××的钱。

好痛!挤公交的在给开奥迪的捐款

娘娘看到一位网友@猪小胖说的好,“平日坐公车挤地铁骑电瓶车,租房子当店小二的在捐款,到头来发现被捐的有房有车有公司,爱心被辜负的好痛!”

又一次有车有房“穷人”大病众筹,让我不禁联想到2016年末的“罗尔诈捐”事件。即便是女儿的生命,已如柳絮般飘渺,也绝不能卖自己家的三套房,宁可用网络营销、文字渲染、鼓动人心等方式要网友捐款救女。

这些利用了我们普罗大众善心的“坏人”们,你们让普罗大众的心好凉好凉。

明明手头十几套房,卖掉一套可以套现一两百万,却宁可消费大众爱心为你众筹区区30万!你不想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却忽悠一群挤公交吃外卖的网友替你付医药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图自:@安居客

如果刘先生真的为了看病,花光积蓄,变卖家产直至负债累累,我相信会不断有爱心人士帮助他。可是一开始就用这种卖惨方式众筹,后面还怎么能让别人相信?

一位网友@yeshu指出:“大家有没有注意,30万的医疗费并非全部自费,现在筹到了30万,除去医保报销的部分可能还会净赚了十多万!”

众人的爱心又能经得起多少次欺骗性的消耗呢?一次,两次,还是三次? 如果这样透支善心,最终好人们都被消费得冷漠了!你们这是在把真正需要帮助需要救命的无辜人逼上绝路啊!

记得7月29日,刘凌峰躺在病床上发了一篇长文,其中有一句话“人一定要有敬畏之心”,我很认同。因为,人在做,天在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