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直都在及時提供H7N9高致病禽流感的病毒爆發、檢測,以及病毒基因組的相關信息。

WHO確實有一個相關的協議,叫作“Pandemic influenza preparedness Framework for the sharing of influenza viruses and access to vaccines and other benefits”。這個協議主要是一個全球範圍內對大型高致病流感的防範的協議框架,中國作為WHO成員也是簽署方。

協議要求締約國:一旦出現高致病性爆髮型、有威脅的流感,應當及時通報,並且進行數據和生物材料的傳送。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截圖

在這裡對數據進行傳送,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也就是我們看到的流感基因序列。同時它也規定了感染流感的生物材料,應當及時送到有WHO認證的有資質的實驗室,進行研究。

同時,這些有資質的實驗室公司和一些其他研究機構,應該及時公布自己的研究信息,並且一旦開發出疫苗,應當有相當比例的疫苗,用可以接受的低廉價格提供給WHO組織。

這個規定的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發展中國家爆發疫情之後,無法及時獲得對抗疾病的技術資源。因此,協議認為包括動物標本(在內的資料)應該及時送交到有資質的實驗室,有資質的實驗室應當在產品上、技術上、乃至論文發表上回饋那些送出標本的發展中國家。

而中國是一個大國,已經有包括武漢生物所在內的好幾家實驗室可以進行病毒標本的分析研究。

比如說前幾年的埃博拉病毒。我們國家派了醫療隊,幫助非洲國家對抗相應的疾病。自然我們也就獲得了埃博拉病毒的標本。某些西方國家很有可能光採集標本,但沒有大規模的醫療隊伍的派遣活動。

 

 

中國醫療隊在非洲

埃博拉病毒爆發期間,我們甚至幫助塞內加爾建立了自己的符合WHO標準的實驗室。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如果中國乃至周邊發展中國家爆發疫情,都應該把標本送到中國的實驗室。

到目前為止,WHO的各項規定中,並沒有規定已經擁有相應實驗室的國家,是不是非得把這個標本拿給其他國家分享。

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美國確實有各種實驗室希望獲得病毒的標本,而不光是病毒基因組序列。但是直接向另外一個國家提出,要一種高致病的病毒標本,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敏感的話題。

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一下,一個中國實驗室,如果主動向美國實驗室或者其他國家的實驗室,要他們實驗室裡邊擁有的某種高致病性病毒的標本,而不是研究數據,這是多麼的敏感。

就好像在美洲爆發的寨卡病毒,中國符合資質的實驗室,如果直接向美國要病毒標本,我看他們多半也不會給。

按行內的慣例,對於這樣一些涉及到國與國之間關係的,是高致病病毒有關的一些東西,接受採訪的人一般不會透露自己的身份,至少不能承認。美國人這樣操作,我們也應該是這樣操作的。

對於發展中國家來講,在無力對抗高致病性病毒的情況下,主動向發達國家提供標本,這個也是慣例。但問題是,中國是擁有符合世界衛生組織認證資質的生物安全實驗室的。在這種情況下,再去向實驗室要標本就不太好了。

從純科研的角度來說,當然也是人多力量大,全世界的科學家一起合作,肯定做出好東西更容易。但是具體到現實的操作,一個國家的實驗室向另外一個國家的實驗室,去要高致病病毒的標本,實在是太敏感了,需要考慮的問題也是太多了。

另外,就H7N9病毒而言,到目前為止,最後提交病毒基因組序列的國家就是中國是去年7月1日提供的。再往後就沒有任何提供了,不管是人體的標本還是其他動物的標本,這個原因我不太清楚。我說的是世界上所有國家都停止了提交。

 

 

中國提交H7N9病毒信息的記錄

《紐約時報》這篇報道,說穿了就是某些美國的機構想要病毒的標本,但是這事兒每個人心裡邊都清楚,非常敏感,而且大國之間沒有任何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