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同事的朋友,說出了她的故事:

愛人姓王,一家一直住在北京。今年,王同學拿到了阿里巴巴offer,職位是“交互設計專家”,級別P7。對於37歲的王同學來說,前景看好,試問,如今還有多少比BAT更好的互聯網工作呢?於是,他隻身一人,離京赴杭州阿里巴巴總部入職。按照阿里慣例,得了一個花名:安時,工號165243。

 

一切都很順利,包括租了一個自如的房間。房子本來是複式,自如將其改造了,二層可以獨立使用,裡面包括客廳、卧室、儲藏間、衛生間。傢具也都是自如配置的。王同學就住在這裡。

到了7月,他和妻子說,很不舒服。隨後回京,在301醫院等醫院檢查,發現血小板減少;隨後,在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7月13日,病情惡化,去世。

王同學今年1月做了全面體檢,以便入職阿里巴巴。體檢報告顯示,各項身體指標正常,包括血常規,各項數值均在參考範圍內。這個病從哪裡來呢?在醫院,隔壁床的病人得了完全一樣的病,一問,說估計是房間剛剛裝修導致。王同學在北京的房屋已居住了十幾年,工作的阿里巴巴濱江園區辦公樓也已使用十幾年,可以排除,他病逝後,妻子來到杭州,對那套自如房子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甲醛超標。妻子說,丈夫在杭州的時候,大多數時間都是夏天,正熱,開着空調,恐怕也很難做到敞開通風。這是他剛剛租下房子時拍給妻子的微信視頻:

王同學去世後,留下一個女兒,剛剛三周歲。王同學的愛人,向法院提交了起訴書。然後,他們接到了什麼呢?接到了自如公司的短信,發到已去世的王同學手機:“訴訟書表明您已經沒有繼續履約的能力,現解除合同。”

 

“沒有對空氣污染做任何說明,而且,我們已經付過房租,仍然有房屋的使用權。”她很生氣:“然後就接到自如的電話,表示就在房間外面,要收房。他們還是進去了。”

故事到這裡,我也寫不下去了。

這個故事,沒有人性。好冷血。

請注意,以上,都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在我上一篇文章發出後,自如公司的公關人員和我進行了溝通,“我們很重視,感謝監督指正”“健康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云云。但是,隨後就投訴呦呦鹿鳴侵權,按照微信規則,要麼我承認侵權,可以減半處罰;要麼不承認侵權,侵權如成立則要把呦呦鹿鳴封號。

自如對租客怎樣,是春風般溫暖,還是冰雪般冷酷?我未曾親身體驗,沒有發言權。但自如的公關刀法專業精準,我是直接感受到的。

回頭看王同學這個案子,原告會勝訴嗎?我很不樂觀。2016年,北京有一位自如租客,妻子懷孕住進去的,胎兒6個月時得了白血病,不得不引產,而房屋檢測顯示甲醛污染嚴重。他起訴了。法院委託兩家司法鑒定機構進行鑒定,但都說“超出鑒定技術能力”,拒絕了委託。隨後,一審法院說:現有證據未能證明該種情形下與白血病的發病存在關係,賠償請求於法無據,不予支持。

報道這個案子最詳細的,是《北京晨報》,但是,這家報社在這個月,關門了。這當然是一個巧合,但,世間所有的巧合,都有極大的信息量可供解讀。我只希望,呦呦鹿鳴的命運,不是北京晨報的命運。

最後,是幾個建議,其實不是建議,只是從國外抄來的,我們直接學習就好,萬惡的帝國主義跳過的坑,我們就不要再跳了:

1、安全:英國住房法案有一個“住房健康和安全評估體系標準”,用綜合危害評估的方式,將危害分為生理要求、心理要求、傳染病防護、意外事故防護四大類29個小類,並由政府工作人員按細則進行打分,根據打分結果對出租住房採取不同級別的措施進行規管。

2、押金:美國紐約州規定,業主必須將押金存到專門賬戶並通知租客,利息歸租客所有

3、租金:德國規定,至少一年才可以加租一次,3年內加租幅度不能高於30%,除非住房經歷升級改造。租金異議的,由租金評估委員會來仲裁,各城市有定期進行市場租金調查來支撐相關判斷。

我關於自如的前兩篇文章,在這裡:

租房自如,以身試毒

年輕人,請說出自如租房的故事

請繼續在後台,和我說出你的自如故事,也許,你的故事可以幫助到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