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生想要完成的,

只不過是

母親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角色。

消失10年的倪萍回來了。

當她出現在《朗讀者》時,觀眾差點沒認出來。

▼倪萍《朗讀者》

肥大的開衫下,倪萍整個人像是突然膨脹開了,雙下巴,還有眉眼間隨時可以捕捉到的細紋,讓台下觀眾一片嘩然:「這真的是當年那個倪萍嗎?」

倪萍作為朗讀者登上央視舞台

當年,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倪萍是這樣的靚麗形象。金牌主持人,說話溫婉,舉手投足間都是靈氣。

而今,董卿和倪萍,兩大央視花旦同框。44歲的董卿憑《朗讀者》等節目走上事業巔峰,而當年44歲的倪萍,卻一度窮困到要賣房的地步。到底,這些年,倪萍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要知道,在無數人的心中,她可是央視的頂樑柱,是閃耀屏幕的女神啊。

24歲就被評為國家二級演員,31歲主持《綜藝大觀》,隨後和趙忠祥搭檔主持春晚,紅遍大江南北。優雅的氣質、標誌性的微笑,如沐春風一般俘獲了全國觀眾的心,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女神。有她在,收視率彷彿就上了保險。

但她卻在2004年主持完最後一場春晚後,像風一樣,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隨後,被娛樂記者抓拍到的她,成了這個樣子:發福,水腫,憔悴甚至被勸整容。

61歲劉曉慶曾勸倪萍整容,59歲倪萍的回復讓人欽佩。

娛樂圈是苛刻的,你只有紅或者不紅,不會有人想到,倪萍變成這樣,全是因為兒子。

倪萍的兒子虎子

倪萍在事業風生水起時,她的愛情生活卻一波三折,歷經坎坷。

她和她的第一任丈夫因為價值觀的不同,以離婚告終。

後來,倪萍邂逅了那個讓她越愛越深的男人陳凱歌,可愛情長跑8年,沒想到最後還是輸給了陳紅。

1997年,倪萍和攝影記者王文瀾結婚,2年後,倪萍冒着高齡產婦的風險生下了兒子虎子。當時倪萍已經40歲,她終於擁有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但命運又給了她猝不及防的沉重一擊。那是1999年的春晚,作為春晚主持人的倪萍表面上看起來風平浪靜,內心卻遭受着極大的痛苦。

振作精神主持春晚的倪萍

就在春節前幾天,她那剛出生4個月的兒子虎子被診斷出先天性白內障。「如果不及時治療,病情繼續加重,有可能失明甚至危及生命。」聽到醫生的這句話,倪萍的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當春晚導演找到倪萍的時候,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喝水、吃飯了,面如死灰的她努力振作精神,登上了那年春晚:「觀眾陪我十幾年,我一直像個戰士一樣,在戰場上我沒有輸過,我不能因為我個人的事情,讓觀眾看到我臉上有淚痕。」

悲傷的她,為給孩子看病,徹底改變了人生軌跡。

她辭去了央視的工作,開始踏上掙錢赴美給孩子治病的遙遙之路,幾乎傾家蕩產。

她和丈夫,雖然一個是知名主持人,一個是文藝攝影家,但家裡的積蓄卻並不多。為給孩子治病,倪萍負債纍纍。

在央視當主持人的那些年,她留給了無數人珍貴的回憶

無奈之下,2004年,她只好放棄心愛的春晚舞台,選擇拚命接拍電影、電視劇來掙錢交兒子的醫療費。但仍然入不敷出,去醫院就像是個無底洞。

倪萍《美麗的大腳》劇照

所以她更加賣力工作,只要國內有工作收入能超過往返航班費的,她都會接。

她英語不好,請翻譯需要花錢,為了聽懂國外醫生的診斷,和醫生交流,她就自學英語,水平突飛猛進到連醫生都覺得不可思議。但所有掙來的、借來的錢,不是交給了醫院,就是交給了國際航班。

