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长生高层高俊芳等人被提请批捕后,日前有消息称,高俊芳将面临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单处销售金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此消息令民众感到愤怒。此前,进口真疫苗被判成假药,上海一医生被判刑七年。有分析说,警方把抓真疫苗一半的力量放到抓假疫苗上,假疫苗就不会有市场。中国既没有媒体监督,也没有独立监管,对于毒疫苗事件,因为利益集团的垄断,高层表态就是作秀。也有分析表示,党管一切,那党要负责任,可是在中国,有权无责是一个常态,直到中共倒台。

律师披露高俊芳等人面临的刑期

香港《明报》8日援引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公益律师王营的消息称,中国刑法、“最高法、最高检关于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及“药品管理法”,对生产、销售假药打击都过轻,如刑法规定“生产、销售假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50%以上二倍以下罚金”,致人死亡或对人造成特别严重危害,处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王营强调,在长春长生假疫苗案中,只要药企坚称没造成严重危害,有关部门在无法查实的情况下,最多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相关消息传出后,引发民众不满。

网友纷纷留言,“狂犬病发病后的死亡率100%,造假疫苗,就是害命,处罚太轻。”“想想那成千上万的受害孩子,假疫苗可谓丧尽天良、罪不可赦。”“一查到底,那就是拿底层人民的生命开玩笑,应该是一查到顶。”“人命关天,民族幼苗,何其无辜,若不肃清社会败类,难以服众。”

也有网友回帖说,“三鹿最后怎么样了?倒是维权的律师和家长,该坐牢的坐牢,该劳教的劳教。”

还有网友认为,“想多了吧,虽然她该死,不过毕竟也是赵家的周边人,所以,撑死也就是死缓(然后无期,然后20年,然后…)。”

真疫苗变假药

美国之音7月30日曾报道,上海法院判处在上海行医的医生郭桥7年徒刑,因为他使用未经当局审批的、进口小儿肺炎正牌疫苗,给迫切需要疫苗接种的婴儿注射,而那种疫苗在中国已经断档三年。郭桥获罪的罪名是销售假药。

郭桥案的二审辩护律师斯伟江和徐昕发表声明说,“长春长生生物公司疫苗生产记录造假,狂犬病疫苗和小孩百白破疫苗出现问题,但在舆论发酵之前,本该刑事处罚的事情,当地政府只是罚款了事。与此相反,上海高院正在审理的(这起案件),国外(进口的)真疫苗成了假药,刑法重拳打击。”

斯伟江和徐昕的声明进一步指出:“当世界多国儿童都可以享受现代医学的成果时,(中国政府)闭关自守以自肥,个别官员受贿,纵容国内无良厂家坐大,置国人生命健康于不顾,荼毒同胞儿童以谋利,案发罚酒三杯以了事,让山东数十万儿童情何以堪,使国内数亿父母意何以平?”

横河:疫苗事件高层表态就是作秀

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近期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时表示,在中国大陆真正的监督是不存在的,就是根本就不允许。这次疫苗事件不是也有人问说媒体到哪里去了?中国的媒体本来它就是喉舌,从来就不为受害者发声的。有些在媒体商品化的过程当中,它产生了一些附属于省级喉舌的媒体,这些是打打擦边球的。像这次广泛转的就是几年前出来的《疫苗之殇》,当时南都记者的作品。但是这些打擦边球的媒体,一个不落的都被整肃掉了,而那些调查记者都转行了,都不干这一行了。所以现在没有这样的记者,没有这样的媒体。

横河还说,政府有没有能力去监管?其实政府当然是有的。你看走私进口印度治疗白血病的药物,还有这次进口正规的疫苗,只要是走私的,或者没有批准的,露头就打。这次上海不是疫苗案有一个声明吗?就提到第一被告,就是走私进口疫苗,第一被告是以销售假药罪判了7年,其他三名涉案人员也被判4年到6年。

这是真正有效的疫苗。他们进口的疫苗给别人使用以后没有发生一例出问题的,这个连法庭都承认的。而当年山西毒疫苗事件这么多受害者,却没有一个嫌犯被起诉,更不要说判刑了。就是说它如果拿出抓真正有效的走私药品劲头的一半来抓真正有毒的国产药品和疫苗的话,抓那些真正的犯罪分子的话,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有毒疫苗的市场。

对于毒疫苗事件,高层表态就是作秀,从来就没有落实过。为什么不落实?有几个层次的原因。第一就是药品和疫苗的生产、运输、分配、使用,这个过程当中有利益链、有强大的利益集团从上到下盘根错节。

疫苗带来全民恐慌;有权无责是中共常态

旅德资深媒体人长平先生在美国之音节目中说,这次事件有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多的民众比较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疫苗这次按伤害性来说不是最严重的,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造成一种恐慌。疫苗不是普通的致病,而是大范围的、长期地防治疾病。它不像毒奶粉,只要去香港买就可以解决了。疫苗是一个长期的恐怖。就像当年人们说“别让李嘉诚跑了”,后来人们发现李嘉诚是可以跑的,跑不掉的是民众。人们意识到他们自己就是那个代价,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代价。

长春公安以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提请批准逮捕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图)等十八人。(微博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表示,党管一切,那党要负责任,可是在中国,有权无责是一个常态。中共官员所有的“权力特供”,就是说只要权力,不需负责。这个常态会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