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11月美国将进行中期选举,中国在该次选举之前解决贸易战可能对中方有利,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并非完全不想在此之前彻底解决中美贸易争端。如果拖到选战之后,势必对中方严重不利。

 

选举无非只有两个结果,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或赢或输。假如共和党赢了,特朗普和其团队明显对打贸易战更加坚定,因为,自从特朗普对中国打贸易战以来支持率飙升,经济支持率更是过半;而假如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利,特朗普肯定会将失利的原因归咎于中国方面,把他的票仓打坏了。依照特朗普羁傲不逊的性格,更会加重加快对中国贸易制裁,甚至对华敌对全面升级。

假设,民主党如果在中期选举中胜出会放松对华制裁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现在把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基本上是美国左中右的全面共识,要知道所谓的《台湾旅行法》之前在参、众两院几乎是全票通过,并获得特朗普签署

  最大障碍是中共官媒和外交部

当下,中美贸易战有积极的信号,不过,也有消极的动作。根据18日和19日,美国官办媒体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都转述了《华尔街日报》的消息称,中美有望在11月之前就中美贸易战达成协议,根据报道,在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分别有两次会面机会,虽然特朗普经常称习是他的好朋友,每次他这么称呼,不是加码贸易战,就是对中兴公司罚款加码一次。这是枱面上的问题,11月也是美国中期选举之际,特朗普现在和将来最重要的工作是帮忙共和党助选。

然而,对贸易战友好解决的不利因素也有很多。最主要的方面有两个:一个是国内外的所谓主流媒体和中共官媒;一个是中国的外交系统。西方的主流媒体都是逢特朗普必反。

早前,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曾邀请过《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FT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等所谓的”中国人民老朋友”到访,跟他们交流了中方观点。最夸张的是,沃尔夫回国后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率团到美国谈判之际,在5月10日撰文称:美方草拟的美中贸易谈判框架列出了诸多要求,对中国来说就像是19世纪”不平等条约”的现代翻版。中共官媒、自媒体纷纷跟风炒作,以致刘鹤在达成协议的情况之下根本不敢签署协定。最严重的是共青团官方微博把刘鹤跟美国的谈判与大清代表团做了图片对比,言下之意,刘鹤如果签署了协议就是”卖国贼”李鸿章。

而实际上,这是美国要求中美关税一致,互相尊重世贸规则、尊重智慧财产权、取消贸易和非贸易壁垒。是一份平等的、互相尊重的平等条约,也是十几年前中方早已签字承诺过的协议。

最不可思议的是中国外交系统,在特朗普发推要制裁伊朗之际,中方宣佈跟伊朗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当特朗普准备解决中兴问题的时候,外交部宣佈伊朗总统访华,最后,特朗普加码罚款才最终解决。现在,美国对土耳其制裁加码。根据法广报道,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18日应约与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通电话。之前,中国工商银行给土耳其发放了30多亿美元的贷款。

大陆经济学家高善文曾在一个演讲中说过,已故大陆领导人邓小平为了跟美国搞好关系不惜对昔日的盟友越南一战,向美国递交投名状。换来了中国经济发展的40年。而现在中国的外交是美国制裁谁,中方就明里暗里支持谁。特朗普和其团队又不儍,中国的外交和文宣是中美谈判最大的麻烦制造者。

本周,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将率团访美,为中美贸易战最终解决扫清障碍,而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共官媒和外交。在赋予刘鹤有中美贸易战最终裁判权、决定权的同时,也要为刘鹤团队减压,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媒体报道真实的贸易战,不能达成协议对中国经济的伤害,让中共官媒说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