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帮题材系列电影《古惑仔》中有一句台词:刀都拿不好,还怎么混?中国大陆近日发生的一则命案,似乎在现实中为这句台词做了注脚。涉案人员中的死者因为纹身、佩戴金链子、光头以及蛮横霸道的行径,也加速了事件本身的传播速度。

北京时间2018年8月27日晚上,中国大陆小城昆山。在昆山的顺帆路震川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宝马车追尾电动车,随后宝马车后座的一堆男女先行下车与电动车车主发生口角,随后车主下车,在对电动车车主拳脚并用一顿暴揍之后,宝马车主返回车中拿了一把刀,再次刺向电动车主。然而,根据网络上的说法以及从视频来看,宝马车主的刀不小心飞出,电动车主此时捡起这把刀抢占了主动权,局面反转,用这把刀挥向宝马司机。司机夺慌而逃,但最终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当晚生命停止。

事件发生后,有分析认为,电动车主存在“防卫过当”行为,致使宝马司机身亡;而另一部分则认为,宝马司机是咎由自取。同时,他大面积的纹身、带着金链子、光头等属性,已经令自己的身份有了几分黑社会的属性,加之在本次事件中,电动车车主在行驶中并无不妥,是宝马率先进行挑衅:压实线,违法进入非机动车道;非法藏匿携带管制刀具;率先动手,且砍伤汽车人,主观上存在着故意伤害的行为。

在昆山的这次命案中死亡的宝马男被传曾经获见义勇为证书(图源:@葛加永V)

此外,龙哥(宝马司机,现在网络多用龙哥来称呼)被砍死之前十八年的经历也展现了他累累犯罪前科。2001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06年6月7日因打架被苏州昆山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五日;2007年3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等;2013年8月23日又曾被再次拘捕。 可以说,龙哥一路走来,斑斑劣迹一直如影随形。有声音表示,龙哥在这次命丧黄泉的事件中先是纹身、带刀、酒驾、压实线、违规占用非机动车道,觉得自己不占理后又持刀威胁、追砍、耍威风,完全就是邪恶的代表、罪孽的化身,他或者说这一类人的存在是社会堕落的催化剂。“妖孽自有天收”,就算电动车主不替天行道,公安机关迟早也会将他伏法。法律的存在本身就应当是为了惩恶扬善、驱邪扶正,如果电动车车主最终被判定为“防卫过当”,可能会令民众产生好人被打压的观感,那这样的法律就很难服众。更何况在当时的情形下,电动车主如果不砍倒对方,可能会被对方开车撞死,至少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所以法律不能助长黑社会的嚣张气焰。

这桩命案随后在中国大陆社交网络刷屏。基于以上的描述,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龙哥没有纹身、金链子以及光头和刀具等元素的加持,这则事件或许并不会在网络上掀起如此狂欢。在惯有的印象中,这种大面积的纹身以及金链子某种程度上成为黑社会外在形象的代名词,而普通公众,对这些黑社会代表的恶势力早已深恶痛绝,现实中经常被他们压制并剥夺利益;这些黑社会的人员行为飞扬跋扈、却混得风生水起……这一不公平的现象,是社会发展失衡的表现之一,尤其是在乡镇、或中小城市等。龙哥生命覆亡,引起的狂欢正是生活中默默无闻的小人物长期以来被压制的反叛,以及希望能改变这种不公平格局的内心涌动,这种情绪在网络上很容易串联。

一个劣迹斑斑的人,数次入狱又数次出狱,仍开着宝马继续横行霸道,客观上讲,这不啻为是对追求公平正义以及公众对美方生活向往的无情鞭挞,也是对现实社会的嘲讽。从北京到昆山,龙哥一路“所向披靡”,与人称兄道弟,看起来目前颇有“势力”。而龙哥背后,还有为数不少的这样的群体,这从他生命停止后网络上的一些截图就可见一斑:微信朋友圈晒出的“龙哥一路走好”、“下辈子还是朋友”等,“江湖义气”可见一斑……

也许,就像有网友所说的,警方如果按照朋友圈的线索进行侦查,或许能够破获一系列的大案要案,他们都在伺机而动。 至于公众感兴趣的纹身和金链子,山东济南公安机关日前曾总结29种比较常见的外在形式,其中排在首位的就是“佩戴夸张金银饰品炫耀的人员和以凶兽纹身等彪悍、跋扈人员从事违法活动的;态度蛮横、粗暴,随身随车携带管制刀具或棍棒。龙哥等用赤裸裸的纹身和野蛮的行为,挑战着公众的接受度。在生命结束之后,这些元素引起的关注度,也许是他生前都未曾想到的。

在命案发生后,也有分析从社会仇富心理进行解读。应该说,社会仇富心理在目前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情况下,确实是存在的,但从这个角度来分析这一事件,显然并不合适。 至于该案件中电动车车主会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在中国扫黑打恶的形势下,会不会被判定为“防卫过当”,需要警方给出最终的结论。 但一桩本不该发生的命案背后,社会戾气以及某些方面和领域的结构性失衡,已经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