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们的诉求很简单,只是希望政府能建立一个通畅、透明的信息发布渠道,及时公布案件进展,沟通顺畅了,大家的猜测和流言蜚语自然就少了,至于最后能追回多少损失,我并不抱太大希望,权当花钱买教训吧。”

8月6日,一位在“唐小僧”P2P平台投资受害者对多维新闻表示。 近几日,多维新闻采访了数位P2P投资受害者,希望还原2018年以来发生的众多P2P平台爆雷背后,投资者维权想要表达什么。 平台受害者自发汇总的材料,希望能通过信访渠道交给有关部门截至2018年7月末,中国P2P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量达到6,385家(含停业及问题平台),其中问题平台累计为2,286家,7月新增问题平台168家,创近一年以来新高,同时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受害者众多。其中有些平台不乏官方背书。 8月6日,北京金融街聚集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维权投资者,希望政府能够出面尽快严惩问题网贷公司,保护投资者权益,部分激动的投资者甚至与维持秩序的警察发生了冲突。 而在远离旋涡中心的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信访接待部门附近,多维新闻见到了十几位唐小僧网贷平台的投资受害者。尽管这里同样戒备森严,不少安保人员随时待命,但并没有出现拉横幅、喊口号甚至是冲突的场面。 7月13日,上海市公安浦东分局在中国社交网站微博上发布一则警方通报,对P2P平台“唐小僧”背后的资邦(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通报显示,平台涉案金额约380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

“发声只是一方面,之所以没有选择去金融街,是希望问题能有实质性的进展,人太多大家的意见没法统一,情绪也容易亢奋,那样的话万一走极端发生了冲突,大家安全也没法保证。政府也不希望造成群体性事件。”李先生专程从上海飞到北京,是这次唐小僧平台维权的组织者之一。 来自杭州的马先生对多维新闻表示,核心的诉求有两个,第一,希望政府能和投资者建立一个良性互动的机制,这样也利于经侦收集线索;第二,希望案件能够专人负责,建立及时的信息披露渠道。 “案件的细节不能披露我们完全理解,但是案件进展总是可以公布的吧?”投资者显然对目前公布的寥寥信息不满,“每周四,上海市政府有接待日,我前后去了三次,每次得到的答复都非常不连贯甚至是前后矛盾的,见到的接待人员也不一样。” 投资者对多维新闻说,新浪微博上的案情通报是目前官方唯一一次公开发声。  “现在网上的各种说法非常多,比如有传出网贷公司高管行贿名单,真要有这种情况,纪检监察部门也应该介入,我们心里没底,已经两个月了,政府不应该一直捂着。”一位陕西的投资者说。

维权之路困难重重

为了能更好的收集意见,投资者在总群基础上,自发组建了按照地区划分的微信群,汇总了全国各地的受害人名单、请愿书、签名并整理成册,每个省都派出了几名 “代表”参与这次维权。尽管参与讨论的人数已经被大幅缩减,但“代表”们意见仍然很难统一。

一位来自福建的投资者悄悄对小编说:“我投资了5万元,而且这个钱大部分是信用卡套现出来的,现在平台出了问题,不仅钱没了,还得想办法把信用卡还上。他们说的信息披露离我太远了,我还是最关心赔偿的问题,希望政府出面解决。”

而据小编了解,像这位投资者一样,希望政府出面兜底投资损失的受害者不在少数。

观点不同还有讨论的空间,但摆在大家面前的现实问题是想维权到底应该去哪个部门,由于意见不能统一,最后只能分头行动。

刘先生向小编展示信访部门发来的短信,漫长的等待后,他们的信访事项最终没有被受理

见到刘先生时,他刚从中国国家信访局接待司出来,情绪有些低落:“对方没有受理我们的信访。虽然来北京之前就已经想到这种可能,但是碰了壁还是失望,不撞南墙不回头吧。”

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信访部门官员对小编解释,原则上公安已经立案的,信访部门不能受理,处理结果以公安部门的调查为准。

对于唐小僧的受害者而言,经侦立案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截至2018年7月末,在发生问题的2,286家平台中平台,跑路平台占比52.24%,提现困难占比46.07%,仅有1.68%的平台经侦介入。

有律师向小编表示,在立案时出于方便办案侦查的考虑,有些案件会在被告人所在属地立案;有些则是为了方便原告或者受害人第一时间得到帮助,就近到公安机关报案。但在实际侦办过程中,这两类情况可能会成为不同属地公安机关相互推诿不予立案的理由。

即便立案之后,经过漫长的司法程序,最后受害人能获得多少赔偿也是个未知数。根据网贷之家此前选取的12家已宣判P2P网贷平台作为研究样本发现,各家P2P网贷平台的赔付比例相差较大。最少的赔付金额仅为投资金额的12%,最多的也不过60%。要想收回本金,几乎不可能。维权受害者要走的路还很长。

8月8日下午,马先生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北京再见。”配图是人头攒动的北京南站,并对所有人回复“不是出差,来北京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