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互联网产业进一步向下延伸,龙哥大概也考虑过转型洗白过一种正常人的体面生活,尤其那两年直播挣钱一夜暴富之类的神话大概刺激着他,而且门槛那么低,他加入了,真真假假扮起黑社会的人设。这就是他如今在网上留下那么多影像资料的原因。

他的一生,带着这个时代的一些关键词:人口流动、进城、犯罪、制造业中心、高利贷、见义勇为、豪车、网红、纹身、大金链子、短视频……

身材魁梧的练家子‌‌“九纹龙‌‌”,江湖人称龙哥的刘海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自己的刀下。

事件本身的来龙去脉基本清楚了。8月27日晚9点过,江苏昆山的一条马路上,龙哥和他的朋友开着一辆豪车想走非机动车道,遇上骑着电瓶车的行人挡在前面,龙哥的朋友下车理论,龙哥大概认为他的朋友吃亏了,也下车去教训行人。

龙哥一行三人,按理说对付一个人绰绰有余,但龙哥似乎觉得教训一个行人太浪费时间,耽误不起,折返到车里,拿出一把砍刀准备马上解决问题。哪知道挥舞砍刀过程中,龙哥的刀掉在地上,被行人捡拾后反过来砍向龙哥。龙哥毙命。

1

预先声明,上述过程描述,只是对其中一段监控视频的主观性说明,没有法律效力。

从传播角度来说,这段视频的看点是,第一,龙哥的刀掉了,掉了就掉了吧,它又被行人捡起来;第二,捡起来就捡起来吧,结果行人用这把刀把龙哥给砍死了;第三,威风凛凛的练家子龙哥怎么就随随便便死在一个路人手里,而且是自己的刀下?

在短短两分多钟,剧情连续发生两次小反转,一次大反转,不火都不行。

没有这些戏剧性反转,这起街头刑事案不会有什么人关注。街头斗殴把人砍死砍伤,哪怕参与者涉黑,有什么稀奇可言?但正是这些反转违背生活常识,人们才会关注它。

在互联网时代,只要有人关注一个事件,就有人加注额外信息,各种真假信息像段子一样,迅速传播。

在这个事件中,关键点是掉刀。是啊,一个‌‌“资深‌‌”练家子,怎么会发生如此败笔?

于是有人解释称,东北混黑社会的很看重面子,动刀砍人一般都是虚晃两下,然后故意让刀飞脱,识相的人趁此机会赶快跑掉,这样黑社会的面子保住,也不会闹出事了。但是到了江南,由于‌‌“文化差异‌‌”,行人不懂这个套路,于是悲剧发生了。

但接下来挖出的疑似信息恐怕否定了这个段子。

据说龙哥祖籍甘肃而不是东北,更加雷人的是,新世纪以来,龙哥已经坐了五次牢,分别是:

2001年7月因犯盗窃罪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2006年9月7日因打架被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处行政拘留五日;

2007年3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2009年5月11日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2014年5月13日因犯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

其中2014年这一次,网上还有判决书的截图。

至此,龙哥的人生逐渐丰满。生于1982年的龙哥,从甘肃到北京,不到20岁就因盗窃进了北京的监狱,依据量刑标准倒推,盗窃金额大概在三五万元之间。他初出茅庐,胆量不大,犯罪经验也不丰富。

龙哥并没有吸取教训,改邪归正。出狱之后到了昆山,从此与昆山结下不解之缘,结果他在昆山四次坐牢,违法犯罪的事实包括打架、敲诈勒索、毁坏财物、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可以看出,龙哥并不是一个智力型的违法犯罪分子,他是个靠‌‌“体力‌‌”吃饭的人。

近距离观察龙哥的体态眼神照片以及网上流传的短视频,可以印证‌‌“体力‌‌”型犯罪的推论,也完全可以拼接出龙哥的日常生活和收入支出来自哪里。

2

似乎,我们可以认为龙哥打从进了北京的监狱之后,以后的日子就像《水浒传》杨志卖刀里的泼皮牛二一样。在《水浒传》里,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这个人生经历,送给龙哥似乎也不为过。

但到这里,剧情又要反转了。

网上流传一张昆山市的‌‌“见义勇为奖‌‌”竟然是颁发给龙哥的,奖状说他‌‌“弘扬社会公德,伸张正义,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国家、集体、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贡献突出‌‌”,最新消息称,这张奖状是真的,而且是举报贩毒。

这样一来,龙哥的人生就不是简单的一个‌‌“恶人‌‌”可以概括得了的。他应该是一个很冲动,脑子有点简单的人,完全可能好事做尽,坏事做绝。这就是人性的复杂。

完了吗?没有。

龙哥的事,竟然牵出了一个‌‌“天安社‌‌”。微博上说龙哥是天安社的成员,网传天安社是个‌‌“中年男性短视频cosplay团体,早期致力于在快手上扮演社团故事,对中年男性有神秘吸引力,主要生活来源是放贷和中介。常在一起裸露纹身喝酒,去年开始拍黑榜小电影,后快手被整顿,天安社过气‌‌”。

有没有搞错,龙哥是个搞内容创业的,而且是最新潮的短视频?

可是且慢,舆论很快把焦点转向了天安社,微博上天安社的视频和图片颇有一些。按照前两天‌‌“警方权威发布|佩戴大金链子的你是黑恶势力的第一种表现形式‌‌”的新闻报道,这个事情就不好往下演绎了。但让人疑惑的是,既然是什么什么势力,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把罪证呈上?到底是表演,还是实有其事?

至止,龙哥死后,事情已经发生很多次反转,每一次反转,都让人重新认识他。

3

一本正经地讲法律,龙哥意外而滑稽的死,法律界会把焦点放在那名行人到底是正当防卫、防卫过当还是故意杀人。

从传播角度来说,由于死法离奇,网友们对信息的挖掘速度,要远远赛过记者的腿脚,加之龙哥在网上留下众多信息,记者的工作只剩下求证信息真伪。当记者求证完毕,信息已经消费完毕。也就是说,记者反而被舆论牵着走,成了一个收拾信息残局的人。如果没有挖出反转信息,谁会去在意记者的工作?

老实说,这是这些年来我看过的最奇幻的故事。

一个从甘肃来到北京的年轻人因盗窃罪被判刑不算离奇,离奇的是他在异乡竟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牢里度过,且活得如此精神抖擞,满不在乎。

昆山是个制造业中心,企业云集,在这个地方找一份正当的工作不是难事。但在昆山的那些年,他大概以打架确立名气,大概被高利贷组织看中,大概成了专业的讨债人。

这个判断可以从他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无故殴打他人等罪行中看出端倪。那些年里,昆山在高速发展,高速发展自然带来大量的闲钱,有大量的项目需要钱,地下信贷应运而生。龙哥应该是这个行当的维护者和食利者。

随着互联网产业进一步向下延伸,龙哥大概也考虑过转型洗白过一种正常人的体面生活,尤其那两年直播挣钱一夜暴富之类的神话大概刺激着他,而且门槛那么低,他加入了,真真假假扮起黑社会的人设。这就是他如今在网上留下那么多影像资料的原因。

尽管他们的团队已经在快手上给人留下一些印象,但终究没有红起来。魔幻的是,他生前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反而是他被砍死的短视频传遍全网,被人熟知,如愿以偿成了网红。至此,人们才了解到他魔幻传奇的一生。

他的一生,带着这个时代的一些关键词:人口流动、进城、犯罪、制造业中心、高利贷、见义勇为、豪车、网红、纹身、大金链子、短视频……

他的36岁,比大部分72岁的人还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