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684fa810ab6c9cb353393fc4101d3.jpg

天安社的纹身

先来看个段子:

路边一孩子问骑自行车的父亲: 什么是黑社会?父亲说:一身唐装,手捻佛珠,身上挂着文玩 ,平时闻个香,品个茶,还可以人五人六地说一大套励志警句,温文尔雅,举止得体,开劳斯莱斯,住别墅,这叫黑社会。

孩子又问:那光膀子纹身,脖子挂着手指粗的金链子,张口他妈的,闭嘴奶奶的,夹个小包,烟不离手的,那是什么?

父亲答:那是傻逼!

再来看个段子:

一位从日本回国的朋友说:”日本黑社会很厉害,有其制度体系,盗亦有道;中国帮会在那边也很厉害,但是比较混乱,从不按常理出牌。”

我好奇的问:”那日本黑社会要是遇到中国帮会又当如何?”

朋友略作迟疑,说道:“日本的黑社会会报警。”

以上均是段子,但不排除其真实性、是否真的发生过,但下面这个故事的确是真的发生过:

一个东北女人在日本拿到了身份,便把她的老公接到东京开了家东北菜馆。开业不久,便有山口组管辖当地片区的小弟上门收保护费,要价每个月40万日币。

刚开始她老婆和声细语笑容嫣嫣地和西装革履的山口组小弟交谈,她老公并听不懂什么,还很礼貌地端茶递水。

后来她老婆告诉他是黑帮来收保护费,这东北男人性子急脾气爆,冲进厨房拿出菜刀来要砍这山口组的黑帮小弟。这日本黑帮哪见过这阵势,当场吓懵了,落荒而逃。

后面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这吓懵的俩小弟赶忙回去报告情况,惊动了山口组东京片区的老大,带了一百几十号人来围住了东北菜馆,这下女的老公吓懵了。

还是女的上前和老大日语交涉,黑帮老大说:我让我的小弟们每天都来你店里吃饭,每个月除去开支为你们店创造80万日币的利润,你把利润的一半交给我们组织,让我们留住面子,好向上级交差。

原来在日本,当黑社会是压力很大的,常有完不成任务小弟自杀的现象。

东北女人自然是答应了。

这个故事是真的,证明了上述段子的真实性与逻辑性,也说明了日本黑帮盗亦有道,有组织纪律,他们若真是遇到中国黑帮,一定会被打败。

宝马纹身男龙哥被砍的消息大家都知道了,据江湖传闻,龙哥是天安社成员,法号永善。天安社也是有组织纪律的,爱党爱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下,网上争论的自行车男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可以定调了,有了zuzhi撑腰,自行车男恐怕在劫难逃。看看“江苏检察在线”的措辞就知道了,龙哥成了“被害人”,自行车男成了“犯罪嫌疑人”。

龙哥不但成了“被害人”,还是见义勇为好市民呢,看

而自行车男子的身份也曝光了,并不是之前网传的特种野战部队出身现在的华美达酒店保安队长。其实过脑子想一下也知道,华美达酒店的保安队长会骑自行车上下班?

自行车男子的真实身份是华美达酒店的工程维修部电工,平时为人和善、待人友好。

而不幸的是,自行车男子的儿子去年患癌症,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他的父亲去年也去世了。经济拮据的他一个手机用了四年舍不得换,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这下又碰上这等倒霉事:不还手吧,被欺负被砍被杀;还手吧,又碰上一伙有组织的。

 

这里贴上这位愿意为自行车男子做无偿辨护的律师的电话号码,我们能帮助自行车男子的,只有转发了。希望自行车男子的家人能读到本文,获得臧启玉律师和一境律师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