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升公司股价,有些老板靠业绩,有些老板靠嘴炮。

8月7日,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将以每股420美元把特斯拉私有化,公司股价当天暴涨11%。一条推文,让公司市值增加64.26亿美元,但几天后,马斯克承认宣布私有化是“一时冲动”,股价回跌。

现在,马斯克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严格审查,可能面临法律诉讼。

A股市场,拉动股价的手段有很多,蹭热点、炒概念、假重组等等,真正靠“打嘴炮”拉升股价的公司比较罕见,最惊天动地的就是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

一句话,值330亿元人民币!数万散户被埋,亏损惨重!

股价不涨 董事长很着急!

泰禾集团,成立于1999年,2000年借壳上市,主营住宅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还涉足金融、文化和健康。

2010年以来(除2011年、2012年),公司营收高速增长,规模从27.12亿增长到2017年的243.31亿,7年增长9倍,年复合增速高达36.21%。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公司归母净利润不断增长,由2010年的3.36亿增长到2017年的21.24亿,7年增长6.32倍,年复合增速高达30.13%。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除2015年上半年A股大牛市时,公司股份大幅上涨,其他时间公司股价跟业绩不“匹配”,2010年复牌时,前复权股价8.3元,2017年12月22日,前复权股价才16.58元。

2017年12月22日,董事长黄其森等不及了,绕过董秘和合规部门,直接对媒体表示,2018年泰禾集团目标是营收再翻番到2000亿元人民币!

2000亿营收对泰禾集团是个什么概念?2016年公司营收208.28亿,2017年营收243.31亿,这是要翻近十倍啊。

当时,泰禾集团2017年财报还没出来,2018年翻一番,2000亿,倒推来算,2017年业绩要暴涨!

更让市场想入非非的是,嘉禾集团对董事长的“牛逼”辩解,2018年2000亿销售目标是“基于目前公司土地储备、项目储备、投资进展、管理能力、销售能力等作出的判断”。

整个市场癫狂了,各路游资“心领神会”,像鲨鱼闻到了血腥味,管你能不能实现业绩目标,管你符不符合常识,使劲炒就对了。

短短10多个交易日,公司股价从16.58元上涨到43.17元,涨幅160.37%,市值增长330.78亿。

凶残上涨,普通散户抢不到筹码,不敢抢筹码,上涨收益被游资吃了。

狂热过后,游资撤退,轮到散户接盘,随后公司股价一路阴跌,现在跌回到15.5元左右,跌幅64%!

赚钱的就那几路游资和幸运的两千多个散户,亏钱的却是33000多个散户。

激进到没脾气 股价当然下跌!

从营收和净利润看,公司业绩挺“靓丽”,为啥股价还需要董事长使劲儿“吹”才涨?股价为啥跌了回来?

业绩背后,投资者更担忧几个问题:

首先,公司业绩一般,完全不像黄其森在2017年年末“吹嘘”的那样强劲!

2018年上半年,泰禾集团营收126.88亿,同比增长42.12%。需要注意的是,按照以往经验,泰禾集团营收都是上半年增速快,下半年增速放缓,因此全年营收顶多300多亿。说好的2018年营收翻一番呢?说好的营收达到2000亿呢?

泰禾集团净利润一般,上半年归母净利润9.83亿,同比增长22.39%,跟翻一番的“目标”相距甚远。

其次,泰禾集团激进扩展,徒有账面业绩,现金流很差。

房地产企业跟其他企业不同,采取预售制,房子没建好,房企先把房款给收了,暂放在预收账款项目下,交房后结转为当年的营业收入,所以房企销售现金收入比持续高于1,房企日子比其他企业好过。

泰禾集团账面净利润一直非常好,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却常年大规模净流出。

的确,房地产行业周期相对较长,一般为两年,所以看某一年的数据会有失偏颇。问题是,泰禾集团经营净现金流常年净流出,说明经营过于激进,常年靠外部融资维持日常运营。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另外,公司毛利率和净利率持续下降,管理效率出现了问题,客观上导致净利润和现金流流入持续减少。管理效率下降,非常提高警惕!国家通胀是效率低下的结果,公司下滑,从效率下降开始。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A股许多上市房企很激进,激进拿地,激进经营,经营现金流为负比较常见,不能就此认为现金流为负是正常现象。

业内也有许多稳健的公司,比如万科和融创,经营净现金流一直净流入,尤其是最近两年,经营现金流净流入规模远远高于净利润规模,净利润现金比率远高于1。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就是不让房企融资 能奈我何?千亿债务何时爆雷?

