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半年多前人人喊打的红黄蓝,在一段短暂的沉寂之后,摇身一变,大行其道,不但股票上涨,还堂而皇之地被授予了国际文化奖项。

看到这条新闻,不禁直打寒颤,透彻地心寒。

轰动全国,可恶至极的恶性虐童事件,后续处理结果竟然是,没有被罚款,没有赔偿,只是一纸道歉信,就这样把事情掩盖过去了。

可笑吗?一纸堂而皇之的道歉信,便不了了之了。

然而更令人可笑可悲的是,仅仅只是半年多的时间,红黄蓝便以不费吹灰之力洗脱了罪名,还获得了“中意文化交流使者”大奖,股票上涨,22美元一股。

据说,这个意大利萨兰托国际文化周可是正经的中国文化活动,获得官方支持的。

所以,红黄蓝虐童事件的后续结果是:被授予国际文化奖,股价直线回升。

讽刺吗?这种魔幻的现实,恐怕是再厉害的小说家也写不出来,再滑稽的喜剧也演不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从7月21日“疫苗事件”现象级刷屏开始,到7月29日这一个多星期漫长煎熬的等待中,终于等到了“明明白白”的交代:

公安机关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对长春长生生物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高某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提请批准逮捕。

这个处置结果意味着什么?

先来讲讲,什么是生产、销售劣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生产、销售劣药罪是指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规生产、销售劣药,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行为。

而这是个结果犯罪,无后果不犯罪。

这是什么意思?是假如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造成了严重的后果,高某芳等人甚至有脱罪的可能。

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一百五十条的规定,以及《关于办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刑事案件具体问题的解释》 :生产、销售劣药罪,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弄了一圈,这场令无数父母锥心之痛的假疫苗事件,到底是个什么结果呢?

换一句话说,这个罪撑死了就是个无期徒刑,更让人齿寒的是,如果拿不到特别严重有力的证据,那么高某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真的可能就会脱罪,或者也只是隔靴搔痒般象征性地判个三五年。

没错,年度净利润5.68亿元,区区344.29万元的罚单就可以草草了事;几十万受害家庭的伤痛,区区一个生产、销售劣药罪论处便可翻篇了。

而针对武汉生物40多万支效价不合格疫苗,国家药监局也只是表示,武汉生物百白破疫苗不合格属偶发,以及对武汉生物作出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

可笑、可叹、可悲!

“明明白白的交代” 也只是如此吗?

难道不应该是一查到底,还原真相,不打折扣地问责吗?

难道不应该是对涉事企业相关责任人的问责,包括对监管失察的问责吗?

难道不应该是只有这样的问责,才能托举起公众对国产疫苗和政府的信心吗?

朋友圈有人发出无奈的感叹说,“红黄蓝的现在,疫苗的未来”。

我不知道,如果这一次再放过假疫苗事件,不把这些妖魔鬼怪抽筋剥皮烧得透透的,它是不是又会在哪一天复活,然后也如红黄蓝一般,改头换面,养精蓄锐一阵后,又摇身一变成为另一家疫苗大厂?

陈丹青说:

一个社会有三个底线:一教育,二医疗,三法律。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有上升的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持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这个社会就是地狱!

这段话直指人心,医疗,教育,法律,是一个社会文明的标志。一损俱损,如果这三个方面全部沦陷,那么我们这些亿万民众就只剩苟且的一条命了。

疫苗安全是国家的底线,如果国家的底线也能被穿破,道德底线将还会怎样不断被洞穿?这张大网,将网住我们每一个人,除了那些撒网的人。

孩子是一个国家的未来,连“未来”都可以拿来坑害的话,还谈何未来?

一个三鹿事件让人们不再相信奶粉,一个红黄蓝让人们不再相信幼师,一个长春长生让人们不再相信疫苗……..

但更为可怕的是,这种隔靴搔痒式、高举起轻放下的惩处方式,会彻底击溃亿万民众的信任和信赖,一个没有信任感的国家啊,何其悲哀?

柏拉图在《理想国》里说,“一个国家样式的方方面面,都隐含在它的人民中间。

有人说,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群体的记忆只有7天。但作为一位妈妈和普通的个体,我更愿意相信,其实不是大众容易遗忘和麻木了,而是对无数次评论转发呐喊,也未能改变的结局的失望和哀莫大于心死。

更何况,我们中间仍有很多人在努力做着抗争,在努力寻找其他途径。

上周,假疫苗事件后,我发了《疫苗立法建议书,这一次,我们用实际行动!》得到无数粉丝的支持、转发和响应,给了我更坚定的信念和力量。

后台陆陆续续收到了几百人的签名,经过这几天的赶忙,终于把这些签名整理在一起,作为联合发起人,我会以信函方式一起寄送给国务院法制办公室。

(为保护签名者的隐私,签名部分我做了虚化处理。在这里特别感谢给我发送签名的读者们,谢谢你们与我一同去做这件有意义的事情。)

没有制度的保证都是空的,还是那句话,虽然不知道最后会不会被成功采纳,但至少,这比仅仅只是呼吁,要切实有意义得多。

在中国,养育孩子的痛苦指数太高了,毒奶粉事件、假疫苗事件、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然后还有房价高、上学难、就医难等一系列问题,人们的安全感越来越低了。

可是,奔波忙碌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绝望的人生吗?如果忙碌的结果是孩子要喝问题奶粉,用问题疫苗,这忙碌还有什么意义?

前两天看到一句话,我深以为然:

从民众的角度讲,只有把每一次的情绪都转化为坚定的权利诉求,然后抵制遗忘,我们才会有安全的未来。

底线是需要守护的,权利是需要争取的。在这些事件中没有孤岛,你我都是目送真相和悲剧的人。

纵使是在现状无力改变时,我们仍然还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不要忘记。

正如电影《熔炉》中最后的那句话一样: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不忘记,不被改变,是我们最后的尊严和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