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出决定。

对金育辉(吉林省副省长,2017年4月起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予以免职。

对李晋修(吉林省政协副主席,2015年12月-2017年4月任分管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管工作的副省长)责令辞职。

要求刘长龙(长春市市长,2016年9月任长春市代市长,2016年10月至今任长春市市长)。

毕井泉(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2015年2月-2018年3月任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引咎辞职,

要求姜治莹(吉林省委常委、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委书记,2012年3月-2016年5月任长春市委副书记、市长)、焦红(国家药监局局长)作出深刻检查;对35名非中管干部进行问责。

决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吴浈(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原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进行立案审查调查。

会议责成吉林省委和省政府、国家药监局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深刻检查。

……

随着国务院调查组步步深入的调查,长生生物在狂犬病疫苗方面的造假手法之恶劣、造假量之巨,危害之严重,己浮出水面!

国务院调查结果显示:

长春长生公司从2014年4月起,就开始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和国家药品标准的有关规定,有的批次混入过期原液、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

这个调查结果,细思恐极。

……

从2014年4月起,到2018年7月,其间历时四年多!

其造假手段有二:

一, 混入过期原液。

二, 不如实填写日期和批号、部分批次向后标示生产日期。

如此造假,令人发指!

“长春长生”的狂犬疫苗,在全国市场上的占有率在20%到30%之间,己独占鳌头,可称之为“疫苗之王”!

狂犬病疫苗是“长生生物”的最主要产品。

如果说,狂犬疫苗则利润率过低,以至于生产无法维持,也许犹可说也,可问题并非如此。

从上市公司“长春长生”的财务报表中可以查到,狂犬病疫苗中的毛利率居然高达92.7%!

世上有几种商品的生产的毛利率能高到如此程度?

简直骇人听闻!

也就是说,每生产一只狂犬病疫苗,在很多医院,注射一支狂犬疫苗的售价在500元上下,其利润率竟能达到496元!

暴利如雨,心黑似墨!

狂犬病疫苗的销售收入,高居该公司所生产的六类疫苗之首,占比达到48%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两年批签发就有500多万人份!

“长生生物”案发于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披露消息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织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展飞行检查,发现“长春长生”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

让人惊讶的是。“长生生物” 造假一案就此东窗事发。

居然绝大多数媒体统一口径说,涉案疫苗并没有流入市场!

可国务院调查组调查的情况表明,这些问题疫苗不仅流向了市场,而且数量巨大。竟然达到了500多万人份!

现在,恐怕没有任何一个省的疾控中心,敢公开站出来说没有采购过“长生生物”的问题狂犬疫苗。

人们怎么会对如此之大的一家正规的上市企业,号称中国的“疫苗之王”,国家享有国家批准文号的狂犬疫苗,心生疑虑?

那么,这些时不时出现的注射狂犬疫苗后,仍然因患狂犬病死亡的案例,又该作何解释?

这样的案例,仅仅只是一起两起,或是个案吗?

2016年,长生生物一类、二类疫苗的批签发量分别为872,1779人份、856,0841人份,

好可怕的数字!

800多万份哪!

真的让人谈虎色变!

主要产品冻干人用狂犬疫苗(Vero细胞)的批签发数量为175,5210人份。

而在2017年,该产品批签发数量为355万人份,从批签发数量位居国内第二位。

狂犬疫苗这家医药公司带来了怎样的滚滚利润?

根据长生生物6月6日披露,2016年、2017年,狂犬病疫苗主营业收入分别为4.9亿元、7.34亿元,毛利率为92.7%,同比上升10.02个百分点,在各类产品中最高。

按照以上数据计算,在上述两个年度,该产品营业收入在长生生物中的占比,均达到48%左右;2017年毛利占则接近6.5亿元,在各类产品中也位居第一。

是的,你没看错 !

长生生物狂犬疫苗毛利率达到了惊人的92.7%。就这,这家贪心的企业,还在用过期原液生产狂犬疫苗。

人的利欲熏心居然能达到这种程度!

受害人遍布全国!

华东、西南、华中、华南、华北、西北、东北……这意味着,几乎全国所有省份的疾控中心,都采购并使用过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

让我们来看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

一年前的这个案例:

2017年6月20日,

西安的龙女士在去拜访客户的路上,

被迎面遇上的狗咬伤。

龙女士随即前往西安市中心医院,

注射狂犬疫苗后,

一切都按医生的嘱咐办,

可在28天后,龙女士病情突然加重,

不治身亡!

请看当时华商报的新闻报道:

在〈死亡医学证明书〉上,

死亡原因清楚写着:

狂犬病,呼吸衰竭。

据陕西省疾病防疫控制中心门诊部医生介绍,

狂犬疫苗有4针和5针接种针次。

一般于第0(注射当天)、3、7、14、28天

各接种狂犬病疫苗1个剂量。

接种狂犬病疫苗必须按时完成全程免疫,

如未能全程接种,

则不能保证足够的抗狂犬病免疫效果。

请您认真的放大了这张图片仔细地看,

因为这张图片不是插图,而是证据!

