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逃贪官,祖国喊你赶快回来投案自首!

23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外交部五部委今日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

公告中明确指出,职务犯罪海外在逃人员如2018年12月31日前自首,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有效挽回被害单位、被害人经济损失,积极退赃的,可以减轻处罚;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带着大笔赃款,潜逃国外,真的能过上神仙般的生活吗?

别天真了,贪污受贿是全世界所有国家人人喊打的犯罪行为,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被打上“贪官避难天堂”的标签。

事实上,潜逃国外的日子还真比不上回来“蹲”监狱强——

“死也要死在美国”

杨秀珠,浙江省温州市原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

在职期间,她贪污公款1900余万元,受贿730余万元,2003年取道新加坡潜逃到美国,因为在中国百名红通人员的名单上位列“榜首”,因而她更被人熟知的是“红通一号”的身份。

她还有句名言:“就算死也要死在美国”。

一开始,杨秀珠的确衣食无忧,她用赃款在纽约购买了多处房产,过上了“包租婆”的生活。

好景不长,2003年6月中国发布红色通报后,杨秀珠听说美国移民局在到处找她,吓得立刻从纽约躲到了洛杉矶,深居简出,只是偶尔给房产经纪人发几封邮件,几乎与世隔绝。

很快,她在美国也待不下去了——因为杨秀珠在美国吃了官司。

由于杨秀珠在美国的房地产涉及到很多税收问题,其税收名目多如牛毛,她在不经意之间竟然欠下了纽约市地税、停车场地税、环境控制委员会税收等十几项税费。

在被起诉后,她通过律师了解到,她出庭的后果很可能是被驱逐出境,因为她在美国使用的护照是通过非法途径得来的,另外她用赃款通过代理公司购买房产还涉嫌洗钱,这在美国同样是重罪。

怎么办?杨秀珠还是那一招——跑!

这次她跑到了荷兰。在荷兰,她又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这种寂寞的生活让杨秀珠痛苦不堪:一个人生活,没有人跟她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人惹她发一次脾气。

圣诞节前夕,杨秀珠在电话中从赵宝那里听说在阿姆斯特丹有一个华人聚会。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一个华人了,她内心里涌动着一种渴望:参加这次聚会,听听乡音。为了“安全”,她还进行了伪装。

正是这次聚会,成了她最后的欢乐。在聚会上,有一个荷兰籍的温州人,曾是温州一名地产商,在温州被杨秀珠毁掉了红红火火的事业。这个人一眼就认出了她,并报了警。

随后杨秀珠躲到了阿姆斯特丹的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整天躺在发霉的房间里,盯着滴水的天花板。据媒体报道,那时她经常“绝望地哭泣”。当这一系列反常表现引起了房东的怀疑,房东再次报了警。

就这样,杨秀珠在荷兰被拘捕。因为荷兰与中国没有引渡条约,她靠着反复上诉,钻了荷兰法律的空子,在荷兰以非法移民的身份“赖”了整整9年。

媒体报道,2014年,她在荷兰请求政治避难被拒绝后,在即将被遣返会中国的前夕,从非法移民中心逃脱,拿着一本假护照,辗转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最终坐着火车进入美国,但一到美国,收到中国反腐协助请求的美国警方就将其拘捕,并送进了移民监狱,一直到回国前都再也没能出去。

在移民监狱,她放出话来:就算死也要死在美国。但是美国的监狱可不像她想象得那么简单。年过70的杨秀珠身体每况愈下,靠药物维持生命,美国监狱中的医疗条件根本无法满足,甚至她的鞋坏了,监狱都无法提供一双新鞋。

从“死也要死在美国”发展到最后,杨秀珠每天都要给律师打三四个电话,反复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最终在2016年11月她回国投案自首,退缴了全部违法所得,最终被法院减轻处罚,以贪污罪、受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

实际上认真算起来,从她2003年案发到2016年回国这13年潜逃海外的日子里,她虽然坐拥巨额赃款,但实际上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不过是不断在逃亡路上奔波,在监牢里等待外国法院的判决。

结果呢,等来的是国际间司法互助越来越顺畅有效,最终逃脱不了回国受审的命运。

在新加坡的“美好”日子

李华波,江西省鄱阳县原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

李华波让人熟知的是他的犯罪情节,一个小小的股长,贪污近亿元,被媒体称为“亿元股长”。他在百名红通名单上排在杨秀珠之后位列第2。

李华波很嚣张,2011年2月潜逃国外前寄出4封信,详细记述了他如何贪污公款的过程。收到信件的财政局长大吃一惊,这才知道,9400万的公款被李华波通过私刻公章的方法贪污了,这相当于这个县年财政收入的四分之一。

李华波很狡猾,在信里说自己跑到加拿大,但实际上他逃亡了新加坡,并以商人的身份安顿了下来。

很快他的行踪就被公安机关通过出入境记录查找到,2011年3月中国向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红色通缉令,并向新加坡国际刑警发出了协查函。

