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3日,对全中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它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纪念日,今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要讲一所特殊的学校。

它是全中国人民亏欠最深的恩情:这所学校总计毕业生20万,可19万人为了我们的祖国无一生还…..

它,就是黄埔军校

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苏联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下,在广州黄埔区长洲岛创办了一所军校,校名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后改名“国民革命军黄埔军官学校”)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革命军事学校。

学校创建之初,孙中山在大门前亲题一副对联: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横批:革命者来这20个字,此后成了“黄埔人”毕生的坚守。

军校的教官阵营也是空前强大,校长:蒋介石;国民党党代表:廖仲恺;教练部主任:李济深、邓演达;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叶剑英;政治部主任:戴季陶、周恩来;总教官:何应钦。

此后,这里成为国、共两党,共同培育英才的摇篮,无数有志之士纷涌而来,第1期就有400多名学生入校。而要做黄埔的学生,一来就要立一个志愿:“步先烈后尘,和他们一样舍身成仁,牺牲一切权力道路,专心做救国救民的事业。”

所有人的目标就只有一个,为战场而生,为护国至死

此后,一批批黄埔人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为四万万中国人铺平了前行的道路。

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毕业于黄埔军校的国军第87师营长,朱耀章,在葛隆镇战斗中,身中七弹壮烈殉国,他曾作词明志:月愈浓,星愈稀,四周妇哭与儿啼,男儿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人生长寿只百年,无须留恋,听其自然!

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踏尽河边草,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宁碎头颅,还我河山!

朱耀章

1933年1月,日军向北平进犯,毕业于黄埔3期的149团团长王润波,率部紧急驰援,他向战士们说道:“日寇侵我河山,保国卫民,人人有责,北上抗日,乃是军人神圣职责,我们愿为祖国洒热血,不让日寇进长城!”当时长城内外朔风怒号,冰天雪地,全体官兵衣裳单薄,脚穿草鞋,顶风冒雪日夜兼程,之后的激烈战斗中,他冲锋最前,直至战死。

王润波

而他们的牺牲,只是一个开始。

1935年初,日军进攻哈尔滨,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团政委的赵一曼,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唯一一期女学生之一,她很早就加入共产党从事秘密地下工作。在这次与日军的交战中,她为了掩护部队,不幸腿部负伤被俘,日军为了从她口中获取情报,使用马鞭狠戳她腿部伤口,瞬间血流如注。而她坚决不屈,怒斥日军各种罪行,日军大为恼火,在她身上使用了最惨无人道的酷刑: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却始终没说出一字有关抗联的情况。得不到任何情报的日军,于1936年8月2日将她处死示众,面对屠刀,她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然后壮烈牺牲,年仅31岁。

赵一曼

而更多的黄埔生,是倒在了抗日的战场上。

1937年中日全面抗战爆发,黄埔军校在各地设立分校,为前线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1937年8月12日夜,南口战役中,国军第529团第3营第7、9连,向日军坦克部队发起逆袭,第7连连长隆桂铨,和战士们一起全身挂满炸药包,毫不犹豫地冲向日军坦克,

日军大炮和机关枪,不断向他们轰炸扫射,眼看周围一个又一个战士倒下了,目眦俱裂,疯了似地扑向日军坦克,他把炸药包往坦克窗口里丢,把手枪伸进去打,以血肉和钢铁相搏,最终成功炸毁6辆坦克。然而激战中,他不幸被机枪扫中……他毕业于黄埔7期武汉分校,牺牲时年仅25岁,成为了黄埔军校抗战牺牲第一人。

隆桂铨

和他一样,毕业于黄埔7期9连的连长王友光,在后方率部坚守阵地,几次击退日军的他身负重伤,在送往医院途中,遭受日军战机轰炸,他就这样走了,没有留下一块完整的尸骨!

之后的南口战役更加惨烈,国军伤亡3万3000多人,其中来自黄埔军校的青年就有近3万,他们的牺牲和付出,将日军死死抵挡在居庸关外,近一个月不能前进寸步。

可残酷的战争还在继续着,牺牲还远远没有停止!

1937年8月,抗战时期最大规模、也最惨烈的淞沪会战打响,中国投入80多万兵力,而90%以上的参战国军几乎都是黄埔系,集团总司令:张治中、杜聿明、张灵甫顾祝同、陈诚,罗卓英、胡宗南。

旅以上将领:王敬久、孙元良、宋希濂、彭善、霍揆彰、黄维、李树森、李延年、李玉堂、陈沛、夏楚中、周磊、李铁军、李文、陶峙岳、俞济时、王耀武、桂永清、黄杰等。

甚至基层也大都是黄埔军校,第7至11期毕业不久的学生,他们年龄大多是在20到30岁之间。汪化霖,第401团副团长黄埔军校毕业,在罗店血战10多天后,主动请缨亲率一个排,构筑新阵地,掩护全团抢修工事,他说:成功不敢预期,成仁确有决心,不到日暮决不生还。

当天,在日军战机、舰炮的狂轰滥炸下,他始终坚守阵地,打退日军多次冲锋,至黄昏完成任务,可全排都壮烈牺牲。

汪化霖

紧接着的宝山保卫战,同样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姚子青,率全营600官兵死守阵地,他们只有3门迫击炮、20挺轻机枪,和600条老式步枪,面对的是十几倍于己的日军兵力,及坦克、重机枪。他们浴血奋战七天七夜,最后只剩下20余人,眼见敌人的坦克逼近,这时黄埔军校毕业的李卫明站了出来,刚入伍不到一个月的他,腰间捆满手榴弹,奋不顾身朝敌坦克扑去,子弹一颗颗打在他身上,他倒下了,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哪想到他又努力一点点爬向坦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猛跳起来,扑在飞速转动的坦克履带上,一声爆炸,坦克瘫痪,而他无影无踪,只留下身后一条长长的血迹…….

