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清华首位女教授,
被誉为“中国的居里夫人”,
为二战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爱国的她,
甚至两次不顾美方阻挠,
毅然回到自己的祖国,
把一生都献给了中国的科学。
然而如此优秀的她,
却被秘密关押了6年,
失去生育能力,一生无子,
被国人所遗忘!
今天一个特殊的日子,
是时候说出她的真实故事了……
她,就是王明贞
中国居里夫人:我改变了二战结局,却改变不了自己被秘密关押,断子绝孙的命运!
1906年,她出生于江苏苏州,
家世背景显赫到吓人的地步:
明朝宰相王鳌,是她的远祖;
祖父王颂蔚,蔡元培的恩师;
祖母谢长达,一位了不起的女性,
中国著名教育家,曾创办了,
振华女校(杨绛的母校);
伯父王季烈,翻译家,
翻译了中国第一本,
以物理学命名的大学教科书;
父亲王季同,数学家,
是“王氏代数”发明人,
也是我国第一个在国际数学刊物上,
发表学术论文的学者。
她的兄弟姐妹也不简单,
个个都是精英人才!
三姐王淑贞,
中国著名的妇产科专家;
姐夫倪葆春,
中国整形外科奠基人;
四哥王守竞,物理学家,
其“王氏公式”,
至今被大学物理教科书所引用;
七妹的丈夫陆学善,
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九弟王守融,
中国仪器仪表工程教育,
和计量测试技术的开拓者;
十弟王守武,中国半导体,
科学技术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
十二弟王守觉,中国半导体电子学家,
曾肄业西南联大,中国科学院院士。
虽生于这样的家族,
但她的童年却鲜少感觉到温暖。
出生后不久,母亲就去世了,
继母对她不冷不热,
父亲则十分严厉,
平时总要出物理问题让她思考,
如果她要出去玩,
必须先看份报纸,然后完整复述。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
让她养成了宁静的性格,
也滋养了她的科学天分!
1931年,她入读上海晏摩氏女中,
这是美国办的教会学校,
同学出身富贵,个个比她有钱,
相形之下,她的穿着就很寒酸了,
每次下雨,继母就强迫她,
穿一双表哥不要的大雨鞋,
同学们见了都忍不住嘲笑一番。
从家里返校,
其他人总要带些精美的零食,
唯独她空手而返。
面对同学的歧视,
她只能默默忍受,扎进书堆苦读,
没想到第一个学期结束,
她居然拿了全班第一的好成绩,
而且每门课都是“A”,
从此同学们都对她很敬佩。
更难得的是,此后三年,
她始终维持着全“A”的好成绩。
不妄自菲薄,亦不妄自尊大,
只有朝着目标奋力前行,
才能赢得别人的喜爱和敬重!
她还有一点很独特,那就是,
身在教会学校却不信教,
整个班只有她一人如此。
快毕业时,校长把她叫到办公室,
很伤心地流着眼泪说:
“你虽是成绩优异,
但你不信教也就不能进天堂。”
她坚定地回答:
“我明明不信,不能向你扯谎。”
不低头屈从,不随波逐流,
精神独立,优雅自在,
她真正相信的,是自己的本心!
而正当她准备读大学时,
向来不关心她的继母,
却突然跳了出来强烈反对,
非要和她父亲一起替她寻门亲事。
那个年代,继母的做法,
在外人看来是绝对正确的,
女子无才便是德,
长大后就该相夫教子。
但她不这样想,
硬是凭着优异成绩考入金陵女大,
怀抱着当科学家的梦想,
又转入世界一流的燕京大学物理系。
燕大期间,表现出色的她,
还得到了美国密歇根大学,
4年全额奖学金的承诺,
可路费却成了大问题。
父母肯资助哥哥弟弟,
却怎么都不肯资助她,
这趟美国求学之旅只好作罢。
1932年,她成功拿到硕士学位,
被金陵女大的校长聘请任教,
但她始终没有放弃留学的想法,
报名参加庚款留学考试,
并一举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然而她所有的努力,
被命题小组主任吴有训的一句话,
就轻而易举地否定了:
“派个女学生出国去学物理,
不是浪费钱么!?
不如派第二名男学生好。”
她的留学梦,
就这样再次破碎!
