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海南泡沫的发展与破裂

海南,一片神奇的土地。如果说在中国有一个地方用三十年走完了三百年的历程,这个地方不是深圳,也不是上海,而是海南。海南三十年的魔幻历程,总让人觉得,世界好像是不真实的。

历史上,有两位官员给海南打上了深深的烙印,一个是海南籍明朝清官海瑞,另外一个就是原海南行政区党委书记雷宇。

80年代,海南隶属于广东省,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接棒习仲勋担任广东省委书记的任仲夷,只带了他的秘书雷宇从辽宁到广东赴任。雷宇治下的海南,发生了著名的“海南汽车倒卖”事件。

1985年7月31日,新华社播发通电《严肃处理海南岛大量进口和倒卖汽车等物资的严重违法乱纪》,最终,雷宇倒台。与之对应的是,雷宇和海瑞一样,清正廉明,官声颇佳。

倒卖汽车事件,反映了那个特殊时代的疯狂,也给海南留下了投机的土壤,从此,海南和淳朴再也没有联系,只有一个个巨大的泡沫,和剩余的一地鸡毛。

新中国银行破产“第一例”,也是“唯一一例”,就发生在这里,发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

1988年,海南从广东省脱离,成为省级行政区。在1988年到1991年,海南房地产价格基本在1400元/平方米上下,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伴随着全国的固定资产投资热情高涨,海南一马当先。

作为泡沫的中心,海南在这一时期房地产也接近疯狂。据统计,截止1993年底,在海南注册的房地产公司4830多家,约占当时全国房地产企业总数的15%,总注册资金高达500多亿元。

根据《中国房地产市场年鉴(1996)》统计:1988年,海南商品房平均价格为1350元/平方米,1991年为1400元/平方米,1992年猛涨至5000元/平方米,1993年达到7500元/平方米的顶峰。用冯仑的话来说,此时“海南已经热的一塌糊涂了”。

当然,这一轮过热有一定的全国背景,宏观调控成为当务之急。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撤了人民银行行长李贵鲜(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后来的招行行长马蔚华曾经是李的秘书),自己兼任央行行长。1993年6月24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的意见》,1993年8月16日,国务院批转国家计委《关于加强固定资产投资宏观调控的具体措施》。

一系列强硬的整顿措施,让宏观经济快速冷却下来。人们发现,这个冷直接到了零度以下。

02

先天不足:海南发展银行成立

潮水退却,发现岛内所有人都在裸泳。

海南的房地产泡沫破裂,大量外来资金抽走,当地的一众信托公司们也深陷泥沼。

时任海南省委书记兼省长的阮崇武找到老领导江泽民,申请成立一家海南的股份制银行,解决泡沫破裂之后,海南金融体系的遗留问题。

时值中国的信托行业第四次大整顿,信托公司或停业整顿、或在政府主导下转型成证券公司、或组建商业银行。在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马蔚华的建议下,当时的央行副行长郭振乾特批这几家信托公司整顿重组,从而使改造信托公司设立一家银行的思路得到国务院同意,

彼时,中国已经有三家“发展银行”,分别是浦东发展银行(今浦发银行)、广东发展银行(今广发银行)、深圳发展银行(后被平安银行兼并),有三个“发展银行”老大哥珠玉在前,海南省委省政府决定,将名字定为“海南发展银行”。

1994年12月,海南发展银行筹备组正式成立,海南省证券管理办公室主任任峻垠出任筹备组组长,成员有薛建、韩柏、刘廷安等。

1995年5月,5家信托投资公司(海南省富南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蜀兴信托投资公司、海口浙琼信托投资公司、海口华夏金融公司、三亚吉亚信托投资公司)在资产重组后,合并成为海南发展银行,债权债务关系也转移到海发行。成立之初,5家公司的债务被认定为44.4亿,后来又认定为50亿以上。

1995年8月18日海南发展银行开业,注册资本16.77亿元人民币(其中外币5000万美元)。任峻垠当选为海南发展银行董事长兼行长,韩柏任副行长。银行由海南省政府控股,一共有包括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等在内的43个股东。从背景和股东层面来说,海发行的血统还是高贵的,只不过根子上那5家信托公司有点拖后腿。

重组的5家信托公司中,原富南信托转制为海南发展银行海口分行;吉亚信托转为海南发展银行三亚分行;蜀兴信托、浙琼信托及华夏金融公司分别转制为海南发展银行海口蜀兴支行、海口汇南支行、海口华夏支行。