生活動蕩,加上對兒子病情的擔心,讓她如一塊遇火的塑料片,迅速老化。

變老或者傾家蕩產,在倪萍看來都不算什麼。兒子太過年幼,他身上的病一日不好,作為一個母親就始終活在焦慮的煉獄之中。

倪萍從未放棄兒子,反而是恨不能親身替他受苦。比如兒子治眼睛要用藥水散瞳,非常不舒服,為了與兒子感同身受,她竟提出讓醫生也給她散瞳。

為兒子的病,倪萍奔波了10年

兒子要去複查的前一天,是倪萍最忐忑的時候。她害怕孩子病情又惡化了,一晚上都在擔心,根本無法入睡。

凌晨4點陪孩子起床,坐4個小時大巴去醫院,困得不行了,就只好大聲唱歌驅逐困意。醫院那會還沒電梯,到醫院她得背著兒子到7樓的檢查室。兒子進檢查室後,家屬要在外面等候結果。而倪萍就跟丟了魂樣一直在門外站着,飯也不吃,水也不喝,獃獃地守一整天。

帶兒子去醫院做手術,如同上刑場一樣,就怕大夫招手叫她過去,說孩子沒救了。因為她親眼目睹一個日本孩子的媽媽被醫生叫過去之後直接暈倒在手術室外。

從兒子患病起,倪萍沒有掉過一滴眼淚,因為怕人一崩潰就爬不起來了,這孩子就毀了。

但巨大的壓力無處發泄,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她學會了抽煙,一根接一根。

因為壓力大,學會抽煙的倪萍(請勿模仿)

每天活在焦慮之中的她,已經無暇顧及美貌,因為那時,在這個心急如焚的母親眼裡,兒子是她的全世界。

為了兒子,顧不上容顏的衰老

只是,倪萍本以為丈夫能夠與她並肩作戰,一同照顧患病的兒子,但是沒想到在兒子生病的第6年,王文瀾就提出了離婚。

家庭破碎,所有的重擔都落到了倪萍一個人的身上,近乎崩潰的邊緣,唯有姥姥的話能給她力量:

「孩子,只要你自己不倒,啥都能過去!你倒了,誰也扶不起你,要是你都救不了孩子,誰也救不了!姥姥知道,就你行。」

帶着淚痕述說姥姥的安慰

從小父母離異的倪萍,姥姥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就像是一場反哺,這孩子的支柱,也落到了倪萍身上。

10年的磨礪,終於發生了奇蹟。

直至去年,大夫說:「等你結婚的時候再來複查吧,一切很好,祝你好運。」我的淚水涌了出來。

「孩子,咱60歲再結婚吧,媽媽再也不想來複查了。」

——摘自《姥姥語錄》

從來不在人前流淚的倪萍,第一次在醫生面前眼淚橫飛

如今,兒子的病已經痊癒了。倪萍的辛苦和付出,虎子從小就看在眼裡,他也很爭氣,成績很好。

虎子15歲參加冰桶挑戰

兒子的一切都安頓好了,倪萍的人生也漸漸變得明朗。過去的10年雖伴隨苦難,但她依然憑着敬業精神,演出了很多優秀的影視作品,比如《美麗的大腳》《浪漫的事》《雪花那個飄》《大太陽》等,還獲得了金鷹獎。

時光的磨礪,皺紋悄悄爬上眉梢,但是倪萍的內心卻變得更加豐盈,原本是兒子生病時的畫畫愛好,後來竟然再也沒有放下。她的畫成了讓大師驚嘆的藝術品,比如那幅《韻》就在拍賣會上拍出118萬價格用於慈善。很多看過的人都不相信是倪萍畫的。

2014年,她捧起熟悉的話筒,擔任央視公益尋人節目《等着我》的主持人。

與以前春晚的熱鬧不同,她語態很平和,而這是母親的身份帶給她的歲月沉澱。

除了畫家、主持人、演員之外,倪萍還有一個身份——作家。她的《姥姥語錄》就是在那段最艱難的日子寫下的,還獲得冰心散文獎。

今年3月,她攜帶着《姥姥語錄》登上央視《朗讀者》舞台。

也正是這個時候,全國的人才發現,倪萍最令人動容的身份原來是——母親。她消失10年全是為了兒子。

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倪萍再度回歸公眾視野,風輕雲淡地講述過往。她的真實和單純,對周遭評價的正視讓人印象深刻。人們不禁紛紛起立致敬。

她的堅強令董卿數次動容,與之相擁而泣。

更讓現場觀眾們灑淚當場。

原來,被歲月奪走了美貌,是因為對兒子深沉的愛。

如果這世上有人能為你放棄一切,那個人一定是母親。

作為一個母親,倪萍把全部的心力都奉獻給了兒子,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去審判她的外表呢?

倪萍究其一生想要完成的,其實只是母親這個平凡而又偉大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