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前两天出事了,大家都知道。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朱军还有个老师叫范曾,我也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搞到一块去的。学生有难,老师不能坐视不管,这两天微博上就流传着一封范曾力挺朱军的声明,但至于真假,还未有实锤。

来,就让我们欣赏一下这篇《诚实、坚毅刻苦的朱军》,看朱老师是如何嫉恶如仇、肝胆相照的。

开头以赵忠祥入手,这属于先拉上一个垫背的;然后是拉大旗作虎皮,着重强调朱军跟组织之间的关系;随后又打感情牌,拿朱军哥哥说事;最后又点个题:这么卓越的主持人,怎么能让你们随便污蔑呢?我范曾不同意!

这标准化的写作套路,你要说此文真的出自于范曾之手,我百分百相信。因为范曾本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标准化、套路化、无论是写文章还是画画,都是“流水线创作”。

你以为大师每次作画之前都要斋戒三日,沐浴更衣,然后酝酿情绪,一泻千里?错,那样来钱太慢了,大师也要生活的好嘛。范曾作画,早已摆脱了那种传统模式,而是像工厂生产大宗商品一样“流水作业”——先把10多张宣纸排于墙上,第一步将画中人物的形状勾勒出来,然后再画头部、画眼睛、画鼻子……就像装配零件一样。

如此这般,若干张同样尺幅、同一形象、同一内容的画作就这样批量地从“流水线”上生产出来,更牛逼的是,这些流水线作品都标出了稀世珍品的价格出售,但不要紧,照样有成群的文艺盲流子赶着过来买单。

范曾流水线加工现场

这哪里是画画,这简直就是克隆啊。范大师先一步达到了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我很想知道范大师给自己的画室取名是不是叫富士康。

你们都说他是一个艺术家,我说错,其实他真正的身份是一个装配工。

大家知道,乾哥是个粗人,但我也是画画出身,艺术学硕士,所以对于范大师的行径,多不敢苟同。如今范曾出名了,道貌岸然,在央视上大谈艺术、谈文化、谈孝道、谈爱情、谈民族……但他忘了自己“勇夺人妻”的过往:自己的前妻边宝华就是从好朋友手里夺过来的,后来又背着妻子与新认识的楠丽通奸,被楠丽的老公发现后仓皇逃窜。

他也忘了自己发表《辞国声明》的事情,1990年,范曾假装在新加坡办画展,还骗了好多人的贺电,结果他一转脸就发表了《辞国声明》,乘法航仓惶逃往巴黎。后来在法国混不下去了,他又想回国捞金,还写了四首七律检讨书,来表达自己的“忏悔之心”。如此反复,瑞环同志就曾怒骂“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他还忘了自己陷害沈从文的过去。范曾在央美即将毕业,为了得到一份做插图的工作,天天给沈从文写信,对沈格外关心,后来沈从文也帮助他调到了历史博物馆美术组画插图。然而文革一到,范曾摇身一变,把沈从文往死里批斗,并特辟专栏,给沈从文写了几十张大字报,说“沈从文头上长脓包,烂透了写黄色小说,开黄色舞会”。沈从文曾用“十分痛苦、巨大震动”八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因为这些人品问题,范曾的老师李苦禅对其十分讨厌,以至于在离世前的最后时刻,立下口头遗嘱:“没有范曾这个学生”,并特意交代“死了别让范曾扶灵”。可见李苦禅对范曾的憎恶之情。

但山不转水转,就这么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家伙,如今也是衣着光鲜,出入大雅之堂,看来人啊真是不能放弃梦想,万一特么实现了呢?

那篇替朱军背书的声明,不知是否范曾所写,假如真的出自他手,那他是被猪油蒙了心,根本不知道自己名声有多烂。这就跟新宇认为自己书法有心得,小琳认为自己白手起家是一样的。有时候对于傻逼,你要亲口告诉他“你是个傻逼”才行。

我猜朱军也是头疼,本来事情就麻烦,结果范曾还来横插一杠子,这不明摆着吸引火力吗?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范曾的“富士康”式作画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最后,我们还是欣赏一下他的诗吧。

七律读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

范曾
皇图八万沐初阳,耸岳奔川隐佛香。
早觉神州辞厄运,欣迎大块着文章。
龙吟昊宇当非昨,凤择高枝胜往常。
妙笔丹青轮斫手,挥鞭电掣向康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