这一轮房地产政策调整,最值得关注的就是房企债务问题,中弘股份(0.9600.0910.34%)等房企债务爆雷,使公司面临破产、退市。

泰禾集团债务问题比较严重,债务水平不断攀升,资产负债率一路走高,从2010年的67.13%攀升至2017年的87.83%。

剔除跟营收密切相关的预收账款后,公司的杠杆率持续攀升,由2010年的44.83%攀升至2017年的76.92%。

考虑货币资金后的净资产负债率,泰禾集团债务负担已经从227.70%飙升至473.38%。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净资产负债率,是房企有息负债减去货币资金,跟净资产的比值,反应的是,如果破产,房企净资产对有息负债的偿还能力。一般来说,这个数字越低,公司债务压力相对更小。

泰禾集团净资产负债率远远高于常规水平,相比之下,保守的万科,净资产负债率仅8.84%,根本不用担心债务问题。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再直观一点,看泰禾集团的债务负担。

2017年,泰禾集团短期负债总规模高达430.76亿,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有165.85亿,覆盖不了。

除了短期,还有长期,集团还有705.26亿的长期借款,以及218.93亿的债券,总负债规模高达1354.95亿!如此庞大的债务规模,加上经营现金流常年净流出,严重依赖借新还旧。

房企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二季度一些公司债券发行被否,发行利率上升,加上偿债能力恶化,泰禾集团融资成本全线上升。

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数据来源:历年财报   制图:叶檀财经

房地产不被待见,公司低成本融资渠道收紧,只能依靠高成本融资渠道。

2016年,低成本银行贷款融资占比高达41.06%,2017年占比下降到19.91%;2016年低成本的公司债融资占比23.21,2017年占比下降支18.85%;2016年融资成本最高的非银贷款才35.74%,2017年成为最重要的融资渠道,占比高达61.24%。

随着监管收紧,房地产信托等产品将继续受打击,外部高成本的融资渠道也会被堵住,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日常经营。

融资一直是重中之重,泰禾集团当然考虑过融资成本最低的股票定增。

2016年5月,泰禾集团就谋划定增5.36亿股,希望融资98亿元;为了更顺利的融资,2016年9月泰禾集团把定增数量调降至3.85亿股,融资金额调减至70亿。

但是,定增计划被证监会“中止审查”。

2018年7月份,泰禾集团继续调整融资计划,希望把定增数量调降至2.88亿股,定增价格18.18元调升至24.52元,融资金额不变,还是70亿元。

现在,泰禾集团定增悬而未决,事关生死。

地主家没余粮 大股东股票几乎全质押了

公司经营现金流紧缺,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泰禾集团不断并购。

2017年发起了29起并购,累计交易金额295.5亿,绝大多数是小型房企,以此获得土地,这是公司2016年以来重要战略。

从项目来看,泰禾集团2017年一共获得了36个项目,其中30个项目都是通过并购方式获得,在项目上的投资金额552.4亿,获得土地792.80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1069.21万平方米。

公司资金紧张,大股东资金更紧张,股票几乎全部都质押出去了。

截止8月29日,控股股东泰禾投资持有公司股份6.0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97%,累计质押的股份数为5.9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7.51%,占其持有总股份的97.04%。第二大股东叶荔,持有1.5亿股,质押了1.49亿股,99.33%的股权都质押了出去。

这也是黄其森吹股价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股价翻倍,不会平仓,给了黄其森很大的腾挪空间。

代价全都让散户承担了,3万多散户,亏损了6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