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華府的詹姆斯敦基金會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日前在“國家利益”雜誌發表“中共崩潰我們準備好了嗎?”文章,建議美國應該積極做好各種準備,因應可能的變局。馬蒂斯2015年就撰文,分析美國在中共分崩離析時,如何更有效地促成中國社會順利完成轉型。在中國外交連遇挫折,中美貿易戰影響開始滲透每一個環節的當口,中國會不會突然崩潰?

中國可能突然崩潰的說法建立在三大變量上:一、貿易戰導致經濟增長停滯或急劇下滑,危及中共政權合法性。譬如美中貿易戰開打後,中國股市喪失全球第二大市場的地位,輸給日本。年初迄今,中國股市已蒸發2.29兆(萬億)美元市值,8個月內下跌了27%。中國第二季度經濟增長是2016年以來最慢步伐,預期今後還將進一步放緩。如果中美爆發全面貿易戰,中國經濟增長將至少下跌0.7%。

此外,貿易戰還可能使中國經濟發展積累的一系列問題,更加凸顯或爆發,從而引發更深的危機。有分析說,在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面對債務高企、建築業過熱以及競爭力漸弱三大障礙掣肘,而增長受阻,可能是經濟滑坡的前奏。

二、中共權力層因外交進退失據,和貿易戰帶來的經濟困境,而產生分歧與分化,可能催化北京政局變化。隨着美中貿易戰深入化,中共高層對外交政策的正確性開始被質疑,內部意見分歧和權力角逐加深,甚至動搖權力層。貿易戰開打以來,跡象表明,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威望受損。

有分析說,不少元老和高官批評習近平及幕僚冒進,好大喜功,貿易衝突處理失誤,讓中國走入被動挨打局面。如果貿易戰最後全盤潰敗,習近平可能被迫交權,由團派大員收拾殘局。內部分歧加大,也可從北京一些退讓中看出,如:個人崇拜降溫、“梁家河大學問”不提了、“中國製造2025”避談,以及降低打贏貿易戰的宣傳口號等。

三、社會動蕩激增可能撼動中共對社會的控制,從而危及政權穩固。伴隨美中貿易爭端擴大,經濟下滑和政府各項政策和機制失靈或調整,也帶領社會各階層的抗爭浪潮,使貿易戰陰影籠罩下的局勢更動蕩。譬如:之前全國範圍的卡車司機大罷工、退伍軍人維權上訪,和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為組織工會而發起維權行動,還有北京最近出現P2P網貸接連出現“爆雷”問題,數百億資金被侵吞,導致各地“金融難民”連線集結上訪北京請願維權等。如果貿易戰升級、經濟危機雪上加霜,中國社會大規模群體維權和衝突可能有增無減。

然而,儘管中國面臨危機和亂象,但形容中國會突然崩潰,似乎言過其實,或帶有好惡成分。理由是:一、從經濟層面看,並沒有急劇下滑和全面崩潰的跡象。有分析指中國下半年GDP料將增長6.7%,實體經濟並未出現戲劇性轉變,加上北京先後適度調整財政及金融政策,有助抵消貿易戰帶來的影響。而人民幣持續疲弱,是中國抗衡美國關稅戰和保障出口的“最強武器”。

另有消息說,現在是中國打貿易戰的最好時機,太早中國承受不起,太晚對世界的影響太大,貿易戰對中國也具有利的一面,中國現在對貿易戰擁有前所未有的承受能力。北京針對貿易戰堅持對等報復策略,就是其表現。中方有人稱,美國貨報復完了,可報復服貿,服貿報復完了報復文化藝術產品,還可能動用其他非貿易措施。

二、從日前北戴河會議正常進行,政局沒有出現大變動看,儘管中共內部對美中貿易戰出現分歧,但對習近平的權威並未形成實質影響,內部一致對外的向心力基本還有。

三、至今為止,所有大規模群體抗爭事件,北京和地方政府似乎都可有效控制,風波並未蔓延擴大。

所謂中國突然崩潰所需滿足的三大條件,即:經濟崩潰、社會失控和中共高層內部分裂,條件並不充分,這三種可能性的強度,是決定中國穩定與否的關鍵。但如果中國今後在政治、經濟制度與行為規則上,不與美國和西方走近,反而漸行漸遠,美中衝突可能不斷加劇,甚至出現直接和全方位的對抗。屆時中國能否繼續維持現狀,而立於不敗之地,就很難預期。如果美國和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不動搖,中國未來想與之抗衡,反而將給自己帶來致命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