在一片期待声中,海发行开始了征程。任峻垠表示,有足够的信心把海发银行办成合格的现代商业银行,争创国内同业间的一流效益,雄踞先进行列。

而实际上,海发行的经营还是有不少亮点的。截止1996年底,海发行资产规模86亿元,比1995年增长26%,比开业前增长94.3%,几乎翻了一番。各项存款40.5亿元,比1995年末增长58.8%,比开业前增长152%,在岛内各银行中增长最快。各项贷款36亿元,比1995年增长16.1%,比开业前增长97.8%。1996年实际利润1.25亿元,上缴利税3924万元。海发行的人员素质之高,在当时的众多银行里,也是让人注目的。如果从这条路走下去,海发行应该会成为一家优秀的银行。

 

03

看得见的手:葬送海发行

《三国演义》里,舌战群儒的诸葛亮说,“譬如人染沉疴,当先用糜粥以饮之,和药以服之;待其腑脏调和,形体渐安,然后用肉食以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根尽去,人得全生也”。

也就是说,当病人生病时,要先调养身体,而后缓慢用药。

而海发行的沉疴非但未治,又添新恙。海发行本身存在的问题主要是有两个:

一个是存贷款业务高度集中在岛内,与当地经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和当下国内的众多农商行很像),而海南金融生态已经被房地产破坏殆尽,海发行不得不采用高利息的形式吸收存款;

二是海发行的历史包袱太重,海南政府对海发行伸手太多,行政干预色彩浓厚。最终,见势不妙的海发行董事长兼行长任峻垠(最终因严重违反金融政策法规被查处)、副行长韩柏均提出辞职。

在处理了5家信托公司以后,人行海南分行发现,海南省城市信用社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截至1997年6月30日,海南原有城市信用社34家资金总计137.08亿元,负债总计141.53亿元,所有者权益为-4.45亿元。

1997年5月起,海口市城市信用社主任陈琦出逃,引发储户恐慌,纷纷挤提存款,海南省城市信用合作社相继出现支付危机。在海南省政府和人行海南分行的主导下,《处置海南城市信用合作社支付危机的实施方案》出台,将这些信用社并入海发行,这一决定,最终葬送了海发行。

实际上,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下,整个中国的金融体系都岌岌可危。居民对银行体系的不信任达到历史最高,挤兑现象时有发生,部分银行通过新增存款、收回贷款和清收其他资金已经不能满足兑付居民储蓄存款的需要,在此情况下,央行下发《关于城市信用社动用存款准备金有关事宜的通知》,这是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通过动用存款准备金来应对挤兑的情况。

海南的情况更加严重,海发银行兼并信用社后,面临的首件大事便是如何解决原信用社的支付问题。由于原信用社存在大量的非法高息存款,海发银行在保证原信用社储户支付的前提就是,只保证给付原信用社储户本金及合法的利息。因此,许多在原信用社可以收取20%以上利息的储户在兼并后只能收取7%的利息。

对于客户来说,这几乎是赤裸裸的违约,于是,挤兑爆发了。实际上,面对挤兑,银行能做的,就是向公众注入信心,并且无条件向客户提供存款兑付。电影《白银帝国》里,面对客户拿银票要兑付现银,尽管山西票号没有那么多现银,但是掌柜还是让拉着现银的车(实际上里面装的是石头)大摇大摆的在客户面前走过,并及时兑付,在一定程度上平缓了挤兑。

当然,在海发行面对挤兑的情况当中,人民银行和海南政府也做了一些努力,分别提供40元再贷款和7亿的财政资金。但是挤兑情况过于严重,导致情况急转直下,人民银行在3月停止向海发行“再贷款”,成为压垮了海发行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使海发行随后推出了限额取款政策,支付限制在6月初最严重时竟然达到个人储户一次只能支取存款100元的程度,这种政策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公众的恐慌心理。

实际上,2014年中国江苏北部也有农商行发生挤兑,事发当天,银行董事长亲自押送4000万现金,江苏省联社也准备4亿现金随时准备应对。当地人行、政府也积极响应,当一辆辆装着现金的大卡车停在民众面前时,信心恢复了,第二天挤兑就逐渐平息。

也就是说,当挤兑发生时,第一要全额保证客户存款兑付需求,第二就是注入信心。但是,海发行既没有现金,也没有时间了,最终走向破产。

1998年6月20日,人民银行海南省分行召集海南发展银行董事会议,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司长蔡鄂生宣读了人民银行关于关闭海南发展银行的决定。这是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家破产的银行。

时任海南省副省长的汪啸风有一句话,说海南发展银行如果关闭,海南的经济会倒退十年,一语成谶。海南发展银行关闭是一个标志,海南的经济和金融进入了谷底,因为在接下来的16年时间里,海南没有新的金融机构产生。尽管有不同层面的声音让海发行复业,但是最终因为阻力太大,均没有后话。

在海南发展银行被关闭17年后,海南省即将迎来第一家农村金融体系外的法人银行—海南银行。

海南银行的高管们在对外口径上,总是要强调一下:海南银行与海南发展银行没有任何的关系。

二十年了,海南发展银行的破产清算工作至今没有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