龙女士的病历记录上清楚的写着,

她严格的按照了医生的嘱托,

从6月20日,到7月18日,

按照规定注射了五次!

治疗的过程,没有任何问题。

可医生却说,即使完成全程免疫。

也不一定能100%隔绝病情。

那么,打狂犬病疫苗究竟有什么用?!

医生说,一般打疫苗之后28天后,

才会产生抗体,

不是一打就马上产生抗体。

所以只有产生抗体了,

才能产生保护作用。

她的回答可以解释为,

并不是打了狂犬病疫苗,

你就不会再得狂犬病了。

你的生命并不是就有保障了。

因为咬的部位和伤口严重程度不同,

发病的快慢也不同。

狂犬病病发最快5到10天,

最慢可能潜伏一两个月,

也就是说有可能还没完成全程免疫,

就会发病。

而发了病你就一定会死!

狂犬病的权威性的资料中是这样说的,

在被狗咬伤后,

应该第一时间用清水和肥皂清洗伤口,

伤口不需缝合,也不必包扎。

在伤口处理后,

要尽快去医院或疾控中心注射狂犬疫苗。

如果咬人的狗确实为“狂犬”,

还应注射抗狂犬病血清及狂犬病免疫球蛋白,

而且必须坚持将疫苗按规定注射完。

从龙女士被狗咬后的整个处理过程,

除了质疑疫苗的真假,

也有人对医院的处理方法提出疑问,

主要集中在

是否注射狂犬病血清或免疫球蛋白上。

因为根据WHO狂犬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建议,对于狂犬病病毒Ⅲ级暴露者,应在接种疫苗的同时对伤口进行彻底清洗,

并在周围浸润注射被动免疫制剂,

即人狂犬病免疫球蛋白或马源抗狂犬病血清,

以阻止病毒进入神经组织从而获得快速保护作用。

对于免疫功能严重低下的暴露者,即使Ⅱ级暴露,也应联合应用被动免疫制剂。

面对质疑,

西安卫计委在给龙女士丈夫的书面答复中称

疫苗的采购、运输、储存和接种过程,

都符合预防接种的规范和相关要求,

龙女士狂犬病死亡事件的诊疗过程规范,

未发现医护人员违规行为。

在这个报告中,

疫苗的责任和医院的责任,

都被推卸得干干净净!

没有人质疑疫苗有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疫苗是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鉴定的,

谁敢对此表示怀疑?

在大多数因为被狗咬伤、抓伤,导致狂犬病发身亡的病例中,很大部分是出于侥幸心理,不去医院注射疫苗而导致严重后果的。

但像龙女士这样,

及时注射了狂犬疫苗依然死亡的病例,

就实在让人费解。

可问题是,

我们有没有把这件事情追究到底 !

西安市第八医院感染二科主任李燕平认为,根据家属叙述,龙某的狂犬疫苗注射的是很及时的,而导致出现意外可能源于以下原因:

1、咬人的野狗身体内狂犬病病毒数量多,致病力强;

责任被推卸到狗的身上去了。

2、狗咬伤伤口很深,导致伤口处理不彻底;

这一板子仍然被打到了狗身上!

3、或者是在注射疫苗之前,狂犬病病毒已顺着神经开始蔓延,最后形成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导致呼吸衰竭;

第三板打在了病人身上!

4、还有可能是注射了疫苗之后,患者的体内还没有产生抗体,狂犬病病毒已经开始沿神经蔓延。

另外,这还和患者个人的机体免疫状况也有很大关系,免疫力低下的人,

有可能抵抗不了这个病毒。

第四板又打到了病人的身上!

狂犬病潜伏期,一般为3天至数月,最长达10年以上,平均为1个月到3个月。

一旦确诊为狂犬病,

死亡率是百分之百!

继续散布对狂犬病的恐惧感,

以吸引更多的被狗咬伤的人

到医院来注射狂犬病疫苗。

龙女士遇到的这种情况,

很可能是遇上了野狗或者是疯狗,

而狗本身身体内病毒含量就很高。

板子继续向狗的屁股上打,

反正狗又不会说人话。

所有的责任都推卸得干干净净,

医院没有错,疫苗没有错,

错的第一是狗,第二是伤者。

这件事被医院和医生解释的挺有道理,

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如果你被狂犬咬了,

给你注射的狂犬疫苗,可你还会死!

这很正常。

现在你弄明白了吗?

为什么中国的医患矛盾如此尖锐?

而我们在医院里,

到处都可以看到手持棍棒的警察和保安!

这样的状况,在任何一个别的国家,

你会看到吗?

你到全世界去找找,

找出个样子来让我看看。

在医院候诊室里,我们看到的都是律师!

如果当时我们就能够发现这个疫苗的问题,

不知道会拯救多少人的生命呀!

……

前不久,我去西安市中心医院检查身体,

还没跨进医院的门,便发现,

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虎视眈眈的保安,

这难道就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医患关系吗?

