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和破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只隔一場病。

“警察領導, 我求求你, 別再查“假藥”了行么。”

“我吃了3年正版葯,房子吃沒了,家也吃垮了。”

《我不是葯神》一上映就引燃輿論。

電影中有一群白血病人,被藥費掏空了家底。

而後一個“藥販子”鋌而走險,到印度買回了低價仿版葯。他的葯救了很多人的命,可是他卻因違法,而被判入獄。

裡面,一位老人拉着“假藥案”警察的衣袖,懇求警察別再查下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嗎?誰家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

許多人是哭着從電影院出來的。

與其說它只是電影、只是個故事,它更像當下社會的一面鏡子。

誰家沒個病人?

可是買葯貴,看病難。一場大病,就能拖垮一個家庭。

深圳63歲的林女士的兒子得了強直性脊柱炎,手術費需要30萬。她沒那麼多錢,只記得自己有一份保險,一旦自己出事,保險公司就得賠20萬。

節儉了一輩子的她破天荒的花了十幾塊錢買了兩份水餃,並留下了一封遺書,裡面寫道:“你放心,媽一定會幫你籌到那個治病的錢。

吃完餃子後,她就從9樓的陽台縱身一躍,跳樓身亡。

她走的時候內心一定非常滿足,甚至是有喜悅的。因為,她用自己的方式為兒子籌到了20萬,兒子有救了!

年邁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殺是不能獲得賠償的,更不知道,那份價值420元的1年期意外險,早就過期了。

對於很多人來說,生一場大病就等於要了一家人的命。

前些日,一個給自己買壽衣的14歲女孩,佔據了各大媒體微博頭條。

她叫小周。

小周抱着壽衣,從店裡走出來時,她說:老闆娘沒收她錢,這個世界好人真多。

小周有再生障礙性貧血。近期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幹細胞移植。

可治病這些年,家底已空。60萬手術費,她爸媽還在籌錢,但小周想放棄了。

6月20日,她從醫院偷跑出去,買了壽衣。

“我要是死了的話,我爸就不用這樣為我奔波操勞了。”

小周的父母從沒想過放棄。但女兒的“懂事”,讓他們無比心酸。

小周的家,是無數普通家庭的縮影。

他們溫飽無虞,或許還有些積蓄。可是,一場病,就能把他們拉下深淵。

治還是不治?

無論怎麼選,都是錯的。

中國式悲劇:一人大病,全家判刑

網友 @明月清風3263108 曾經分享過自己的故事:

2005年,我人在內蒙古,媽媽突然得疾病。

醫院勸我們放棄治療,一是因為治療費得六七十萬,我們拿不出錢;而是因為就算治了也不一定能治好。

爸爸跟我說明了情況,讓我把錢打回去就行,人不用回來,繼續等消息。

我給爸爸打過去錢,一個人在大草原跪下,不停地給老天爺磕頭,大聲求他救救我媽。

對於很多人來說,生一場大病就等於要了一家人的命。

知乎上有篇回答,不是高贊,也不是神回復,只是赤裸的真實。

答主叫雨瞳,她的外公外婆、兩個舅舅,還有父母,都在東北某央企工作。

有一年,外公確診鼻咽癌。

自此後10年,她目睹了3個子女的家庭,從小康滑落至貧困線。

她的小舅,請長假帶着外公全國奔波,只為就醫。大舅為了賺錢,申請到中東工作。她媽媽做後勤,用三姐弟的名義,向單位借錢。

外公的病拖了2年。

他走後,3個子女家底空空,負債纍纍,很多年沒緩過來。

直至今日,雨瞳工作了,拿工資了,還在幫媽媽還債。

後來,她媽媽常對她說,以後自己若患重病,不要治。

對於普通家庭而言,一旦有人生場大病,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醫療費用,基本上一個家就垮了。

老中小三代人,一人重病,全家連坐。即使多年衣食無憂,大病面前,都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患病爺爺自殺,只為省錢救6歲孫子!

最近又看到兩則令人傷心的新聞,一則是:杭州的“一名患癌父親不願吸氧,只為多給女兒省兩塊錢。”

這位爸爸是一名出租車司機,開了20多年夜班,2015年起身體開始不舒服,但一直拖着不肯去。

就這麼拖了幾年,病重住院時已確診是肝癌晚期,吃不下飯,呼吸急促。

可面對剛剛踏入社會的養女,他卻強打精神。“我看他呼吸困難,讓他吸下氧氣。他總說氣能透過來,不用。”

幾個月後爸爸病情加重才向女兒吐露實情:“我總希望給你多省兩塊錢用用。”

女兒哭着說,可是一小時氧氣費才四塊錢啊。

另一則是:在6歲的凡聖確診急性髓性白血病後,患糖尿病的爺爺自殺了。

“我死了以後,我的錢都是留給孫子看病用的,你們誰也別搶。”

凡聖爺爺66歲,有糖尿病。十幾年來,老爺子很配合治療,吃藥打針,從不含糊。

可在孫子確診後,家裡20萬存款,很快花完。從那時起,爺爺不再給自己買葯了。

老人東奔西走,又借來了50萬。

那日凌晨,爺爺出了門。早上5點,天蒙蒙亮,有人在小區花園,發現了上吊身亡的老人。

病床上的小凡聖,還不知道爺爺已經“走了”

