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在当地时间8月13日正式向美国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申请纽交所上市。至此,创立接近四年,蔚来的真实财务状况也浮出水面了。

一些媒体在标题用了类似“半年亏损5亿美金”的格式,这在文字层面已经是尽可能的轻描淡写了——比如把人民币单位换算成美金,“5”看着也不是很吓人,而实际上蔚来在两年半间的亏损着实惊人:

蔚来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年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里,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5.733亿人民币、50.212亿人民币和33.255亿人民币,加起来已经达到了109亿人民币;

同时,汽车销售收入的价格是4439.9万人民币,按照蔚来目前仅有的一款“量产”车型ES8的44.8万元(基准版)和54.8万(创始版)的价格看,实际销售车辆应该没有过百。

蔚来也同时宣称自己有1.7万个订单韭菜嗷嗷待割,但先抛开蔚来承诺的交车时间一年一拖——去年创始人李斌就号称要在今年九月份交付1万台车,也抛开1.7万订单有多少真实性的问题,1.7万个韭菜到了明年还能剩多少都是个问题——招股书的数据显示:

其中12000人次缴纳了5000元保证金,尚未缴纳最终签署购买协议的押金(用户要“预约”蔚来的车,要先缴纳可退的5000元保证金,进入购买协议后再交付4元的不可退押金,其实就是定金),最终进入购买协议阶段的用户为4989人次,换句话说,比较坚挺的韭菜还不到5000人。

为了解释如此惨淡的财务数字和不容乐观的前景,网络亲近蔚来的评论(我们假设这些评论是自发的)把蔚来和特斯拉一直拉上对比,非常注意强调“当年特斯拉也是亏损上市的”,但问题在于特斯拉日子也不好过,创始人马斯克最近正到处找钱筹备退市,甚至还和中东土豪产生了比较暧昧的绯闻。

8月2日,特斯拉宣布了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净亏损为7.43亿美金,而去年同期的数字是4.01亿美金,今年上半年就亏了15亿美金,已经接近两年半卖了100辆车的蔚来的亏损额,所以蔚来对标特斯拉?是想告诉投资人若干年后再准备一笔钱帮我退市吗?

但核心问题其实不是蔚来想在概念上报特斯拉的大腿,而是蔚来不是特斯拉。

特斯拉在过去的成功(至少还算电动车的代表企业)往往被外界归功于马斯克本人对科技创新的无限执念和执行力,但特斯拉其实也有点站在巨人肩膀的味道:

在2010年,丰田花了5000万美元购买了特斯拉4%的股份,虽然这些股份随着丰田和特斯拉交恶,在2017年全被丰田卖了,但特斯拉花费了4200万美元购买了丰田在美国加州的工厂,其后才有了Model S的走红,在特斯拉发展的关键节点,丰田用品牌和工厂给了特斯拉关键的拉力。

那蔚来是站在谁的肩膀上呢?江淮汽车。

网上有个笑话,一个车友在社区提问:提蔚来ES8的朋友们,你们会把车位的江淮两个字抠吗?听说4S店还帮忙抠哈哈。

江淮汽车是蔚来汽车的代工厂,国家规定汽车尾部必须标注生产工厂,而江淮在市面上畅销的车型多为10万以内的低端车型,质量还不怎么样,导致品牌形象和蔚来ES8标榜的高端形象发生了非常大的反差,“抠标率”的热议表示群众还是很嫌弃江淮的品牌的。

在汽车业,一个汽车制造商的品牌和能力是真实挂钩的。探长曾经去江淮的工厂参观过,其燃油车和电动车通用生产线,比如一个批次可能生产数十辆燃油车,下个批次就生产数十辆电动车,他们自己称之为“混排式生产”,表示优势是可以节约成本,但实际效果?

燃油车和电动车的区别其实就是换了个动力系统,完全谈不上针对性的设计,所以并不能怪外界对江淮代工蔚来的怀疑。

探长过去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交流,他总结得就比较精辟,他说,国内造车要找代工,就会出现两个情况:大厂看不上你;小厂你看不上。而就算是大厂,在代工层面也保证不了生产质量和效率,这方面在圈内是出过事儿的。

为了打消外界对代工厂的质疑,蔚来曾经表示汽车的设计开发,工厂生产流程都严格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江淮再差也是在汽车圈摸爬滚打过来的,一个互联网公司去指导传统汽车制造商,可能本身就是个笑话。

笑话会产生比较严重的后果:有车主称蔚来在120km/h的匀速状态行驶里程下续航只有178km,然后官方赶紧测试了一下,说你们的数据不对,我们测试的结果是225km的续航里程呢——燃油车主这时候可以微微一笑了,反正看起来就是半瓶子水和一多半瓶子水的区别,像聊冬天上路续航这种事那真的都算欺负蔚来了。

实际续航如此惨不忍睹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蔚来在设计上导致的风阻损耗——特斯拉车体设计接近流线的跑车造型也是考虑到风阻的问题,再如蔚来ES8是车身长宽高尺寸分别为5022mm×1962mm×1756mm,轴距为3010mm的庞然大物,这种尺寸车型电池应该是100kw起步,但蔚来采用了换电模式,这就要求全部车型、空调在电池规格上的统一,只搭配了70kw的电池,最后就变成了小马拉大车,配置看上去很豪华,但是车内各种豪车才有的耗电系统,你敢开吗?

现实的骨干造成了ES8这款车的鸡肋定位:全尺寸SUV、智能四驱、空气悬挂,这是标准全家自驾游的配置,但那点可怜的续航里程更适合在市内买菜上下班——可是谁愿意开个5米多长、停车位小点就进不去的庞然大物买菜上班呢?

探长有个朋友刚开着途乐(日产巨型SUV)在西藏自驾,但平时上下班开着自己另一辆日产老轩逸,用他的话说,上下班开途乐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当然,话说回来了,探长能明白的道理,李斌和蔚来一干精英看不明白吗?不可能。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

ES8的设计初衷本来就不是冲着正常的商业产品逻辑来的。给投资人讲故事,我们说要做个中国塔塔(印度廉价汽车品牌),可能投资人不太感冒,但说是中国特斯拉,这个空间和盘子就太大了,后续产品产能爬坡行不行,订单多少,销售渠道如何不说,上市割韭菜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李斌在这个时候表现得很温情,他说自己将“拿出超过5000万股NIO股份,转让给信托基金,占其持股份额的三分之一,其收益如何使用由用户决定”。

但是,信托基金能不能避税这种专业问题我们先不诛心,李斌保留这笔股票的投票权会不会让收益怎么花最终还是他自己说的算,所谓的转让最后只是个形式这种问题也先不诛心,我们只要确认一个基本问题:

一个连交车日期都按照年的单位延迟的企业等于在针对用户的基本面都是不及格的,在企业该做的事情上完不成就喊出来自己是一家用户至上,忙着给自己公司贴金的公司,一定要慎重的听其言,观其行。

毕竟,当初李斌在摩拜的代言人胡玮炜也是喊出了“如果做不成摩拜,就当公益吧”这种话,结果摩拜和ofo的无序竞争给城市留了下一堆破铜烂铁,背着巨大的债务负担卖给了美团,美团收了个烂摊子,摩拜CEO王晓峰投了出售的反对票,但独立发展的梦还是破碎了,最终得益的是谁呢?坚持套现的李斌和满世界卖文青造型的胡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