姚子青顿时泪如泉涌,高喊:“弟兄们,杀身成仁,报效国家民族的机会到了!”他第一个起身扑向了机枪口,之后第二个、第三个……宝山之战,600战士全部壮烈殉国。

姚子青

淞沪大战中,黄埔系牺牲的团长级以上的将领还有:第88师旅长黄梅兴,第67师旅长蔡炳炎,第90师旅长官惠民,第58师旅长吴继光,第18军李维藩、汪化霖、路景蓉、李远新、韩应斌、蒋先维,秦霖、庞汉祯……第1军杨杰、李友梅……第9师窦长青、丘之纪……据不完全统计,这场会战中,

黄埔系6期至10期的毕业学生们,几乎全部伤亡殆尽……

20多岁的年纪,人生才刚刚开始,他们却已离去。

不知哪家父母失去了儿子!

不知哪家妻子失去了丈夫!

不知哪家小孩失去了父亲!

请记住这些年轻的面孔,他们曾用自己的死,换来整个中华民族的生!

而幸存的黄埔人,还在前赴后继着,还在舍生忘死着,战争不停,他们誓不独存!1938年长沙会战,黄埔军校昆明分校第11期同学,被分配到第58军的有117人,一场战斗过去,就有60余名学生阵亡。接下来的南京会战中,黄埔系国军第87师旅长易安华,第88师旅长朱赤、高致嵩,团长韩宪元,第156师参谋长姚中英,团长李昌龄、谢承瑞等将领,全部壮烈牺牲!牺牲的黄埔生基层军官,更是数不胜数,有的能找到尸骨,追授埋葬,有的遗骸根本辨认不出来,至今尸骨无存……

八年来几乎所有的中日会战中,黄埔系将领都是重要的顶梁柱,同时也是牺牲最多的将士。1942年,日军入侵缅甸,3月,中国远征军征援缅甸,第一战同古战役,黄埔军校毕业的国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在战斗中壮烈殉国,年仅38岁,牺牲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现在孤军奋战,决心全部牺牲,以报国家养育!反攻反攻!祖国万岁!

戴安澜

而就在一天前,黄埔一期毕业生,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也血洒太行山。那时,他才刚刚和刘志兰成婚一年,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那天告别他笑言:等我回来,可一眨眼,就是永诀!

左权将军一家

1944年衡阳保卫战,国军第10军军长,黄埔3期毕业的方先觉,带领衡阳守军1万7千多人,坚守47天,死伤无数抵挡了日军近十万人的疯狂进攻。第二年,中日最后一次大会战湘西会战中,总指挥是黄埔毕业的王耀武,其战役中参战的国军将领,基本都是黄埔系:施中诚、李天霞、韩浚、李玉堂、牟廷芳、丁治磐、王敬久、胡琏、侯镜如、张灵甫……这次会战彻底打掉了日军的嚣张气焰,直到抗战结束,日寇都再也不敢发动大型会战。

王耀武

不计其数的流血和牺牲,决不后退的坚守和抗争,终于换来了中华民族的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向中、美等国正式投降,签署投降书,这一天,先烈们盼了太久太久,他们在天有知,可以含笑矣!之后的每年9月3日便被正式定为: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八年抗战中,从黄埔军校一共走出3053名将帅,20多毕业生,其中19万人无一生还,牺牲率高达95%。云昌藩,连长,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1932年3月1日,牺牲在上海江湾,年仅27岁。路景荣,参谋长,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1937年9月10日中午,牺牲于上海宝山,时年35岁。

1939年、1940年桂南会战,师长郑作民(师长,黄埔1期)、夏驿(团长,黄埔5期)、邵一之(团长,黄埔6期)在此役中牺牲。

1940年随枣会战,蓝挺(团长,黄埔3期),在此役中牺牲。

1941年豫南会战,燕鼎九(副司令,黄埔4期)在此役中牺牲。

燕鼎九

1941年中条山会战,王俊(师长,黄埔3期)、梁希贤(副师长,黄埔5期)、陈文杞(参谋长,黄埔5期)等,在此役中牺牲。

陈文杞

1942年长沙会战,周名琳(参谋长,黄埔6期),刘世焱(团长,黄埔2期)、赖传湘(副师长,黄埔4期)、黄红(团长,黄埔5期)等,在此役中牺牲……

那时在阵亡军官的衣服口袋中,都有这样一个小本子,上面写着:

党员守则,一不怕死;二不贪钱;三爱国家;四爱百姓;五不拉夫;六服从命令;七尽忠职务;八严守纪律;九实行主义;十完成革命……

1965年8月15日,日军战败20周年,日军退役中将吉田在东京发文称:“中日之战,日军之败是由于统帅部,对中国20余万受过黄埔教育之军官,英勇爱国力量,未有足够的估价。”

支撑起中国抗战胜利的黄埔先烈们,他们有着全中国人亏欠最深的恩情。

不怕死不为钱权,爱国家成革命,19万人的慷慨赴死,在这样的“黄埔人”身上,我们看到了真正的军人气魄。只为护国征战死,何须马革裹尸还,这就是中华民族的血性,他们是真正的国家脊梁!今天,盛世中华,我们仍需要这样的血性,仍需要这样的精神,

中国强,才能抵御外辱,

中国强,才能挺起胸膛!

2018年9月3日,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

致敬绝不妥协的八年抗战,

致敬黄埔英烈,英雄千古!