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华府的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日前在“国家利益”杂志发表“中共崩溃我们准备好了吗?”文章,建议美国应该积极做好各种准备,因应可能的变局。马蒂斯2015年就撰文,分析美国在中共分崩离析时,如何更有效地促成中国社会顺利完成转型。在中国外交连遇挫折,中美贸易战影响开始渗透每一个环节的当口,中国会不会突然崩溃?

中国可能突然崩溃的说法建立在三大变量上:一、贸易战导致经济增长停滞或急剧下滑,危及中共政权合法性。譬如美中贸易战开打后,中国股市丧失全球第二大市场的地位,输给日本。年初迄今,中国股市已蒸发2.29兆(万亿)美元市值,8个月内下跌了27%。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是2016年以来最慢步伐,预期今后还将进一步放缓。如果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中国经济增长将至少下跌0.7%。

此外,贸易战还可能使中国经济发展积累的一系列问题,更加凸显或爆发,从而引发更深的危机。有分析说,在贸易战背景下,中国经济面对债务高企、建筑业过热以及竞争力渐弱三大障碍掣肘,而增长受阻,可能是经济滑坡的前奏。

二、中共权力层因外交进退失据,和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困境,而产生分歧与分化,可能催化北京政局变化。随着美中贸易战深入化,中共高层对外交政策的正确性开始被质疑,内部意见分歧和权力角逐加深,甚至动摇权力层。贸易战开打以来,迹象表明,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威望受损。

有分析说,不少元老和高官批评习近平及幕僚冒进,好大喜功,贸易冲突处理失误,让中国走入被动挨打局面。如果贸易战最后全盘溃败,习近平可能被迫交权,由团派大员收拾残局。内部分歧加大,也可从北京一些退让中看出,如:个人崇拜降温、“梁家河大学问”不提了、“中国制造2025”避谈,以及降低打赢贸易战的宣传口号等。

三、社会动荡激增可能撼动中共对社会的控制,从而危及政权稳固。伴随美中贸易争端扩大,经济下滑和政府各项政策和机制失灵或调整,也带领社会各阶层的抗争浪潮,使贸易战阴影笼罩下的局势更动荡。譬如:之前全国范围的卡车司机大罢工、退伍军人维权上访,和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为组织工会而发起维权行动,还有北京最近出现P2P网贷接连出现“爆雷”问题,数百亿资金被侵吞,导致各地“金融难民”连线集结上访北京请愿维权等。如果贸易战升级、经济危机雪上加霜,中国社会大规模群体维权和冲突可能有增无减。

然而,尽管中国面临危机和乱象,但形容中国会突然崩溃,似乎言过其实,或带有好恶成分。理由是:一、从经济层面看,并没有急剧下滑和全面崩溃的迹象。有分析指中国下半年GDP料将增长6.7%,实体经济并未出现戏剧性转变,加上北京先后适度调整财政及金融政策,有助抵消贸易战带来的影响。而人民币持续疲弱,是中国抗衡美国关税战和保障出口的“最强武器”。

另有消息说,现在是中国打贸易战的最好时机,太早中国承受不起,太晚对世界的影响太大,贸易战对中国也具有利的一面,中国现在对贸易战拥有前所未有的承受能力。北京针对贸易战坚持对等报复策略,就是其表现。中方有人称,美国货报复完了,可报复服贸,服贸报复完了报复文化艺术产品,还可能动用其他非贸易措施。

二、从日前北戴河会议正常进行,政局没有出现大变动看,尽管中共内部对美中贸易战出现分歧,但对习近平的权威并未形成实质影响,内部一致对外的向心力基本还有。

三、至今为止,所有大规模群体抗争事件,北京和地方政府似乎都可有效控制,风波并未蔓延扩大。

所谓中国突然崩溃所需满足的三大条件,即:经济崩溃、社会失控和中共高层内部分裂,条件并不充分,这三种可能性的强度,是决定中国稳定与否的关键。但如果中国今后在政治、经济制度与行为规则上,不与美国和西方走近,反而渐行渐远,美中冲突可能不断加剧,甚至出现直接和全方位的对抗。届时中国能否继续维持现状,而立于不败之地,就很难预期。如果美国和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不动摇,中国未来想与之抗衡,反而将给自己带来致命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