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以国家的名义向世界、向非洲伸出援助之手,抛洒我们的爱。我们无悔我们的选择,无悔我们的人生。”

这是一位湖南援塞拉利昂医疗队成员、妇产科汉人医生的出征感言,她义无反顾,让人钦佩。

既使很快要踏上环境恶劣的非洲大地,这些善良的中国汉人医生和护士们还是含泪告别了父母、爱人和孩子,出遥远万里帮助那些黑人。

可是,他们在黑非洲遭遇了些什么,却没有人真正的关心和了解。

极易感染艾滋病

程医师。2015年他背上行囊,告别祖国,辗转万里到了非洲,开展为期两年的医疗援助工作。

在援非的近两年光阴里,他经历了种种前所未有的体验,最后意外感染艾滋病回到了祖国。按医院的安排,他主要担负儿科门诊工作。这里由于药物稀缺,检查手段匮乏,再加之贫穷愚昧,有时会发生各种意想不到的事。

有次程医师善意地让一个妇女去做检查、化验,却没想到竟然被她用听不懂的非洲土话破口大骂。

自从中国医疗队到了后,每天门诊候诊大厅就有很多病人来等待。

他们大声喧哗着,尖声吵闹着,有时甚至还会动刀动枪地打起来。程某便亲身遇到一个黑人男子拿着大砍刀,在大厅砍翻了两人。

有一次,程医师在给一个黑人妇女包扎枪伤时,意外地感染了艾滋病。

回国之后,他为了不连累、感染家人,狠心和妻子离了婚,几年之后,一个人孤单地死在了出租屋里。

经常遇到抢劫和哄抢

李医生在被两个黑人少年打晕在地后,他被抢去了身上的手机和钞票,以及所有值钱的东西。甚至衣服、皮带、裤子都被他们掳掠了去。

此后,李医生发了三天高烧,说胡话。过后他越想越后怕,再也不敢一个人大白天的出去。

先到的同事告诉他,要了解这些黑人抢劫犯的厉害,因为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得丢命。

这些非洲的黑人孩子,从小生长在充斥着抢劫和强奸的贫民窟,父母生下后,也仅仅是不让他们饿死,其他一概不管。

这些黑人从小接触暴力凶杀,他们生活中的所有一切都是和暴力,枪支,色情,毒品有关,别的一概不懂,也不关心。

十几岁的孩子没有轻重,互相攀比的是枪、犯法、谁胆大凶残。最危险的就是这些小黑孩。

在非洲的中国人无论是做工程,还是做生意,都是把安全问题放在第一位考虑,即使再觉得安全,也不能不做好防范。

随时可能发生的性侵

张女士是四川省三甲医院的护士长,2017年满怀热情地报名参加了援非医疗队。

到了非洲后,她没有看到旅行社和浪漫主义者们描绘的神秘秀美景色。

相反,入眼的、接触的、感知到的,却全是人性的泯灭和野蛮。

援非人员容易感染疾病,工作艰辛,在她看来或许不是最难克服。最让她难以想象的是,随时可能发生的性侵和强奸。

有次她准备给一个黑人成年男子进行臀部注射,没想到那个黑人却突然褪下了裤子,一把将她拉了过去,竟然想在注射室里强奸她!

至于平时经常会遇到的袭胸、摸大腿,则是几乎每周都会发生的可怕事情。

我们真的需要从国家层面上反思一下,这样无私援非有多少意义?我们为什么总在打肿脸充胖子?非洲黑人又给过我们什么?

一个流传甚广的谎言是:非洲把中国抬进联合国。事实已经查明,这在颠倒黑白。当时的投票情况是支持26,反对15,欧洲支持23,反对1,投赞成票的比例远远低于当时和中国不太友好的欧洲。

非洲对中国寸功未立,如果每年还花费中国老百姓大量的血汗钱去提供巨额援助,而对自己国内的贫穷群体置之不理,实在是值得商榷。中国没有殖民过非洲,也没有贩卖过黑奴,中国不欠非洲一分一厘。

政府不能绑架全民利益,现在各地还花大价钱引进非洲人,让他花中国纳税人的钱,抢中国人的资源,抢中国人的工作机会,抢中国男人的女人。

当然,中国保护外国人的合法正当权益是应该的,但决不能提供超国民待遇来吸引外国人来华。更不能让大量的黑人和中亚南亚穆斯林进入中国鸠占鹊巢,肆意欺凌和侮辱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