媒体报道,李华波经常上网的大女儿终于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一家人如遭霹雳,妻儿们抱头痛哭。“幸福”的生活也就十几天,就被无情的现实击得粉碎。

新加坡警方在确定李华波的身份后将其拘捕,以涉嫌不诚实接受赃款罪启动了对李华波的司法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8月,鄱阳县检察院收到了新加坡检方的一份邀请函,请求就李华波案提供证人出庭,进行国际间的司法合作。中国检察官作为证人,站到了新加坡的法庭上指证李华波的犯罪事实,证言被法庭采信。

经过长达两年的诉讼,2014年7月10日李华波被新加坡法院判处15个月监禁。在此期间,他行动受限,海外资产被冻结,国内的非法所得被法院裁定没收。

事情并没有结束,2015年在李华波服刑期满后,他立即被遣送回国,又接受了国内的审判。

2017年1月,法院依法对李华波以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怀揣数千万资产,在国外逍遥了一共不到20天,“亿元股长”的逃亡之路虽然走了4年,但他这4年实在没有什么好“夸耀”的,他正赶上了国际司法合作越发紧密的时代,恢恢法网在劫难逃。

2年8个月就像28年

王国强,辽宁省凤城市原市委书记。

2012年4月6日,因在处理凤城市供暖不达标而引发的群体事件中工作不力,王国强被免去凤城市市委书记职务。

知道自己受调查在所难免,自己收受贿赂的事终难掩盖,王国强带着妻子仓皇逃窜。

2012年4月24日,一个普通的周二上午,王国强理应去丹东参加一个会议,但他却并没有出现在丹东,而是和妻子出现在了沈阳桃仙机场,使用私人护照悄然出逃。

但提起这次“成功”的出逃,王国强却悔恨交加:“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梦,一段不愿回顾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

西雅图,美国西海岸城市,王国强夫妇踏入美国的第一站就选在这里。然而,在这座曾被称为全美最佳居住地的城市,并没有他们能安居的空间。由于是外逃,他们不敢用护照在酒店登记,只能和别人一起住在合租屋里。

他回忆说:合租屋的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房客人高马大,声大如钟,少有修养,看到我爱人时就目露淫光,实在是让人惊恐。我爱人整天惊恐不安,我整日也设想和准备着发生不测。白天和妻子躲在自己的不足十平方米的屋子里,傍晚才敢步行到超市买点吃的……

这期间,他与妻子有护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医,与国内亲人不敢联络,与美国的同学和朋友不敢联系。特别遗憾的是,为了不连累女儿,在美国两年零八个月,竟然不敢告知在美国留学的女儿,自己与老婆身在何处,更谈不上见面了。

旅游签证到期后,王国强和妻子成了非法移民,他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只能不停地换合租屋,后来又从西雅图躲到了洛杉矶。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国强越来越觉得举步维艰。

因为不敢用护照,在美国期间,王国庆不敢去看病。别说去医院,连药都买不到,因为在美国买治病的药都需要处方,都需要持护照才能见到医生。

王国强自述称,在潜逃期间,心脏病发,仍硬撑,挣扎着在路旁边的小椅子上半坐半躺。妻子那段时间以泪洗面,心情抑郁,毛病很多,脖子变大了,可能是甲亢,眼球也变硬了,担心是青光眼,但都不敢去医院。

“两年零八个月说起来是那么的短,但对我来讲就像过了28年一样。”他在忏悔书中说,“我们俩宁愿病死,也不敢公开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个惨呀。至于当时的心境,那简直都没法形容,一个天上,一个地上,整天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都说美国是天堂,现在我才知道,中国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如果在入监和我那段美国偷生的处境两者必选其一,我宁肯入监……”

2014年12月,王国强回国自首,后被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

潜逃海外不再是贪官的“首选”,近年来,国内法律的牢笼扎得越来越严,从违法所得没收的刑事案件特殊程序的制定,到职务犯罪缺席审判制度的实施,在追逃中占据了主动,人跑了,钱往往跑不了。

国内的追逃工作更开展得如火如荼,“天网”“猎狐”战绩累累,近年来,我国与20多个国家反腐败和执法部门就追逃追赃工作开展交流与合作,外逃人员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地球上能容得下外逃贪官的土地面积在不断收缩。

百名红通人员,自发布通缉后的几年间,通过种种方式回国的早已超过了半数,有回国自首的,更有遣返、引渡回国的。

数字只说明一件事,如果不回来自首,让贪官回国的方法还有很多,只不过可能有的更花时间和精力,但贪腐者虽远必诛,一旦被遣返引渡,将永远错失从轻、减轻处罚的机会。

2018年12月31日,这个deadline外逃者们你们看见了吗?这次是真的为你好,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