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受台风“温比亚”影响,山东潍坊寿光市内多个村庄被水淹,有两名辅警救灾中被洪水冲走失踪。而有关此番寿光水灾的成因,网络上一篇《上游水库开闸放水,寿光洪水肆虐变身泽国》的文章引起关注,其中声称寿光多地被淹系“上游三大水库泄洪”导致河水倒灌。

  洪水淹到屋檐

  对此,22日澎湃新闻采访了冶源水库管理局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平时汛期是从六月份开始,而今年从春天起雨水就很多了。于是该水库主汛期是从五月份开始的,经常只要一到限制水位就提闸泄洪。

“没有想到这一次这么严重”,工作人员解释说,“我们源水库还有上游,上游每天进水量都很大,如果说我们这不放水的话,水库里满顶后果会更严重,寿光只不过是沿河的那一段。”

这里有几句关键字,“一到限制水位就提闸泄洪”其实可以理解成“不到限制水位就不放水”。“没有想到这一次这么严重”说明这里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的行为和后果之间缺少起码的专业认识。“寿光只不过是沿河的那一段”这句话把自己和寿光做了某种程度上的切割。

 

《一图看懂寿光洪灾,上游泄洪导致下游村庄被淹》,澎湃新闻

普通人民群众都知道水库的作用——防洪和抗旱。那么冶源水库在台风期间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呢?我们用卫星数据回顾一下。

我们收集了去年同期的数据、今年台风之前的数据,和台风之后的数据。先看2017年8月的水面和今年台风前的水面差异。

 

2017年8月和2018年8月台风前的变化检测,冶源水库,雷达图像

其中蓝色的区域大部分是2017年是陆地而2018年是水面的区域,黄色的相反。

两年之间水面扩大不少,说明今年的水位是远高于去年同期的水位。那么有一个疑问,在台风到来之前保持这么高的水位是否合适,有没有足够的空间来起到水库的防洪作用?通常洪水期,水库的蓄水要能超过平时,才能起到防洪作用。

然后再看台风前后的水面差异

 

8月8日台风前和8月20日台风后的变化检测,冶源水库,雷达图像

水库核心区域基本上看不到蓝色的,反而有一些黄色的区域,比如图像中心的两处黄点,看看具体是怎么回事。

 

台风之前10日和台风之后21日变化动图,冶源水库的湖岸,光学图像

我估计很大可能性是垃圾淤泥之类的东西。

但是可以看出台风前后水库的水面已经没有增长(甚至有所减少),这意味着蓄水没有实质性增加。

再看看三个水库中的其他两个

 

8月8日台风前和8月20日台风后的变化检测,黑虎山水库,雷达图像

 

8月8日台风前和8月20日台风后的变化检测,嵩山水库,雷达图像

可以看出嵩山水库在台风前后确实有水面的扩大,增加了一定的蓄水量。

19日,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紧急通知》。其中指出,黑虎山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8时起,加大泄洪流量至100立方米/秒,冶源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9时加大泄洪流量至200立方米/秒。嵩山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10时起开始泄洪,泄洪流量为20立方米/秒,水库泄洪流量将达到320立万米/秒,再加上区间来水,预计弥河流量将更大。

 

《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紧急通知》

嵩山水库的水面和黑虎山差不多,空间距离不远,周边降雨量应该差不多。但是而前者泄洪量20立方米/秒,而后者100立方米/秒,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如果我们再看看西边一点的淄博的太河水库

 

8月8日台风前和8月20日台风后的变化检测,太河水库,雷达图像

图像中显著的蓝色区域表明台风侵袭期间太河水库的蓄水量大增,这一方面也解释了为什么淄博市在本次台风灾害中没有太大的损失。

我不知道冶源水库当初设计的目标是什么,如果只有抗旱一个任务,那么没有问题。如果还有防洪这一项,那么很遗憾,它在这次台风降雨过程中没有发挥作用。

至于为什么冶源水库管理层采用这样的几乎没有洪水余量的水量管理策略,从一般技术层面难以理解。但是根据寿光群众反映的冶源水库在旱季向下游卖水获利的现象,这就变成非常理性的决策了。

这次台风“温比亚”侵袭山东省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据齐鲁网讯,潍坊、东营、菏泽、泰安等13市遭受严重台风灾害。全省508.9万人受灾,18人死亡,9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120.8亿元。潍坊市灾情最重,全市147.69万人受灾,死亡10人,失踪6人,直接经济损失92.53亿元。

因此天灾当然是首要的,但是在具体的水库管理中是否存在问题也值得深入检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