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9456c853284723b2843206641af9f5_th.jpeg

房产中介,本是依附房地产的寄生虫,如今却在资本的驱动下,异化成嗜血怪兽,狂吸全国人民的血。

 

房产中介,正处在风口浪尖。

一是北京打击“黑中介”投诉举报热线开通首日,就有23家违规中介机构被查处。

二是长租公寓杭州鼎家爆仓破产,4000户租客受损。

三是湖北一房产黑中介团伙,被法院判为“黑社会”。

其实,房产中介被人诟病由来已久。

2016年,上海市消保委联合上海社科院发布的《上海市房产中介消费者满意度调查》报告显示,消费者对房产中介的满意度很低,平均值只有7.47,远低于其他行业8分至9分的均值。

在知乎上,有人提问:“北京靠谱的租房中介有哪些?”获赞最高的回答是——“没有”。

房产中介,为什么招人恨?

因为,房产中介已经异化成了嗜血怪兽,狂吸全国人民的血。

01

房产中介的名声,先是被“黑中介”败坏的。

根据相关规定,房产中介要想取得合法经营身份,除了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申领营业执照外,还要到房管部门进行备案。

现实中,很多中介只有营业执照,没有进行备案,游离在监管之外。

“黑中介”之黑,不仅是户口之“黑”,更在于手段之“黑”。

黑手之“扰”:电话轰炸

如果你打电话给一个中介询问买房事宜,之后几乎会接到所有中介的电话,防不胜防。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据《上海市房产中介消费者满意度调查》显示,71.1%的消费者表示遭遇过房产中介的电话骚扰。

黑手之“骗”:以假诱真

链家地产董事长左晖曾自曝行业潜规则,在北京,消费者所看到的二手房房源信息中,每8条中才有1条是真的。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中介往往发布一些条件好、价格好的虚假房源信息,引诱购房者前来购买。等到购房者上钩之后,就以现在的租客不让看房或该房原业主不愿出售房子为借口向购房者推荐其他房子。

以假房源引诱真买家,中介就这样勾搭上了客户。

黑手之“坑”:巧立名目

《每日经济新闻》的调查显示,80%的租客都曾有过被克扣押金的经历。

中介利用合同条款的含糊、霸王条款,强加租客违约的风险,借机恶意克扣租金、押金。

更有甚者,在合同中巧立各种收费名目,收取钥匙押金、电卡押金、维修费、卫生费等,坑你没商量。

黑手之“暴”:拳打脚踢

租客被“坑蒙拐骗”,只好忍气吞声,如果稍有反抗,引来的可能是“拳打脚踢”。

很多黑中介,采取威胁、恐吓等暴力手段驱逐承租人。

在全国首例房产黑中介团伙被法院判为”黑社会”的案例中,房东因被扣留租金,与中介争执,后者组织十多人殴斗,甚至打伤出警的辅警,嚣张至极。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北京晚报曾做过一次关于黑中介的调查,数据显示,天通苑、回龙观、西二旗等所在的北五环,聚集了大量黑中介。想在这些地方租房,避无可避。

据说,在北京租房,是每个北漂离黑社会距离最近的一次。

02

如果说,黑中介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那么,中介行业“这锅粥”,本身就不干净。

上面的招数,并非黑中介独有。实际上,扰与骗,早已成为了中介行业的惯用伎俩。

房产中介不受人待见,还在于中介费。

租房中介费暂且不论,单看二手房交易中介费,佣金一般在房价的1%至3%之间。

北上深的房子,动辄千万,也就说,中介卖一套房子,就能赚一二十万。试问,中介付出的成本,值这么多钱吗?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更离谱的是,中介费以固定的比例锚定房价,同一个中介卖同一个小区的两套房子,只因面积大小不同,获得中介费可能相差10万元。试问,中介付出的成本,值这么多差价吗?

有人会说,房产中介千千万,可以选择收费低的中介。现实却是,部分中介垄断了房源,让买房失去了选择权。

一些中介与业主签独家委托,承诺在一定时间高价格卖出,并提供赔付。以此获取房源,形成垄断。

掌握独家房源后,房产中介就可以收取高额佣金。行业之间又达成默契,消费者只能被迫接受。

2014年,天津出台了《进一步规范房地产中介服务费的通知》,打破实行多年的二手房中介费总房款2%的规定,实行市场调节价。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谁知道,规定出台不到一个月,天津房产中介市场前三大企业——我爱我家、链家、中原同时涨价,将二手房中介服务收费标准由总房款的2%上涨到3%,狠狠打了天津政府机关的脸。

今年年初,一份《地产中介佣金报告》显示,某地产中介,30%以上经纪月均收入过万,5%的经纪年薪在100万元以上。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不是不让地产中介赚钱,局长只是觉得,现在的中介费收费方式,太不合理。

03

房产中介招人恨的根本原因,还是违背了本分。

每一个行业的存在,都是根据社会需要产生的,房产中介也不例外。

中介者,居中、介绍也。

房产中介,就是以第三方身份,撮合卖方与买方,达成交易后获取佣金。所以说,房产中介的本分,就是促成买卖双方交易。

看看现在的房产中介,置买卖双方于不顾,以自身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

按比例收中介费,间接鼓励了中介的行为。为了赚取更多中介费,也为了讨好房主,获得独家房源,中介怂恿卖家抬高租金和售价,刻意制造房子稀缺的气氛,让买家恐慌。

早在2012年,就有新闻报道,中介把控大部分房源,推动北京房租淡季逆势上涨。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从最近曝出的杭州鼎家破产一案看,赚点中介费,已无法满足,中介的吸血管,又插进了租金。

现在房产中介的玩法是,空手套白狼,以租金贷的形式,侵吞租客的租金。

杭州鼎家的商业模式是:

让租客去网贷平台贷款,一次性付1年的租金,分12期还款;贷款由鼎家拿去了,鼎家却不一次性结算给房东,最多只给一季度。再利用截留的租金去租更多的房子。

嗜血的房产中介:中介费那点钱,我早就看不上眼了!

鼎家之所以破产,就是因为类似P2P的资金断裂引发的连锁反应。

后果是,租客不仅拿不到先行支付的押金,还依然要每月按时向网贷平台还钱,房东也收不到房租。

杭州鼎家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的中介,正以类似的方式大发其财。

难怪有评论称,中介比贩毒、抢劫赚钱多了。

04

房产中介,本是依附房地产的寄生虫,如今却在资本的驱动下,异化成嗜血怪兽。

中介吸血的恶果之一,就是推高了房租、房价。

房地产是基础行业,上涨的房价、房租进一步推高了整个社会的成本。房产中介却借机越吸越大,膨胀成垄断巨兽。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城市里的店铺纷纷倒闭,房产中介却越开越多。

所以说,依附房地产的中介,在狂吸全国人民的血。

更进一步说,无论是备受诟病的房产中介,还是争先恐后的假离婚,都是畸形的中国房地产,影射在现实中光怪陆离的景象罢了。

当前的房租上涨潮,主要原因还是供需失衡,房产中介只是推手之一。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招人恨的房产中介终于犯了众怒,沦为了整个房地产高压锅的出气筒。

局长想说的是,要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只打中介的屁股,远远是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