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处独家获悉,李嘉诚家族旗下的长江实业上海公司,已悄然展开了一场大裁员。

接近长实的多位人士向财联社记者透露,裁员并非最近才开始,今年春节前后长实上海公司即下达了裁员通知及补偿方案,涉及投资、营销、工程等多个部门,目前已有不少员工离职。

一位曾就职于长实上海公司的人士表示,公司有不少工龄较长的员工,一些人在职年数已超过十年,此番裁员令部分员工措手不及。“此前上海公司还没有出现过大幅度裁员,今年这次裁员可能还有其它原因,因为这次动作较大,很少见。”

据财联社不完全统计,近五年来,李嘉诚在内地和香港抛售物业总计套现已超1100亿港元。

“尽管李嘉诚多次表示并未从内地撤资,但近几年不断卖掉内地及香港多个物业,与其很少买入地块之间形成较大反差。此次长实上海公司大裁员,是李嘉诚家族继续收缩内地房地产战线的一个重要表现。” 一家国际咨询机构高层分析称。

裁员力度罕见

长实上海公司一位前员工告诉财联社记者,今年春节前后长实上海公司向员工下发了减员、调动通知,并设定了相应补偿方案。得到通知的员工提出意见,表示春节前后换工作较为困难,希望有半年多的缓冲时间用于寻找工作。

“自春节前后上海公司提出裁员后,半年多已经走了不少人。”上述长实前员工说。

“整个上海公司都在裁员。”一家与长实上海公司有过业务合作的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前不久我与长实上海公司某部门经理接触时,长实这位经理表示此番裁员力度不小,并开玩笑称大有几分解散上海公司的味道,因为此次裁员的不只有负责项目前期拓展的投资部,还包括营销、工程管理等多个部门。”

“这位部门经理提到,上海公司预计至少裁员三成。”上述人士补充道。

接近长实的房地产业内人士则向记者透露,由于长实上海公司在开发的楼盘不多,近几年也没有拿新的项目,目前的团队并不需要太多人员。因此除了保留少量工作人员对正在开发的项目进行收尾之外,多数人员将按照内部补偿方案,同时结合个人情况进行补偿之后离职。

他还表示,“对目前已有项目完成收尾后,按长实上海公司这样的态势,预计这些人员之后也可能会逐步分批离开。”

尽管目前长实在上海裁撤人员的总体规模尚未可知,但从该公司名为“品质控制管理部”的部门被裁撤的情况,得以初步窥得长实此番动作的大小。

上述长实上海公司前员工告诉记者,品质控制管理部要对楼盘工程质量、安全以及进程等进行管理监控,可谓长实工程部门对质量进行管理与检验的重要部门。然而经过一番裁撤后,目前上海公司只剩下很少几个人,由集团一位副总直接管理。

此外,接近长实上海公司的人士向财联社透露,长实上海公司投资部门此前还有几名拿地投资的人员,然而该部门已基本空了,目前只留下投资部一位负责人。此前一个项目至少配备一个策划以及几位营销人员,但今年公司提出裁员后,一个策划要兼管两三个项目,销售部裁撤后只剩下一两个人。

对此,记者向长实上海公司求证,该公司相关人士既未承认也未否认,仅表示“不知道这件事。”

内地房地产业务再“瘦身”

对于长实为何对上海公司展开大裁员,曾就职于长实上海公司一位员工告诉财联社记者,长实在沪项目少是原因之一。“上海原本项目就不多,近几年也没有拿新的地块或项目,因此裁员对长实的影响并不大。”他表示。

“这样做的原因,应该是长实认为内地楼市将处于长期调整期,因而并不适合投资或买入新土地。”一家研究机构驻香港研究经理分析称。

财联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长实目前在上海仅有两个待售住宅项目,一个是位于嘉定区的湖畔名邸905地块项目,长实拥有100%权益;另一个是普陀区真如的御湖名邸,长实拥有60%权益。

除了前述两个住宅楼盘,长实在沪还有一个商业项目。长实8月初公布的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公司对位于静安区的世纪盛荟广场拥有60%的权益。不过静安项目自2013年3月贴出施工铭牌开始,至今已长达五年之久,仍在缓慢施工;而在长实2018年中期报告中,并未披露该项目的竣工日期。

