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芯浏览器造假风波持续发酵。今日,红芯发表声明,称红芯浏览器内核是基于通用的浏览器内核架构(即Chromium开源项目,但不是Chrome浏览器)的基础上进行技术创新的。

 

区别于传统的浏览器,红芯浏览器是专门针对企业办公场景设计的。国际上浏览器内核技术是不断迭代更新的,红芯浏览器内核Redcore是基于Chromium/Blink。

这家宣称有自主可控和安全浏览器内核技术的浏览器厂商自此也侧面说明,没有自主创新。

红芯CEO陈本峰跳出来说,红芯在内核层面有自主创新,以适用于中国企业用户的办公上网需求。“我们不是要骗什么国家资金,我们没有拿过国家的钱,我们的客户都是企业用户。”

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说,红芯浏览器“包含‘Chrome’在里面”,并非抄袭,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去做创新’,如智能感知渲染引擎及应用安全方面都有创新,这些功能需连接云服务。

不过,红芯两个创始人自身的履历本身也涉嫌造假。比如,一篇关于陈本峰的文章中写到,陈本峰20岁遇到科大讯飞创始董事长、中文语音合成技术宗师王仁华教授。

2000年,由于编程能力出众,陈本峰被他的本科导师,成为了当时的初始团队。而他用了一个暑假帮助讯飞完善了中文分词系统,使其准确率从70%提升到93%。

科大讯飞官方的回应是:陈本峰不是讯飞创始成员,其本科在公司实习过。公司也未投资过该企业,是关联公司在2013年的天使投资项目。

 

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则涉及学历造假。曾经,高婧一度的介绍是,毕业于香港(专题)科技大学商学院及哈佛大学。但真实情况是,高婧并非是毕业于哈佛大学,而是哈佛大学的(交流学生)。

 

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个人介绍修改前

 

红芯联合创始人高婧个人介绍修改后

知情人士对雷帝网介绍,今年2月之前,红芯官方披露的高婧简历中都有哈佛毕业的标签。只是到最近陷入风口浪尖,高婧的个人履历才恢复正常。

这就意味着红芯浏览器陷入造假风波并非偶然。一位接近红芯的投资人对雷帝网表示,原来公司叫云适配,有一摊针对大企业特别是SOE的业务,很多客户有企业应用整体安全需求。

“他们又搞了个浏览器作为容器来承载上面的各类企业应用。也许是想针对政府市场和SOE,公司硬要选择高调PR这个红芯浏览器。”

一位手机浏览器行业人士对雷帝网表示,云适配干的业务领域存在需求,本质就是帮助很多历史PC网站低成本迁移到Mobile上。

对于政企客户历史开发的PC网站,尤其是都找不到开发商的服务,这是实际业务。“至于国产内核浏览器这事,就是忽悠外行,迎合政企客户心态?这样忽悠宣传,是给自己挖坑。”

红芯浏览器披露的新闻稿中说,已成为国务院、国资委、中车集团、国家电网、比亚迪、海信、中粮可口可乐等500强政企机构的工作平台标配。

但据澎湃新闻披露,中车、海信都予以否认,国资委内部人士则称,国资委个人电脑中没有统一安装红芯浏览器,都是根据个人爱好自行选择浏览器,也没有通知要求安装此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