你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去,

能看到这样的风光吗?

 

可狂犬病疫苗的确存在着问题!

 

直到一年后的,2018年7月15日,

国家药监局在官网首页披露通告,

根据线索

组织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展飞行检查,

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

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

《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

而发现这件事情,纯属偶然,

是该企业的一位临时工,

因为对加班费的不满,

而进行了实名举报!

我们放弃了如此有价值的一条线索,

却偶然的获得了一条重大线索,

真的让我们额手称庆!

因此,国家药监局要求吉林药监局收回该公司《药品GMP证书》,并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责成企业严格落实主体责任,

全面排查风险隐患。

据悉,长生生物生产的狂犬疫苗约占全国25%,而狂犬病死亡率几乎是100%。

所以,“长生生物”被称作“疫苗之王”!

这意味着,注射的狂犬疫苗的人群中,四分之一注射的都是假疫苗,

一旦发病,必死!

细思极恐!

这样的命运会落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如果你不幸被狗咬伤,而那条狗又是只狂犬。

现在我只想问这样一个问题:

不打狂犬疫苗会死,打了狂犬疫苗还会死!

我们怎么活?

谁都要出门,谁都有可能会被狗咬伤,

对于这个问题,

我们能不寻找答案吗?

请问,答案在哪?

细思极恐!

这件事的真相,

直到一年后我们才弄清楚!

死者是生者的不幸!

这让我们如何面对未亡人?

这又让我们如何告慰死者的亡灵?

龙女士,你会死不瞑目吗?

在你的坟前,除了流泪,

我们该说些什么?!

……

这是个案吗?

2017年4月,芜湖一名6岁男童在小区内被狗扑倒咬伤面部,次日受伤的男童在镜湖区医院注射了狂犬病疫苗,但是8日后狂犬病发作,随后男童离世。

2016年3月4日,湖北潜江的叮叮跟随爷爷奶奶外出喝喜酒,途中被突然窜出的恶狗咬伤额头。在进行简单的伤口处理后,爷爷奶奶立即带他到当地疾控部门接种狂犬疫苗,截至发病前叮叮已接种3针。

5月14日,孩子开始感到恶心,呕吐、精神萎靡,接着开始流汗流口水。

16日,孩子出现惊恐不安,情绪烦躁,经诊断为狂犬病。当天下午2点,孩子转入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不久便心跳骤停,医生仍积极抢救2个多小时,仍未挽回孩子性命。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前8个月,北京狂犬病共发病8例,所有患者都在发病后1—8天内死亡。

2014年7至9月,云南保山报告5例狂犬病病例,患者均死亡。

2014年广东省法定甲、乙类报告传染病发病、死亡统计,全省狂犬病发病85例,死亡86例。

狂犬病死亡数居传染病致死第1位。

……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最近10年来,全球每年平均有大约6万人死于狂犬病,死亡病例主要分布在亚洲和非洲,其中印度最多,占总数三分之一,

而中国则以每年约两千人死亡数字位居第二。

下来的问题是,

罪恶淘天的高俊芳受到制裁了吗?

狂犬疫苗造假事件曝光,疫苗女王高俊芳并不在意。十几年来,疫苗行业造假和行贿案件层出不穷,性质和程度更严重的案件也大多都能顺利过关。无非是交一笔罚款,再等下一个舆情热点到来,人们就淡忘了,一切又会回归常态。

然而,正当风波将息之时,一篇题为《疫苗之王》的文章,重新掀起波澜并愈演愈烈。

8个月前,长生生物的百白破联合疫苗被检不合格的旧案一并被翻出,中国妈妈们最脆弱的神经被触动了。

狂风暴雨间,国家最高层相继作出重要指示和批示,并将此事定性为“性质恶劣,令人触目惊心”。

集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于一身的高俊芳被刑拘,

人们想起了十年前“三鹿事件”中的田文华。在全国上下一片喊杀声中,三鹿原董事长田文华被判处无期徒刑。

此后,随着“毒奶粉”的阴霾渐渐散去,淡出人们视线的田文华于2011年和2014年先后减刑,并多次被记功。

2014年,其家人甚至向媒体声称,田被改判成有期徒刑18年以后,过两三年就可以保外就医、提前出狱了。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们的眼光注意到了,我们的近邻日本,日本已经连续61年,没有发生过一起,因为狂犬病而死亡的病例。

日本人可以骄傲的宣布,他们已经消灭了狂犬病.

道理很简单,他们的狂犬病疫苗不是人用的,而是为狗注射的 !

当日本不再出现患狂犬病的狗的时候,日本人还会因为被狗咬而得狂犬病吗?

我们该从这里悟出点什么?

我们该怎样告慰注射了狂犬病疫苗,仍然死于狂犬病的亡灵?

彻底清算长生生物所有的全部资产,让他们倾家荡产!

把这些谋财害命得来的钱,赔给那些受害者!

惟有如此,才能平息人神共愤!

才能让未亡人得到抚恤,让死者瞑目!

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