就长实的运营策略,一家国际房产机构中国区研究总监表示,长实做开发的一个主要特点是超长时间的开发–通过马拉松式的“慢开发”为公司带来更大的收益。对此,上述长实上海公司前员工也表示,长实开发运营风格较为缓慢,相比其它高周转房企差别不小。即使是已经在做的项目,推进速度也很慢。

业内人士认为,这种运营方式并不能很好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原因在于,虽然开发周期长,但在产品端无论是实际的应用还是创新方面,长实开发出的项目并没有优势和竞争力。

考虑到长实此前多次抛售内地物业,业界认为长实上海公司大裁员更深层次的原因,与该公司对内地房地产市场的判断有关。近几年以来李嘉诚旗下的公司一直出售包括在内上海的物业,却极少再购入土地。

接近上海长实的人士透露,长实的投资拓展部门其实也一直在上海及周边寻找新的合适的项目,并多次提出投资计划及建议,但投资方案却屡屡未能通过香港总部批准,因此多年以来长实上海公司在收获新项目上并无实质性进展。

但一家知名房企投资部经理却质疑道:“怎么会拿不到地?更多是不愿增加投资。在上海这样的热点城市拿地的确是有困难,但并不代表拿不到项目。没有增加新项目,一定程度上应该是不愿买入。”

千亿资产大腾挪

实际上,自2013年出售广州西城都荟广场、上海东方汇金中心以来,关于李嘉诚撤资的争论不绝于耳。但李嘉诚似乎并未受影响,依旧有计划地出售内地及香港的物业。

2014年,李嘉诚先后出售了南京国际金融中心大厦、长圆集团股权、北京盈科中心、重庆大都会、上海盛邦国际大厦;2015年卖掉香港商业地产盈晖荟等;2016年则出售陆家嘴世纪汇广场5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内地和香港单笔大宗商业楼宇交易额的纪录,都是由李嘉诚旗下公司创下的。2016年10月,李嘉诚以200亿元的价格,卖掉其在上海浦东的最后一个大型商业项目–上海世纪汇广场,创下内地单一物业交易的最高纪录。2017年11月,李嘉诚以402亿港元(约合353亿元人民币)出售香港中环中心,则创下香港商办楼转让的最高纪录。

尽管李嘉诚在内地和香港抛售的已超千亿港元,但其抛售动作仍在持续。今年年初,李嘉诚拟以200亿元的价格卖掉重庆一宗大型商住地块约六成的权益,但后续这一转让未有新消息传出。

一家房产国际咨询机构高层指出,虽然李嘉诚多次否认从内地撤资,但从其实际行动来看,近几年的确是一直在出货,却极少购置新的项目或土地。

对于李嘉诚家族近几年在内地楼市的表现,有投资机构总结为:长久囤货、适机出货,但不会甩货,近几年则几乎没有进货。

“不甩货的意思是,即使要卖项目,价格不合适也不会卖。此前长实也想对普陀真如的项目整体出售,但因为与投资机构在价格上没有谈拢,最后长实才决定自己销售。”一家国际机构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

与此同时,李嘉诚在持续加码海外投资。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抛售内地物业开始至今,李嘉诚在海外收购资产的总规模已超1400亿港元。

一位香港机构分析师表示,李嘉诚今年5月已宣布退休,其长子李泽钜接手后,在欧美、澳洲布局的力度或将进一步加大。

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长实在近日发布的2018年中报表示,“将关注能带来固定收入的资产。”而从投资地域来看,欧洲、北美及澳洲等国外地区,则是其投资的重点区域。

“自2016年底至今,集团相继投资于香港及外地多项物业及酒店,并购入于欧洲大陆、澳洲、加拿大及英国的基建及实力资产项目,以及飞机租赁业务。这些将为集团带来大量固定收入,及提高溢利收益。”长实在2018年中报中如是说。

而从业务增长情况来看,长实销售物业情况较去年同期出现了较大幅度下降。

长实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物业销售从去年同期的91.3亿港元降至22.3亿港元。内地的物业销售收益,则从去年上半年的61.4亿港元降至16.4亿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