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相当多的中国人靠玩心眼似的所谓中国智慧活着,最终是害人害己的事。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别人,不关心社会,确举手表示自己很爱国。这听起来很搞笑,很虚伪,也很脑残。请问:“国”是由什么组成的?是由“家”组成的。“家”是由什么组成的?是由“人”组成的。“国”必须爱他的人民,人民才有理由去爱“国”。不然就是自作多情。人的权力“人权”高于一切。这是世界公认“价值观”)

一座小学校门口,施工运料的卡车,在拐弯时压断了一个小女孩的腿。众多送孩子上学的家长高喊:压着小孩了!那司机伸出头来看看,忧郁了一下,又往后倒车,且走斜路,从小女孩身上开过去,把女孩压死了。那女孩妈妈当场晕死过去。

女孩的妈妈控告司机故意压死孩子。警察说那你要有证人。于是年轻妈妈便去找当日现场的众多学生的家长,结果没有一个人出来证明;又找到女孩同班同学,当日也送孩子的学生家长,结果几个家长没有一个人说当时他们看到了压人事件。听他们的口气,他们送小孩时并没有看到什么汽车压人,好象那天根本就没发生这档子事情。

年轻妈妈欲哭无泪:当天在现场,有十几个家长送孩子上学,他们亲眼目睹卡车压死了自己的孩子,怎么现在一个人都不承认有汽车压人这件事情呢?

警察说:你看,你说司机故意压死你的孩子,现在却没有人为你证明有这件事,我们只好认为是交通事故了。

国际列车上,两个俄罗斯人的议论:

哪个国家的人也没有中国人小聪明多。和他们做生意,竞争不过他们的。

中国商人过境时商品要报税,他们就向俄国人行贿,给他们一点好处,逃避了大笔的税费。一开始,俄国人还不习惯,还不好意思。中国人就说:你们太死心眼了。你们一个月工资才多少?报的税又落不到你们的腰包,不如来点实惠的。于是把俄国人也教坏。

他们又向市场管理人员行贿。把他们在自己国内的那些坏习惯、坏心眼,都带到俄国来推销。中国人太热衷走歪门邪道,损人利己。就是不愿认真遵守别国的法律。这实际就是不尊重别人,把别人看得和他们自己自私自利一样。这样的国民,不可能获得外国人的尊敬和尊重的。

美国华人移民,和中国记者的观察:

近来,美国反战和移民尤行频繁,形成一道政治风景线。但无论哪种尤行,鲜见华人面孔。华人远远站在岸上袖手旁观。

别人尤行且由他去,反正华人是餐馆照开,美圆照挣,麻将照打……

去年,美国各大城市爆发移民维权大尤行。洛杉矶一市,就有50万人参加,要求身在美国的非法移民合法化。但华人非法移民虽众多,却鲜有人去参加这种争取自身权益的活动。一个华人餐馆的老板对手下说:你们要去尤行?真是大傻蛋!让墨西哥人去闹。闹成了你们坐享其成不就行了?

华人杨律师感叹到:这种靠玩心眼的所谓华人智慧,最终会害人害己的。华人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别人,不关心社会,一门心思干活。非常勤奋,起早贪黑,要多挣更多的钱,以免被别的华人看不起自己。

当他们看到那些反战肆威、反家庭暴力尤行,和各种各样环保运动时,他们纳闷:那都是别人的事呀,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呢?

一位侨团负责人说:华人无心涉及政治,许多人连选票都不屑去投,更何况尤行肆威了。华人重商轻政的观念,造成他们政治上的失声。失声是很可怕的,将永远是政治上的侏儒,别人不可能尊重你的。

华人不关心政治,不热心事关别人的事情。所以,外国的媒体上就没有所在国华人的声音。他们只闷头干活、做生意、赚钱。当外国人依本国的法律规定处罚华人区的华人时,他们也不和外国人理论,于是发生了意大利华商与当地警察的冲突。

但在冲突之后的第二天,米兰唐人街还是照常营业。许多华人的衣衫上印着很大的忍字。他们一忍再忍,就是不去尤行呀,肆威呀,也不和谁去理论理论,更不会罢市、罢工表示抗议。他们认为罢工是傻蛋:一天少挣多少钱呀!

有人把华人的这种不爱参与政治和不关心别人的行为,认为是华人的目光短浅,是鼠目寸光。而华人自己却自我感觉甚好。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人和欧洲人:地球变暖呀,反战呀,环保呀,某国独裁呀,某国宗教不自由呀,他们都要指责,都是他们的事情,民众还会上街尤行,国家的领导人也会大放厥词。尽管都是别人的事,但他们就想管。别人挨炸弹,他们就要反战;别人喝不干净的水,他们就要求环保。他们把别人的事,当作是自己的事情。他们历来是这副热心肠,所以白求恩就跑到中国来了。中国人把白求恩看作少有的对中国人热心的外国人,岂不知这原来就是许许多多外国人都具有的一种品性呀!

外国人的这种品性,赞成者说他们热心、关爱、助人;反对者则说:瞎操心、多管闲事、甚或干涉别人内政、霸权主义云云。

而对华人的品性怎么评价呢?

冷漠?自私?不讲道义?甚或是冷血动物?

最近的事例:美国校园枪击案死亡32人,举国哀悼:总统下令降半旗;中国一个钢厂钢水烫死32人,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

中华全国总工会呢?不知道总工会主席是谁?此公一般不发言?架子大?而且都是32人!

我们不知这是巧合,还是上帝有意要让中国人难看?

再看过去:克拉玛依1994年的那场大火,烧死325人,其中有儿童288人,其余多为掩护孩子而牺牲的教师。

而我们的领导人又如何了呢?下令降半旗了么?举国又如何呢?有许多人是不是就仅当作一条新闻看看呢?

两相对比,我们是否觉得有些惭愧?

我们再看国人的一些表现: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人们不是去救受伤人员而是去哄抢散落的货物;公共场合暴徒抢劫,他们选择了看热闹;几百人在大街上围观暴徒调戏打工妹,暴徒逼迫打工妹脱衣服,几百人看得津津有味儿:就像是欣赏一幕电视剧;路东的居民被暴力不合理坼迁时,路东的妇女孩子又哭又喊时,路西的人站在一旁看热闹;等路东坼完又坼路西,路西妇女孩子又哭又喊时,还没有住房着落的路东人则心平气和地站在路的另一边看热闹了。

他们都是只为了自己而不管别人的事;结果他们都无法保护自己。中国人到了外国,又是演绎同样的故事。不过是换了另外的版本而已。难怪有人气愤地说:他们是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我们华人为什么会是这样?是不是我们的文化、教育、我们的社会意识、特别是我们的传统思想,和西方相比缺少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