爺爺去世3個月,小凡聖在醫院,也轉了幾次鬼門關。

家裡外債70多萬。

凡聖爸媽,以前在私企。孩子生病後,媽媽辭職了。後來,爸爸因經常請假,被公司辭退。

家裡的車子、首飾、一切能變賣的,都賣了。

醫生說,凡聖的病很複雜,情況好的話,還要大幾十萬,才可能治好。

“我們也想賣房子,但是小產權房,不好賣,以前沒注意過,誰想過有一天要賣房。”

凡聖媽媽滿目愁容地說。

有房有車的中產,抵不過一場流感

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橫掃朋友圈。

事件主人公,是北京中產,生活中游偏上。有車有房有投資,還有幾十萬流動資金。

這家人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

兩萬多字的長文,讓我感覺害怕的,是看到這些的時刻:

“ICU的費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上人工肺後,開機費6萬元,隨後每天2萬元起。”

“如果在ICU要呆很長時間,只能賣掉北京的房子。”

老人在ICU撐了20幾天,還是去世了。讀到這裡,無比沉重,又替他們鬆了口氣。

這家人已經考慮賣房了。若再久一些呢?

文章引燃了中產群體的焦慮。

它戳破了人們的中產幻覺,無情地告訴人們:中產和無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不過只隔一場病。

誰敢說自己永遠碰不上大病?

父母寧可死,也不願給孩子添麻煩

早年間,台海網曾做過調查:若母親重病,你肯花多少錢?

調查共計400個樣本,84.13%的市民表示,他們願意“用盡資產”,來挽救母親。其中還有65.08%的人,不惜傾家蕩產、負債纍纍。

這是個明知終會“人財兩空”,卻還想做的選擇。

馬末都說過:“當你的親人得了絕症,你所做的選擇都是錯的。”

大病,像懸在家庭頭上的劍。劍落下,便是一場金錢與命運的較量。

據衛生部數據,人一生患癌幾率,高達36%,而罹患重疾的幾率,為72%。

在“一場大病,就能消滅一個中產家庭”的下墜焦慮里,人們活的毫無安全感。

所以,在中國,這是一個普遍現象:中國式父母,哪怕自己行動遲緩,病痛交加,夜不能寐,也捨不得給兒女添麻煩——他們太明白了,一旦麻煩,可能直接要孩子們貧困交加。

前不久,一位身患癌症的70歲老母親為了不拖累子女,在深山裡靜靜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對於這位老人來說,活着是比死亡更需要勇氣的事情,而體面且孤獨地離開,是她能帶給子女最後也是最偉大的愛。

去世老人兒子的朋友圈

張泉靈去養老院採訪,發現每一個老人身上,都有股老人味兒。於是就問了其中的一位老奶奶,多久洗一次澡。

老奶奶說:“我盡量不洗澡。我們這個年齡,一個人住,洗澡是很容易出事。一個不小心摔倒了,要是就這麼去了,倒還好。要是把自己摔癱了,殘疾了,成植物人了,那兒女下半輩子,就被我給耽誤了。我不能連累了孩子,所以我盡量不洗澡……

為了不給子女添麻煩,他們寧可自己忍受不適,而一旦“不小心”生了病,給子女添了麻煩,他們就會手足無措,萬分懊惱。

溫州的塗先生母親患上了肺癌晚期。為了不拖累子女,她留下了一封訣別書後,帶上安眠藥離家出走,最終在山間的一處隱蔽的草叢間服藥身亡。

在訣別書中,她寫道:不想連累孩子,讓孩子別找她了。

去年,南京的一位81歲的獨居老人在家中去世兩個多月後被發現。她在遺書中寫道:

“我於昨晚(農曆八月十五)走了,走時心如止水。

當你接到通知回來辦喪事,首先將床頭櫃中鑰匙放在身上,再讓小跟用水拖乾淨地面,浮灰不能掃,而後用濕抹布擦玄桌椅凳上的灰塵,開窗通風不會染病。最後再打開櫥櫃和抽屜整理東西……

遺體速火化,一切從儉。”

老人走的時候,正是闔家團圓的中秋節。

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在擔心子女的身體,叮囑他們要“開窗通風以免染;而老人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怕給子女添麻煩,囑咐兒女“一切從儉”。

近年來,老年人的自殺率越來越高。目前每年至少有10萬名55歲以上的老年人自殺死亡,占每年自殺人群的36%,老年人已成為中國自殺率最高人群。

而在這些自殺的老人中,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我不想給孩子添麻煩,不想拖累孩子。”

曾經聽過一句話:“中國人的信仰最偉大,那就是:活着。”

活着難嗎?真的很難。

尾篇

國家癌症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229.6萬人死於癌症,平均每13秒,就有一人因癌症而死。

加之其他疾病,人這一生,罹患重病的概率不低。

大病如果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發生在親人、朋友身上。我們難免要面對這一天,面對那個可怕的選擇。

中產和無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只隔一場病。在那之前,唯一能做的,或許只有多賺些錢,和好好鍛煉身體。

願風浪後的家庭,都有山重水複的柳暗花明。

願谷底中的生命,都有道盡途窮的絕處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