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区块链正在以这样的形象走进普通人的生活……

就在昨天晚上 8 点半的时候,同事 在团队群里说:「我在打车,太可怕了,吓死我了!」

我们都惊恐万分地问道是遇到性骚扰了吗,还是出啥事了,难道 同事 有生命危险吗?

同事 不慌不忙地说,「太可怕了,出租车司机在跟我推销一个数字钱包。」

出租车司机说:「现在国家经济下行,货币贬值很明显,以前买东西花的钱现在得多花不少钱。我给你推荐这个能理财赚钱的数字钱包,叫 VPay,每月利息 6%,一年翻一倍,再通货膨胀也能给它稳住。」他还向 同事 展示了 App 内自己赚钱的截图,下图为网络图片。

同事:「您不怕他们跑路吗?」

出租车司机:「这用的是区块链技术。你知道比特币吧?没有区块链技术,比特币早完蛋了!」

同事 安全到家之后跟我们说,「可怕啊,真的,一个老大爷都这样了。」

大爷,这是传销,不是理财。

披着区块链外衣的传销骗局

Vpay 是一个标榜采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算力支撑、恒量发行、代码开源、数字货币、全球支付、国际交易所、两折消费、资产放大 6 倍等等概念的传销骗局。

Vpay 首次出现于 2016 年,在 2017 年就已经开发出了产品 App Vpay 速通宝,其宣称基于 OpenCoin 技术打造了一个去中心化的支付体系,甚至号称投资 1000 元,一年后静态收益可以达到 2 万元。

这样的收益回报,让不少人参与其中。在 Vpay 的百度贴吧里,几乎每分钟都会出现一个新的帖子或回复,「热闹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这是一个换汤不换药的传销骗局罢了,因为这个骗局中包含了大量的传销常用概念:静态收益、动态收益、消费复利、复利倍增等。

创始人资料中有明显的漏洞,比如 Google X 项目是在 2009 年成立的,但此人却在 2008 年就已经在职。其他提到的奖项,也全部都是假的,甚至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都无法查证。在腾讯灵鲲金融风险查询举报中心小程序查询 Vpay之后,我们看到有1544 人标记该项目为有传销嫌疑。

最关键的是,Vpay 采用的是拉人头的传销模式,必须有新的人入场,前一个人的账面余额才能真正提现。前一个人为了能够回本、赚钱,就必须拉下一个人入场才行,直到没有人入场时,整个资金盘塌掉。

这种披着区块链金融创新外衣的传销骗局其实早就被国家盯上了,相关部门的治理行动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今年 4 月份,腾讯曾经整治过一批 Vpay 交流群,所有成员都被提示「因涉及相关商业诈骗,该群被停止使用」为由踢出群,相关上线、头目的微信号也被封禁。

但是仅仅过了 4 个月的时间,Vpay 又以身边人可以接触到的方式卷土重来、死灰复燃。

区块链上无法消失的传销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已经预测到下面的留言中会有大量已经身陷传销无法自拔的人来怒斥:

「你们搞清楚再来说话好吗?」

「这是我的邀请码,我请求发帖者试一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兄弟姐妹们,赚了钱的来给我点个赞!」

传销永远都是传销,传销的组织者会无止境地在传销这个恶名上套上新的概念,希望通过全新的、大家不知道但是觉得很创新、很靠谱的概念来蛊惑投资者,这种情况在区块链这个概念开始普及之后越发严重,因为去中心化的运营模式给了传销新的发展温床。

以往的传销只要找到上线,就可以顺着线索一锅端掉,我们在电视、新闻中经常可以看到警方又在某地查获了一个传销窝点,这种中心化的传销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去中心化的传销。传销的宣传采用线上和线下的渠道一起推进,线下利用传统模式,坑害自己的亲朋好友,线上则包装概念、利益诱惑,坑骗网友。

而且因为许多传销项目采用的区块链技术,比如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之前报道的维卡币,这样的项目即便在某一个地方被端掉了,也会很快在另外一个地方崛起,只要传销币的服务器还在运行,这种打着区块链名号的传销项目就永远不会消失。

但我们需要明白:让投资者受损的不是区块链,而是传销行为。

拒绝区块链的污名化现象

如果传销只是以这种方式进入区块链世界,那么它正在以让人不可思议地速度摧毁区块链网络。

从 8 月 7 日开始,相信各位正在使用以太坊网络的读者都已经发现了,转账手续费最高达到 10 元人民币,以太坊区块链网络的使用成本暴增,严重影响以太坊的正常使用。

而造成这种拥堵的是一个名为 LastWinner 的仿 Fomo3D 游戏,这个游戏采用了 Fomo3D 几乎一致的游戏模式,这个完全不开源、靠拉人头来获益的闪拍游戏理应不会引发多大关注,但我们没想到的是,负责该项目的是一个臭名昭著的传销组织蚁群传播 IAC/ADC。

这个游荡在中文互联网世界上的传销组织有着广阔的人脉网络,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积攒了 2 万人参与注册,游戏开始 3 天之后就进行了超过 22 万次的交易量,这样惊人的交易量是以往以往以太坊网络用量的数倍,达到近期最高峰,是造成以太坊网络拥堵的罪魁祸首。

以太坊网络拥堵带来的是什么?正常的交易需要缴纳十倍、甚至数十倍的手续费,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这样的手续费在必要的情况下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于开发者、项目团队来说,以太坊网络拥堵带来的是运营成本暴增。传销正在以这种微小的手续费变化来影响用户的使用习惯,最终影响区块链网络的正常运行。

除了手续费的这种高频、小额成本对区块链的影响之外,传销对于区块链更重要的影响在于区块链的污名化,进而让普通人对于区块链产生「这个行业都是骗子」、「这里都是诈骗」的刻板印象。

当出租车大爷几个月后发现自己提不出现的时候,他或许会将自己的投资失利归咎于区块链技术。而社会中对于区块链的刻板印象也越来越严重了,在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发布在腾讯新闻客户端上文章的评论下方,我们看到了大量读者对区块链冷嘲热讽。而刻板印象一旦形成,对于一个行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当年因为青少年网瘾问题,让整个游戏产业被冠上了精神鸦片的污名,游戏行业通过多年的努力和发展,让不少游戏登上了世界比赛的舞台,中国队也在不少电子竞技比赛中获得大奖,这俨然是一个新兴的娱乐竞技产业,然而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网瘾治疗学校

区块链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确实有不少坏人在混乱的区块链世界中摸鱼,导致区块链不断地被扣上诈骗、割韭菜、传销的名号,但还是有不少项目方在努力做事情,这是不容置疑的。

面对传销这种会给区块链带来污名的行为,我们区块链从业者能做的就是:远离传销、拒绝传销以及传播正确的投资理财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