她只好继续留在金陵教书,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转眼间6年光阴飞逝,
直到1938年,金陵女大的校长,
向美国密歇根大学推荐了她,
她才终于实现了愿望。
而即使是在美国密歇根大学,
当时也鲜少有女性学物理,
全班只有她一个女生,
还是唯一的一个外国人。
可她的才华,
足以让所有人都自愧不如。
在美国她的大学成绩照样还都是全A,
还获得了3个金钥匙荣誉奖,
其中一个是全美学生的最高荣誉奖。
她的成长之路,
就是一条挑战男尊女卑思想,
敢于强大自我的女性觉醒之路!
1942年,获得博士学位后,
她准备回国,可太平洋战争爆发,
来往于中美的轮船停开,
她只好在美谋职,
到麻省理工学院雷达实验室工作,
而这项工作,
是当时美国的最高国家机密!
她和同事们一起,
设计了各种雷达等武器系统,
为二战的胜利起了决定性作用。
实验室只短短存在了5年,
却为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许多先进技术如激光、导弹、雷达等,
都源于此实验室,
其中更有8人因此获得诺贝尔奖,
而她能参与其中,足以证明有多非凡。
为使这项庞大的严格保密技术转为民用,
实验室编写了《雷达系统工程》,
一经出版,就被物理学家们奉为圣经!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拉比,称它为:
“继旧约圣经之后最伟大的工程!”
它也为21世纪的全球微电子技术、
信息技术、天文学等领域奠定了基础!
而王明贞对这本书贡献极其巨大,
书的序言就这样高度评价了她的工作:
“王明贞不仅完成了,
第13章所叙的全部工作,
并且帮助全书有关理论的各章,
进行计算和描述工作。”
在为二战雷达研究,
作出杰出贡献的中国科学家中,
她无疑是贡献最大、
也是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位!
中国居里夫人:我改变了二战结局,却改变不了自己被秘密关押,断子绝孙的命运!
书中MIT辐射实验室工作人员的合影,王明贞位于第二排正中
在实验室工作期间,
她还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
和导师一起发表了一篇文章,
结果引起全世界的巨大轰动!
后来这篇文章被广泛引用,
70多年来一直作为,
研究布朗运动的最主要文章之一,
即使今天依然被频繁引用,
以1994年以来SCI中所记载为例,
论文被引用情况为:
1994年26次,1995年24次,
1996年35次,1997年37次……
一位美国学者曾这样称赞道:
王的论文,思路清晰,直接明了,
比阅读过去50年来出版的无数著作,
要好几个数量级,堪称经典。
她彻底打破了性别的束缚,
也让西方见识到了中国女性的不平!
她的才华绝不逊于男子,
而她的爱国情更是不逊于男子!
1946年,她不顾亲友阻拦,
毅然放弃美国的一切,
怀着满腔报国热情,
回到了心心念念的祖国。
刚一回国,她就被云南大学聘请,
因缘巧合下,在云南又结识了,
昆明师范学院的学者俞启忠。
两人志趣相投,很快,
就从朋友结成终身伴侣。
丈夫一直想见识见识西方教育,
可苦于没机会,为满足他的愿望,
1949年,她恳请导师帮助,
带着丈夫再次来到了美国。
当丈夫去美国学校参观访问时,
她也没闲着,被邀请加入到了,
美国海军部资助的研究工作。
然而世界风云变幻,
1952年,因抗美援朝战争,
美国成了中国的敌人。
她不愿为敌人工作,
立即辞去海军部的研究课题,
毅然决定回国,没有丝毫的犹豫!
但这次想回国就没那么容易了,
美方说什么都不让她走:
“你在保密的雷达实验室工作过,
知道我们的最高国防机密。”
他们还威胁她,如果敢偷偷出境,
就让她坐牢并支付巨额罚金。
她没有妥协,据理力争,
天天打电话到移民局质问,
这一打就是三年光阴,
夫妇俩本就清贫,这三年里,
更是存款耗尽,生活过得十分拮据。
直到1955年,美国当局突然批准,
让70多个学理工的中国学生离境,
她才看到了归国的希望,
更加拼命地给移民局打电话,
终于有一天,移民局的人找上门,
气冲冲地对她说:“你滚吧。”
她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回国后,她立刻就被清华大学聘用,
成为了清华的首位女教授,
开始了之后长达11年的教书生涯,
丈夫则在农业部工作,
夫妇俩都满怀激情全心全意地,
投入到了新中国的建设中。
可万万没想到,
正是她的爱国情,
却为她招致了无尽的苦难!
她发现国内很多事都让她不习惯,
比如各色各样的政治活动,
大大小小的会……
1968年3月14日,
突然有几个大汉闯进她家,
强行将她的丈夫带走,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
她也被粗暴地押送到了拘留所。
即使多年后,回忆那天的灾难,
她依然刻骨铭心:
那一刹的情景,真像晴天一个霹雳!
