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北京邮电大学世纪学院兼职教授、飞象网ceo、北京3G产业联盟副理事长、秘书长、中国人民广播电台特约评论员、中国电视台评论员项立刚,发了一条微博:不看新闻联播的一般是下等人,他们是不需要知道天下大事,他们也不会做大事,做大事的人在中国得看新闻联播。

此言不到一天时间就引爆网络,诱发无数人的议论。因为大家都在寻思,按照项立刚的意思,自己到底是不是“下等人”。当然,按照项立刚判断下等人的标准,只要不看新闻联播就是下等人。别人是不是下等人,我很难得知,因为别人看不看,我是不知道的;即使晚上7点不准时看,现在都是网络数字电视,随时点播下载往期的节目,都是十分便利的;只要下载好了,就是如厕的功夫,都能补上错过的往期节目。如果有人躲在洗手间看,我就更难知晓了。鉴于问题的复杂性,我就先不给别人瞎操心了。总之,照着项立刚的判断标准:我就是下等人。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同意这个判断标准和判断结果。据我阅读项立刚此微博底下的留言,似乎有不少人都不同意这个判断标准。

由于很多人不同意这样的判断标准,项立刚大概是不同意很多人的“不同意”。故而,19日上午13时许,项立刚再次在微博中说:跟孩子(笔者按:他的儿子叫项天择,这名取得好,取得妙,颇具考究,一定是取自进化论的“物竞天择”之说,不乏小猛兽的内涵。)聊了聊说看新闻联播的帖子,告诉他们,下等人不但不看新闻联播,还玻璃心,最怕下等人这几个字,但他们永远就是渣,再玻璃心也是下等人。

项立刚此言一出,我就二话没说,在自己胸口砸了几下。始终没听见有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由此可以反证,我虽然不看新闻联播,但我的心不是玻璃的。进而反正,我也不是下等人。可见项立刚的话,十分不严谨。一个头衔这么多的大“人”物,说话这么不严谨,简直跟放屁一样。我想有一种可能最大:那就是项立刚把判断下等人的标准,一时精神失常,说反了;也就是说,应该是看衅瘟卵剥,才是下等人,才是渣。

正常人都知道,某些地方的所谓新瘟,一点儿也没有新瘟,只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喧喘。如果它们这种行为有新闻的价值,那么就是它们报道所谓的新闻的这个过程的无耻虚伪。如果有媒体,扒开它们报道的每件事的无耻虚伪,这才叫真正的新闻。当然,人们都知道了,也就不叫新闻了,那叫对虚伪无耻的常识。

其实,项立刚情急之下,语无伦次的话还不少呢。譬如,对于疫苗问题,他说道:疫苗关系蝈嫁安全、国计民生的大事,必须要由国企来做,私有化的结果除了涨价就是弄虚作假。照这个逻辑,我觉得项立刚这么关心国家,证明他与国家安全息息相关,国家离了他就不能活了,我建议项立刚将自己的财产充公,带着自己的妻儿老小,给国家无偿创造财富,当牛做马,帮国家度过经济难关;从而证明自己没有私心,没有对国家的虚情假意。

据说,项立刚早把自己的儿子项天择送到美帝去,打入了敌人内部,还给儿子提供了不少战斗经费。但是,现在国家经济困境是当务之急,不如把儿子先叫回来,把自己转移到美国的财富也拿回来,如果有小三在美国也顺便叫她回来;一家人齐心协力、全心全意的为国服务,为国出力。只有这样,你才能延长你看新瘟卵剥的日子,才能延长你认为的做“上等人”的日子。不然,明天能不能看到新瘟卵剥,都是说不定的事。

上面已经给项立刚处理完后事,我们不妨联系最近的一系列雷人言论分析一下,项立刚之流如此先进的大脑结构,到底是由什么材料组成的。除了项立刚,最近出现的建议缴纳生育·基金,乃至于让丁克族缴纳社会抚养费。在逻辑上,都是一丘之貉。其实,对于哪儿好,哪儿不好,它们都清楚得很。不然,就不会把自己的财产、子女、二奶三奶搞到敌对阵营了。那么,它们现在接二连三的说这样的话,是何用意?

首先,魔界大势已去,垂死挣扎。在最后的癫狂中,给小畜生们肯定施压不小,大会小会,大指示小通知,自然不在话下。时间一长,频率一高,这些顶住压力暂未跳楼的小畜生们,一方面人人自危,一方面又怕主子责备它们光吃饭不喷粪,因此就争相语无伦次地献策献媚。说白了,跟表忠芯是一个套路。

其次,它们本身就缺乏文明氛围中的平等意识,总是有一种把别人踩在脚下的野蛮心理,总有一种把人当工具的奴性心理。因此,它们才能说出这些话,也算是尽力得好好说话了,它们要是不好好说话,会更可怕。在它们的同类中,那些跳楼的,上吊的,跳河的,——其实就是已经不打算再去“好好说话”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