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最近一段時間外界盛傳他面臨黨內重大挑戰強勢反擊。這一反擊有兩個重要指向,一個向外界顯示,他大權在握,不存在挑戰者;一個通過公布黨員紀律處分條例向黨內警告,誰敢傳播“謠言“或者搞“山頭主義”,誰將被清除。

在七八月交際之間,關於習近平權力削弱的傳言集中在幾個方面,一是對於他的個人崇拜做到了荒唐的程度引發不僅社會的反感更重要的是愈來愈喪失權力的黨內元老的反感,在不能直面討伐習近平的情況下,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成為各方聲討的替罪羊,而王滬寧連續幾周的“隱身”“低調”更助長了這一猜測;二是習近平被指拋棄鄧小平韜光養晦戰略,錯誤評估形勢,陷入讓中國精英階層越來越感到悲觀的中美貿易大戰。隨着中美貿易戰的不斷加劇,中國學界公開批評這種政策的聲音越來越多,中共黨內,包括正在不斷失勢的紅二代也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包括通過傳播內部消息,包括利用傳言,越來越猛烈地把矛頭指向習近平,可以說那段時間達到了習近平執政五年以來最尖銳的程度。

如此尖銳,並非中共黨內反對勢力已經壯大,並非民間形成了某種反對力量,而是與習近平自造牢籠有重大關係。十九大後,習近平被指霸王硬上弓,通過密謀會議形式閃電般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等於斷絕了中共內部改革派殘存的通過每隔十年替換領導人延續中共政權的希望。大權高度集中一人之手帶來的危險因素是,從此習近平很難找到替罪羊。這種情況,甚至與十九大召開前一年中共黨內鬥爭異常激烈的時候發生的情形都有明顯不同。那一階段,希望維持中共接班人隔代指定這一“黨法”,實行國家領導人退休制度的黨內勢力把矛頭對準了王岐山,希望通過迫使王岐山遵守“七上八下”來維持中共形成的領導人替換制度。但是,習王在強大壓力下虛晃一槍,王岐山隨後捲土重來,並協助習近平火速修憲,廢除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十九大前希望維持中共接班人制度的元老們或者他們的擁護者們殘存的希望破滅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路透社)

不難想象,在一個黑箱作業,連封建時代那種諫言制度都不存在的中共黨內,面對面挑戰習近平極其困難,這就形成了流言飛傳的政治基礎。熟悉中共文革以來歷史的觀察人士知道,流言多寡強弱幾乎成為觀測中共官場內鬥的晴雨表。

當然,即便在八月初盛傳習近平權力受到挑戰的情況下,諸多觀察人士也不以為習近平的權力正在削弱,他們更認為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威信正在嚴重削弱,這對習近平未來想繼續延長執政十分不利,同時也為中國社會埋下難以預測的動蕩的種子。

中共近日的幾個大動作顯示,習近平對內部出現的對他個人崇拜、權力過分集中的某種形式的批評,對他貿然引發中美商貿大戰、對他拋棄韜光養晦戰略的做法的批評,習開始強勢反擊。這些反擊體現在幾件事上:中央軍委召開黨的建設會議;提拔一批軍事將領;召開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官媒新華社周日正式公布   中共黨員紀律條例;另外一個是習近平在一帶一路五周年推進座談會上為外界看衰被中國民間怒指的“大撒幣”強力鼓吹。觀察人士注意到一個細節,伴隨着這些會議和事件,是前一段隱身的王滬寧的高調亮相。習近平在中共宣傳工作會議上一句“黨中央關於宣傳思想工作的決策部署是完全正確的,宣傳思想戰線廣大幹部是完全值得信賴的”,等於為王滬寧“平反”。

習近平通過中央軍委黨的建設會議顯示他對中國軍隊的牢固掌控,通過中央宣傳工作會議習近平再次強調了對意識形態進行全面控制的強硬路線,習近平在這一會議上提出“九個堅持”,包括堅持用“習思想”武裝全黨、教育人民,對社會上,對中共黨內針對個人崇拜、一帶一路,盲目開打中美貿易戰表示的不滿都進行了一一反擊。在這一系列做法中,為強化習政權做註腳的應是中共黨紀條列,這一條例最醒目的是增加了對習中央權威的規定,明列“習核心”地位,把“習思想”、“習核心”攀升到黨紀層次,不容挑戰。一個如此大權在握的領導人,還需黨紀條例來增加權威,這意味着什麼?值得思考。

這次中共修訂黨紀條例還特別增加了對搞山頭主義,“甚至背着黨中央另搞一套的…”“兩面人”的處分規定,以及對“製造、散布、傳播政治謠言、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對黨造成損害的”黨員的處分規定。從習近平安排親信主管網新辦,塑造”兩面人“典型魯煒,在七月底把一個紅二代出身的退休高官背後幾句議論作為“妄議“來看,習近平加緊防範的仍然是黨內勢力,而且現在把它具體化、條例化。把“散布、傳播政治謠言”作為黨員大忌顯然是習近平對北戴河會議前流言四傳局面的反彈,或可以視為是一種忌憚。

在有的觀察人士看來,習核心需要如此不斷地強化權威,不斷地杜絕“政治謠言”,意味着習近平時代是一個超級高壓的時代,不僅對社會如此,對整個統治集團也如此,超高壓的始作俑者也始終處在一種緊張狀態,這種狀態能否持久令人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