在牢里,她回想过去种种,
总觉得自己一生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论,
决不可能遭到今天的命运。
但那些人哪里管她是不是真的有罪,
只是不停地审讯她,
从早到晚,从晚到早,
她被折磨到不成人形,
有次还没回到牢房,
就晕倒在了楼梯上。
身体上的折磨还不可怕,
更可怕的是在心口上扎刀!
深爱的丈夫生死不明,
心爱的弟弟自杀身亡,
妹妹和侄女受尽欺凌,
姐姐王淑贞是上海著名的妇科大夫,
却也没能幸免,
医学院的反动领导对其拼命迫害,
甚至对群众说:“王医生是罪大恶极,
你们怎么样去斗她都不算过分!”
她再怎么被折磨都没流过泪,
可在听闻亲人的消息时,
她却悲伤到痛哭流涕。
她不怕死,
怕只怕不清不白地死去,
她下定决心:
我只要有一口气,只要头脑清醒,
就要为我自己辩护,绝不让他人,
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头上!
在之后的岁月里,
骨瘦如柴的她常常走到崩溃边缘,
她还患上了可怕的幻想症,
比如幻想自己被处死的情景,
比如被揪到万人大会上去被批斗
……
好在,她凭借着强大的意志,
没有让自己沦为一个精神病。
1973年11月,在经历了两千多个,
日日夜夜的铁窗生活后,
她终于被释放出狱了,
而此时的她,已经67岁了!
1975年,她的丈夫也被释放出狱,
但他们却早已失去了,
生孩子的可能性,
夫妇俩一生膝下无子!
至始至终,
他们都不知道被捕的真正原因,
审问人员仅用8个字一语了之:
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之后的岁月里,
她没有计较过往种种,
不顾年迈的身体,
抓紧时间,埋头工作,
仿佛要把失去的时间都夺回来。
她在物理学上的才华有目共睹,
堪称当时中国在统计物理领域,
最有成就的一个人,
她还和“微波先驱”孟昭英、
“双奖华人”葛庭燧一起被誉为:
参与雷达关键技术研究的“中国三杰”。
人们都尊敬地称呼她:
中国的居里夫人!
但贡献如此巨大的她,
却始终没能获得院士的头衔,
其他人都为她抱不平,
老人自己反倒对此毫不在意,
她说:名利只是身外之物。
有些人是虚伪地装清高,
而她是真正的淡泊名利,
装只能装一时,却装不了一世!
她以前刚到清华任教时,
就主动要求降一级,
只因跟她同船回国的徐本樟先生,
被定为“三级教授”,比她少一级,
她觉得这样定级不合理,
如果领导不同意降级,
她宁可放弃清华的工作。
很多人都说她傻,她却回答:
“这样做,对学校有利。”
她在清华以“沉默的王教授”闻名,
因为帮助清华,
成立了理论物理教研室,
于是大家都推举她做组长,
但她却婉言拒绝了,
摆摆手说自己不喜欢出头露面。
上世纪八十年代,由于学习苏联,
中国高校的基础课脱离科研,
但她坚持不做研究则不发言。
有次,厦门举行统计力学会议,
主办方特地邀请她为大会发言,
她又摆摆手的拒绝了:
“好久没做研究工作了,就不去了。
她的生活过得十分清贫,
如果你去她家,甚至不敢相信,
这是一个教授应该住的地方:
公寓窄小而拥挤,
她一住就是36年,
家里用的藤椅还是1955年买的,
几十年来修修补补,始终舍不得丢,
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她自己缝制的。
可她虽身在陋室,内心却很富足,
她有句“三乐”的座右铭:
助人为乐、知足常乐、自得其乐。
她从没向学校提出过任何要求,
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的心愿,
直到90岁生日时,
在学校为她举办的生日会上,
她才郑重地许下了一个愿望: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
能看到台湾回归祖国。
字字句句,
洋溢着她对祖国赤诚的热爱!
2010年8月28日,
104岁的王明贞永远闭上了双眼,
遗体捐献作医学研究。
漫长的百年人生,
她体味过甘甜,
也经历过磨难,
她的一生,
用宽容平和看淡人间祸事,
用达观坚持化解生命之苦,
无条件地热爱着自己的祖国,
让灵魂散射出珍珠般的光芒!
巾帼不让须眉,
英雄何分雌雄,
2018年8月28日,
王明贞逝世8周年,
这样的中华奇女子,
她值得我们所有人的致敬和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